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1月29日訊】在中國,器官移植真的可以預訂。許多極度渴求健康的患者願意花大價錢預約移植;另一邊,無辜的人們被逮捕、驗血、檢查器官,成為待宰羔羊。在被關在勞教所的兩年中,北京法輪功學員王金濤被毒打、酷刑……他幸運地來到了澳洲,逃離了被「按需謀殺」的陰謀。

「別把他的器官打壞了」

2006年,26歲的劉金濤還是中國石油大學化學工程專業的碩士生。11月的一天,老師打來電話讓他去實驗室一趟。他就這樣毫無防備地跌入一場噩夢。

一到實驗室,劉金濤就看見兩個警察和幾個610辦公室的人。「他們去了我宿舍,在電腦裡發現了輪功資料,就把我抓了。」劉金濤在接受《雪梨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採訪時說,「我問他們是否有搜查令或逮捕令,他們當場在一張紙上胡亂寫了幾個字扔給我說:『這就是搜查令!』」

隨後,劉金濤被關進北京昌平看守所。為逼他放棄信仰,獄警強制他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但他不為所動,於是又被投入一間關了八個吸毒犯的牢房。得到「暗示」的囚犯們不停地毒打他,一直打到獄警出面為止。「一天,他們正在打我的後背和腰,有人進來說:『別把他的器官打壞了。』」

劉金濤也告訴澳大利亞《10日報》(10 Daily),「我記得我當時還納悶:『他們根本不在乎我是否健康,為什麼要關心我的器官呢?』」

四個月後,劉金濤被轉到北京團河勞教所,受到了更殘酷的迫害。有些囚犯不願打他,獄警就把他們調走,換進來一些非常兇狠的。那些囚犯把他衣服扒光,用掛胸牌的針插他的指甲蓋,砸他的睪丸,用火燒他的背,甚至把馬桶刷的把手捅入他的肛門,不讓他排便⋯⋯

有一次,劉金濤被關禁閉,不給任何食物。三天後,他們把一根管子從他的鼻孔插到胃里,插了好幾次給他灌粥,粥里混著犯人的尿。

幾個月後,劉金濤被安排進行了一系列體檢。他被採了血樣、量了身高,測了其它數據,還拍了不少X光片。

「有一天他們來勞教所,從每個犯人身上都抽了兩大管血,那是很大的劑量」,劉金濤說,「他們拿了那個就走了。」

一年後,劉金濤又被拍了X光片,並被抽了更多血。經歷無盡的酷刑,他開始思考這些體檢的目的,因為勞教所顯然不在乎他的死活。

2009年,劉金濤的身心承受力都到了極限,他違心地寫了放棄信仰保證書,後被釋放回家。

但獲釋後的他仍處在中共的嚴密監控下,三年後仍被要求上交「思想報告」。不堪騷擾的他最終決定和妻子逃離中國,到澳大利亞尋求庇護。

劉金濤一家在澳洲。(圖:劉金濤提供)

被證實的活摘罪行

在過去20年裡,中共一直在抓捕法輪功學員等信仰群體,強行活體摘取他們的器官,同時一直設法掩蓋。而層出不窮的證據從2006年開始就不斷浮出水面。

由國際人權慈善機構「終止中共移植濫用國際聯盟」(ETAC)發起的由七名專家組成的「中國法庭小組」,在經過近一年的獨立評估後,於今年6月17日發布最終調查結果:中共「毫無疑問對法輪功和維吾爾人犯下了反人類罪」。

法庭主席傑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rgrey Nice QC)表示,「(我可以)肯定地說」,「在中國,從良心犯身上強行摘除器官的行為已經存在相當長的時期了。」尼斯爵士是國際刑事犯罪領域的知名人士,曾主導了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審判,起訴斯洛波丹·米洛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

調查報告總結說,「強迫摘取器官已經持續了多年,法輪功學員一直是器官供體的來源,而且可能是主要來源。」該報告指出,中國正在發展的器官移植業已經價值超過10億美元。

報告還強調,「器官移植的等待時間非常短」,許多網站上刊登了要出售的心臟、肺和腎的廣告,這表明該行業按需提供服務。

2016年5月,近萬法輪功學員紐約大遊行。(圖:Benjamin Chasteen)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