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申請上哈佛時,我立志進入世界銀行、聯合國等。大一時,當我進入世界銀行實習時,我發現自己想為民眾做更多事情,例如司法部部長。—— 阮黃慶

阮黃慶在越南唸書時,學業就非常優異,在通過美國法學院長達5小時的入學考試(LSAT)後,哈佛法學院錄取了他。

在這項提供給美國大學法學院的參考標準中,阮黃慶必須快速閱讀多份大量的文章,內容囊括了科學、藝術、社會、法律等領域。

他還必須進行複雜的邏輯思考並推理,在寫作部分,他利用短短的30分鐘闡述了越南法律體系與其在加入亞太區多邊自由貿易協議(TPP)的挑戰和機會尋求。

阮黃慶並獲得哈佛大學80%的美國財政援助,用於法學博士(法學士)培養計劃。

在美國,為了學習法律,學生必須先從另一所大學畢業,所以在申請哈佛之前,阿慶已經報名讀了心理學,此外,他在美國紐約聖約翰大學的第二個專長是經濟學和哲學。

在這裡,他在入學時獲得了全額的總統獎學金,並且為3名獲頒校長榮譽證書的學生之一,平均成績為3.93 / 4。

除了對學校活動的積極貢獻外,他還獲得了榮譽獎,並獲金融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的全額獎學金。    

對阿慶來說,世界上最著名的學校有何特別之處?

學校的所有教授都是他們所在領域的專家,他們是經驗豐富的實踐者,是知名的成功律師,而不僅僅是研究者,因此在課堂上討論的問題都是專業的。    

例如:「為什麼我們有法院和政府?法律的目的是什麼?這些法律是否有益?如果不是,這些法律的依據是什麼?」等問題。

sinh-vien-xuat-sac-o-truong-luat-harvard-phap-luat-co-the-trung-phat-nhung-dao-duc-moi-cuu-chuoc-duoc-tam-hon
阿慶跟世界銀行的實習生一起合照

我周圍的同學們都很聰明伶俐、善於表達,他們來自世界各地,所以我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哈佛大學法學院學生的平均年齡為27歲,其中許多人已經工作多年了,甚至在其他領域擁有博士學位了。

學校的基礎設施沒什麼可挑剔的。中午,學校俱樂部組織了許多活動,邀請了各個領域的演講者和專家來分享他們的知識和經驗。

每次活動都提供學生免費食物和飲料,因此哈佛法學院的學生也不必擔心吃飯、睡覺等生活瑣事。我常跟媽媽開玩笑說,在這裡上學很開心,除了學習,學生們不必擔心任何事情。

但是一年級的學習計劃有強大的壓力,學校環境競爭激烈,學習成績取決於很多的因素,我的能力需要與周圍的朋友相比。

通常,像所有其他科系一樣,如果你在科目中做正確的事情,你將得到10分,但是這裡的法學院不是。例如,可能只有15%的最優秀成績才能得到A,30%的成績為B級,然後逐漸下降。

招聘的企業將以這種分數做為聘雇基礎,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來自學生之間的比較。這造成了巨大的競爭壓力。上學期,我一個同學承受不了壓力而自殺了,我也聽過學院裡有許多學生都因巨大壓力,無法過著正常的大學生活。

你是如何征服哈佛教育新高峰的?

以前,無論在哪裡學習,我都是班上的佼佼者之一。當我考入哈佛時,我認為這是學術上最好的環境,我不需要拚命爭鬥,也不需要過度重視等級。

我原是這麼想的,但最終我陷入激烈的競爭,我的身體與精神逐漸不可同日而語。

sinh-vien-xuat-sac-o-truong-luat-harvard-phap-luat-co-the-trung-phat-nhung-dao-duc-moi-cuu-chuoc-duoc-tam-hon
2017年春天,模擬審判辯論後,阿慶和他法學院的同學一起合照

當我上大學時,我想在世界銀行、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工作。 但是當我在哈佛大學學習之後,一年級我已經在世界銀行實習了,但是我發現自己需要做更多事情。

我漸漸陷入了一個無止盡的迴圈,不知不覺會給自己帶來很大的壓力。我總是期望自己在所有的工作中儘可能地達到最高的成績。比方說:畢業時,我必須在最著名的律師事務所工作,然後工作一段時間後就想有提升的機會。

有時候我問我自己,為什麼我要忍受折磨、把自己推到如此極端的絕路呢?

然後我意識到我的努力是正確的,但是施加極端的壓力是不對的,因為我感覺我不幸福。我什麼時候能停下來? 我什麼時候才會感到真正的滿意? 這讓我想了很多。

「很可能這輩子我永遠不會感到幸福,對我擁有的東西感到滿意。進入哈佛大學後,我還來不及感到舒服,就有新的目標了。我爬的越多,我越強迫自己爬得更高。」 –阮黃慶

你有沒有懷疑過你在哈佛的選擇?

