【美麗日報2019年11月27日訊】你能否想像,一個政權為了逼人放棄信仰,明目張膽地濫用酷刑?你能否想像,一個政權為了利益可以按需殺人?來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安源(Angel)就有過這樣一段噩夢般的經歷。

三次迫害 死裡逃生

抱著祛病健身目的,安源在1998年走入法輪功修煉。煉功後,她的健康狀況得到改善,她說自己變成了一個「特別快樂的人」。

但是好景不常。1999年,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忌,發動整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鋪天蓋地的造謠抹黑,血腥鎮壓也隨之而來。

親身受益的安源坐不住了。2000年7月,她和其他四位法輪功學員一起上天安門廣場靜坐,想向政府和平請願,希望能重新獲得一個和平、自由的修煉環境。

他們剛坐下來幾十秒,警察就圍了過來。他們被送到天安門附近的一個派出所,被逼說出家庭住址和工作單位。安源保持沉默,警察就用打火機燙她的手背,燒出一個大大的水泡。

之後,她被非法關押到工作單位不能回家。單位派人監管她、逼迫她放棄信仰。她吃不好、睡不好,身心受到極大摧殘。

2001年12月的一天,正在上班的安源又突然被警察綁架到「轉化班」,逼她放棄信仰。

「因為我不是木頭,我有我的思想,我有我信仰自由的權利,這是對人權的踐踏。」安源說。於是,她開始絕食反迫害。「轉化班」的工作人員對她進行野蠻的強行灌食,當灌食管拔出來時,上面沾滿了鮮血。

「轉化班」的工作人員對安源進行野蠻的強行灌食。示意圖。(圖:視頻截圖)

由於絕食,安源的血壓降到很低。她的家人在幾天後收到一張「無條件釋放」的單子,把她背回了家。

2004年2月,安源在發法輪功真相傳單時被警察發現,再次被關進當地看守所,遭到非人折磨。她依然絕食抗議,和她關在一起的女囚們為了「表現好」得到減刑機會,「積極」給她灌食。

她們有的把全身重量壓在她胸口,有的死死掐住她的頭,有的抓住她頭髮……她不知道自己被灌進去什麼東西,只知道非常鹹,舌頭都變得像沙子一樣,胃像火燒一樣地疼。

十多天後,看守所試圖將她轉到勞教所,但因她健康狀況惡劣,勞教所拒收。警察怕承擔責任,只好讓家人把安源接回去。

當看到被折磨得脫像的女兒時,安源的母親泣不成聲。警察卻對老母親說,「我們可交給你了,她可是活的。」說完立馬慌張地跑了。

安源目前在澳洲墨爾本從事保洁工作。(圖:視頻截圖)

唯一被抽血的人

回家後,逐漸恢復健康的安源回想起在關押期間被無故抽血的經歷。這發生在2004年3月。「我當時還想呢,怎麼偌大一個房間20多個人,只抽我這唯一一個法輪功學員的血呢?別人怎麼都不抽呢?」安源說。

直到2006年,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被曝光出來後,安源才知道當時被驗血,是為了檢測「器官配型」,即她的器官是否和移植客戶相匹配,自己差點被「按需殺掉」。

「大家都知道啊,要得到一個匹配的腎臟、肝臟,正常情況下,需要(等待)一年或幾年。而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高峰期的時候,只需要幾週甚至幾天就能找到一個匹配的器官,並且很快進行移植手術。這就說明背後有一個特別龐大的活人供體庫。」安源說。

今年6月,調查中共強制活摘器官的國際「獨立人民法庭」在倫敦作出終審判決,判定中(共)國大規模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存在多年,且還在進行,法輪功學員是供體的最主要來源。

(文本據Vision Times報導綜合編譯。)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