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2月03日訊】自年幼起,賈平就體弱多病,遍尋名醫也找不到良方。在一次次的失望之後,她對現代醫學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在接觸氣功的過程中,機緣巧合,她遇到了一種祛病有奇效的修煉方法,纏身多年的各種病痛消失,完全恢復了健康!她想說出自己的故事,讓更多的人受益。

百病纏身 苦不堪言

賈平出生在中國一個小城的知識分子家庭。她從小患有鼻疾,稍遇風寒就嚴重鼻塞,只能張嘴呼吸,非常痛苦。禍不單行,5歲的一天,她跟著鄰居姊姊到附近一所小學去玩。當時,一個高年級學生正在操場玩鐮刀。她好奇地湊上去看,結果被揮舞的鐮刀背砸傷鼻樑,頓時鮮血直流。

幼年賈平與父母合照。(賈平提供)

從此以後,賈平的呼吸道更不通暢,分泌物流出更困難,需要藉助藥物擴張才能呼吸。二十多歲時,她到北京友誼醫院做了鼻中隔手術,但效果不理想,還得經常靠藥物維持呼吸通暢。「非常痛苦,真不知當時怎麼活過來的。」賈平告訴大紀元。

青年賈平。(賈平提供)

賈平還經常腰疼,後來發展成各大關節疼和骨頭裡痛癢,「挖不著,撓不到,特別難受。有時半夜被疼、癢折磨醒,必須劇烈活動,直至累到極度才能再睡下」。然而,醫院無法確診是什麼病,只能按類風濕進行治療。

30歲那年,賈平又查出長了個拳頭大小的腫瘤,做了子宮切除手術。雖然手術成功,但她在輸血過程中被感染丙型肝炎。主治醫生對她說,「這個病治不好,只能把轉氨酶控制住。結果大多是肝硬化,很難活過10年。」

她回憶說,當時治療最好的藥就是打胰島素;找最好的中醫師看病,取中藥一取就是12副藥,每天大碗喝中藥,人感覺就像被藥水泡著一樣。

疾病加上各種藥物的副作用,讓賈平面黃肌瘦、虛弱無力。她還變得極度煩躁,和家人朋友關係緊張。身心一點一滴被煎熬著,她看不到生活還有什麼希望。

柳暗花明又一村

生活在中國大陸,賈平自幼接觸的都是無神論、唯物論,非常排斥現代科學以外的東西。然而眼看著西醫在她的病痛面前束手無策,出於求生本能,她開始接觸氣功和佛教。

青年賈平。(賈平提供)

「1995年,就在我苦苦掙扎、四處求救時,媽媽接觸到了法輪功,她煉了幾個月後,感覺很好,就勸我煉。」賈平說,「當時中國大陸有很多人煉法輪功,大家相互傳頌著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跡,這大大增加了我煉功的信心。」

但是,萬事開頭難。回想起剛開始煉功的場景,賈平說,自己「站半個小時都無法堅持,盤腿根本就盤不上」,「好在周圍有不少同修,大家比學比修。我們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閱讀《轉法輪》。慢慢我明白了,修煉不是為了治病,病是因為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造成。修煉就是要修心性,做好人」。

於是賈平下定決心修煉,打坐不管多痛都堅持。不久,呼吸道分泌物越來越少,最後完全消失,她的呼吸道頑症痊癒了。體會到可以自由通暢呼吸的滋味,她激動又感慨地說,「我的生命如同重生一樣。」

青年賈平。(賈平提供)

隨著不斷修煉,賈平的身體狀況得到徹底改善,各種頑症在不知不覺中消減、消失。狀態好時,她覺得自己「身輕如燕,走路生風」。

修煉給她帶來的最大收穫,就是心性上的提高。她明白了怎樣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讓自己心胸更寬廣;還學會了善待別人,遇事多替別人著想。

賈平的頭腦比以前清醒,思維也更敏捷了。「有了健康的身體,平和的心態,聰慧的頭腦,我在工作中積極進取。為了提高自已業務能力,又讀取了在職碩士學位。」她說。

一顆愉悅的心

至今,賈平已經修煉23年了。她享受著修煉帶來的健康身體和愉悅的內心,覺得自己很幸運能走進法輪大法:「從修煉的第一天起,(我)就再沒打過一針,沒吃一粒藥。能有緣遇到這麼好的修煉大道,我的命運完全改變了。」

2008年,賈平移民加拿大多倫多,後加入全球最大的華人軍樂團「天國樂團」,經常獲邀去各地參加活動。

法輪大法天國樂團在加拿大多倫多的遊行中。(明慧網)

「不論嚴寒酷暑,(我)體力不比別人差,說走抬腿就走,坐汽車多遠也不暈車,也不怕冷了。」她感慨,「這在過去是絕對不可能的,真是脫胎換骨,做夢都不敢想的變化。」

2017年9月,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皇后公園打坐。(明慧網)

如今,賈平在新的工作環境開展自己的事業,她不斷地學習知識技能,拓寬思維,開闊視野,全面提高自己。

她時常為此感動:「我真是一個好幸運的生命。修煉才是我真正要走的路,我找到了真正人生解脫的路。感謝法輪大法給予我全新的人生。」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