沒有!在學習法律時,我學會了如何全盤洞悉事物。在我考慮所有的面向時,在看看涉及的角度之前,不要立即作出結論。

正是這點使我能夠接受新的真理,其中一個讓我更好地理解了爭鬥之心,那個爭鬥之心讓人們過度重視所謂的「虛名」。

脫離那個「負擔」之後,我在哈佛的生活已經「泰然自若」了很多。

sinh-vien-xuat-sac-o-truong-luat-harvard-phap-luat-co-the-truhứ nhất, trước đây, quan điểm của em về mê tín nghĩa là mình nói cái gì mà không theo khoa học, nhưng mà đấy là cách hiểu về khoa học rất hạn hẹp của con người. Bản thân khoa học hiện hữu có rất nhiều thứ mình ghi nhận mà ng-phat-nhung-dao-duc-moi-cuu-chuoc-duoc-tam-hon
阿慶於2018年在波士頓來參與同一所房子朋友的畢業典禮

什麼樣的新真理使你在哈佛的生活「泰然自若」呢?

在大學讀書期間,我學到了很多關於哲學和宗教的知識,就像美國的天主教學校一樣。我不是天主教徒,我也去寺廟,像許多越南人一樣燒香拜佛。

我也經常思考哲學的問題,比方說:為什麼人們在這裡?生活的目的是什麼?我還探索了許多哲學意識形態,包括:古希臘、柏拉圖或亞里斯多德、東西方哲學以及宗教。

我讀得越多,我越想知道關於人生真理的問題,即使如此,生命的意義對我來說,仍沒有答案。在人類之上,更高的是什麼?我們知道的科學就是世界的全部了嗎?還有什麼是我們不知道的等等。

從以前到現在,我想過人們信仰的神佛是否真實存在?假設上帝真實存在,那為什麼人們仍有這麼多的苦難?讀完那本書後,我明白了一切,感覺很舒坦,我知道了宇宙是有系統、有連貫,且有邏輯的。

有一次回家玩,外婆告訴我一個做法,但那時我不太在意,我只知道這是佛法以「真、善、忍」之原理的修行做法。但後來我注意到外婆變了。

以前,每次回國時,我都給她買了很多藥。自修煉法輪功以來,她已完全從偏頭痛中康復,晚上沒有失眠了,不需要心臟藥或關節藥,但仍然健康與清醒,她還可以獨自去美國看我。

後來,我去紐約為我的外婆買了一本《轉法輪》的書,我很好奇地打開這本書看看,然後我在書店看了3個小時沒有休息。

書中最令人著迷的一點是,思想體系自始至終極為連貫,其中的所有證據都是非常合理的。我越讀越明白我以前所學或疑問的東西。

sinh-vien-xuat-sac-o-truong-luat-harvard-phap-luat-co-the-trung-phat-nhung-dao-duc-moi-cuu-chuoc-duoc-tam-hon
於2017年05月,阿慶和他的外婆在紐約

對於許多人認為迷信的概念,為什麼你感覺它們符合科學與邏輯的呢?

首先,無可否認,人類文明和科學技術日益發展,為人類生活創造了許多有益的工具。然而,與此同時,科學越發展,我們就越發現我們對宇宙、空間和我們周圍世界的理解是有限和渺小的。

事實上,現代物理學的發現表明,我們周圍的世界的存在似乎是複雜的,甚至遠於人類通過眼睛與耳朵感受到的世界觀。現代科學本身已經發現了許多人認為是虛構的東西。

例如,在量子世界中、微小粒子的世界中,似乎能夠「分身」的物質粒子同時存在於許多地方,或者信息似乎能夠即時轉移。

另一個簡單的例子是時間。我們經常認為時間是一條不停的水流,時間不可逆轉的,對每個人來說時間都是一樣的。

但是,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肯定,時間的速度因地點而異,並且宇宙中有些地方時間停止在過去,創造出不同的時空。然而,我們的科學不斷發展、不斷更新。 所有這些科學認可的內容都不是幻想或「迷信」?

阿慶正在閱讀《轉法輪》

其次,西方科學不敢承認有很多顯而易見的事情,主要是因為他們不夠了解、並且沒有足夠的時間和動力去研究。

例如,我們已經看到中醫、針灸或氣功的正面影響。我記得,以前在《越南奇怪的事情》節目中,一名僧侶使用氣功,對抗在太陽穴頂部鑽的長矛,或者有人用長矛將它們放在喉嚨裡推動重物。

越南部隊和公安也經常使用氣功進行體能訓練、增強力量並產生一定的效果。 然而,西方科學不敢總結氣功的正面影響。

毋庸置疑的是無數超自然現象的存在,並具有科學尚未解釋的獨特情形,例如:越南存在的靈修者,以及已經被世界承認了,許多人多年可以在沒有食物的情況下生存。

關於這些方面,在法律領域中,有一個稱為「傳統知識」的概念,西方國家不知道如何為了這種知識進行保護知識產權,因為西方科學尚未對傳統科學成就有全面的認識、包括:東方傳統醫學。

最後,可以說法輪功的法理並不否認當前科學的內容,而是從更廣泛的參考系統中給出合理的答案,並補充現代科學尚未解釋的內容。

這種新的理由如何幫助你克服哈佛的壓力?

在這裡,找到工作來實踐所學的理論與學習成績同樣重要。曾經有一段時間,當許多同學都找到了一份實習的工作時,我尚未找到。那時我嫉妒他們,覺得自己很糟糕。

sinh-vien-xuat-sac-o-truong-luat-harvard-phap-luat-co-the-trung-phat-nhung-dao-duc-moi-cuu-chuoc-duoc-tam-hon
阿慶於2018年07月去首爾景福宮旅行

但是,冷靜下來,我記得《轉法輪》的教誨,我需要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待人接物,我看著自己的內心,我感到自己被慾望和消極的想法控制。為什麼我始終擔心並強迫自己成為第一?

當我總是想要比其他人更強的時候,會產生爭鬥之心和嫉妒之心;如果成功就會自滿。這都是費心勞力的事,它不符合善,更不是忍。

阿慶於2018年03月在華盛頓練功

當我這樣想時,突然工作就很輕鬆找到了。我在暑假找到了兩份很好的工作,一來,在一家專門為窮人、低收入族群,提供金融服務的跨國非營利組織國際美僑社區協會工作,另一件事就是我會在夏天剩下的時間,去韓國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這家公司是代表韓國集團,進行境外投資的主要律師事務所之一。

後來,我多多提醒自己在日常生活中,需要真誠而善良地對待別人、鍛煉耐心,在發生衝突時知道「讓步」並向內看看自己還有什麼缺點。

特別需要消除嫉妒、貪婪、自滿和極端主義,盡量在各方面上完善自己,不要忘記習練五套功法。對我來說,修煉是如此簡單。

據我所知,美國非常歡迎法輪功,這是為什麼?

我周圍的法輪功學員都擁有高的學位,包括麻省理工學院的博士生和國際律師。他們都表現出友好、平和、樂於助人的心。沒有人認為自己在社會中有這個地位,那麼就應該得到別人尊重或其他什麼。他們非常謙虛地互相幫助,包括新手或資深的。關於宗教自由的工作、活動、研討會等等,他們願意攜手並肩,即使他們非常忙碌,他們也不需要任何人敦促就能自動自發。

美國社區和知識分子非常歡迎法輪功。 美國的信仰和思想自由,一切不違反法律和道德的行為都是受歡迎的。每年,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都在各大城市展開,以展現真善忍的美,幫助人們向善並提高道德。美國警察大力支持,波士頓大學或麻省理工學院都有一個法輪功學員俱樂部。

「即使在一個法律如此嚴格的社會中,也無法阻止人們形成不好的思想。法律只用於懲罰人,而不是讓他們的思想發生變化。」– 阮黃慶

就我個人而言,受美國人歡迎很容易解釋的。只當他們自己有高尚的道德、清楚每一個行動或思考,那麼法律的工作將容易使社會更好。而且法律無論多麼好或多麼詳細,總會有一個漏洞,永遠不會完美。因為法律是在壞事發生後人為造成的,法律永遠跟著壞事以解決後果。

阿慶來參加於2018年05月在波士頓舉行的世界法輪大法日慶祝活動

法輪功帶來了從根本上改造人的解決方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提高每個人的美德。如果每個人都有心法,來控制他或她自己的行為,那麼在沒有太多的法律干預下,社會不會好得多嗎?

因此,美國人對法輪功表示敬意並授予了許多榮譽證書,因為他們相信這個法門將為他們的社會提高道德,並帶來希望,他們就是因此受益的人。

作為世界上最頂尖的法學院的優秀學生,你如何看待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

中國迫害法輪功的問題,已經嚴重侵犯了基本人權。這不僅是中華民族的巨大損失,也是人類的悲劇,因為法輪功將人們引向善心、在社會中做好人。當人們用自己的權力來壓制善良時,那麼會發生什麼事?

這就是為什麼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上許多政府,不斷反對違反國際承諾和違反道德規範的行為。特別是美國,不僅聯邦政府而且許多州政府,也發布法令譴責中國政府侵犯人類的宗教自由權。

sinh-vien-xuat-sac-o-truong-luat-harvard-phap-luat-co-the-trung-phat-nhung-dao-duc-moi-cuu-chuoc-duoc-tam-hon
阿慶與其他法輪功學院於2018年07月在首爾一起合照

更危險的是,好像中國政府可能將這種壓制「出口」到其他國家。一個典型的例子是,中國孔子學院(由北京政府贊助)儘管在美國或加拿大等西方國家開展活動仍維持宗教歧視政策、禁止員工以任何形式參與或修煉法輪功。

這明顯違反了勞動法和文明國家對宗教自由的保護法。因此,2000年,加拿大多倫多市教育委員會正式撤銷了孔子學院與其管理區內所有學校的合作。

在去年內,美國著名大學,如:密西根大學、德克薩斯A&M大學,也宣布停止與孔子學院合作。在不久的將來,美國的許多教育機構似乎也會在面對人權侵犯的恐懼時,重新考慮與孔子學院的合作。許多國際律師要求中國尊重其國際人權承諾。

(責任編輯:曉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