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賢以優異的成績取得了法國博士學位,在沒有任何碩士相關學歷下,她從大學直接跳級讀博士班。年紀輕輕的阿賢雖獲得這樣的榮譽,但是,她成功的背後其實並不容易。

從河內自然科學大學(VNU University of Science)化學系畢業後,我獲得了浦項工科大學(韓國最著名的大學之一,2010年該校在泰晤士高等教育排名世界大學第28名)的獎學金。

但是,在韓國學習7個月後,我覺得這不是我想要的學習環境。我決定改去法國攻讀博士研究生。

2014年,是我讀博二的時候,有很多實驗課,白天我要去實驗室做實驗,晚上回宿舍閱讀法語資料,法語是我還沒有完全掌握的外語,研讀起來挫折感很重。因此,我長期失眠。有時候翻來覆去到了3、4點仍然無法入睡,讓我非常疲累。

我吃了醫生開的各種處方,效果不佳,這種情況持續了一段時間,再這樣下去,我害怕自己會無法完成論文。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一位朋友要我去試試看一種氣功修煉,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法輪功。坦白說,我對氣功可以健身沒有太多既定的想法,於是我按照自己在網路上找到的影片來練習,練一段時間後失眠的問題竟然大大改善。

在科學訓練的思考下,我面對這種不可思議的變化,首先心理產生最大的疑問--法輪功是什麼?雖然他在各地普及了很長時間,但我真的從來沒聽說過這種氣功修煉方法。我在互聯網上找到許多關於他的報導,其中包括中共媒體和網路上一面倒的負面報導。

但我也網搜到許多過去的報導,比如當初在中國傳出時,帶給民眾包括:健康的身體,社會道德提升,同儕間變得平和友善,有效帶來社會安定的力量,因此受中國政府高度讚揚,獲獎無數。

當時我想,這些介紹也是過去中共媒體的報導,為什麼一夕間黑白顛倒了?因為我是從共產體制國家長大,很理解共產社會要致人於死地時的不擇手段。也因為我在民主國家長期生活過,更明白想要知道真相,你一定要「反著看」共產黨的宣傳。

從文革中後期,中國掀起一股氣功熱,之後有所消退。直到九十年代法輪功的出現,中國再次出現前所未見的氣功學煉高潮(圖片來源:Minghui.org)

這件事扭轉了我對中國人的既定印象

我從大量的報導了解到前因後果,簡單來說,就是在1992年中國大陸出現一個廣受歡迎的氣功,在很短時間迅速普及傳開。根據中國政府的統計數據,1999年學煉的人數增加到7000萬。給當時的領導人江澤民極大擔心,他害怕民眾歡迎法輪功的程度,會超過民眾對共產黨的「崇拜」。由於嫉妒,江澤民決定發動全面鎮壓。

但他們到底是群甚麼樣的人?是真好人?還是刻意營造的?有件事引起我的注意,在中南海事件中,有1萬名學員請求上訪,他們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干擾並給予一個合理的學煉環境,過程中他們不吵鬧、不妨礙交通、有序安靜地排著隊等待政府回應。上訪結束時媒體報導,他們所聚集處連個菸頭都沒有,離開前把地上垃圾都撿乾淨了。

我們都親身見識過中國人對公眾環境的「威脅」,上面這種事情對中國人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這事和我對中國人的既定印象有很大的反差。

「放下」是人生最難的事,能做到健康自然跟著來

另外,就是修煉後疾病消失的問題,很衝擊一般人科學觀念,但這也確實發生在我身上。我長期對生命的疑問,包括解決疾病這種事情,都讓我試圖在科學中去找到答案,但一直沒有辦法。為什麼法輪功的人都有過類似的經歷?

我開始收集閱讀更多資料,從中認識了氣功可以祛病健身,但是要能夠真正達到這個目的,就要用更高的道德標準來要求自己,如果能夠在生活中放下許多不好的心(像是愛計較、爭鬥、強辯、妒忌、顯示、算計別人…..),肚量會更寬廣,心情會更自在。心情影響身體,人自然會健康起來。

這些道理說起來簡單,要實踐就是一番功夫了。因為人的思想行為改變後,讓身體獲得更大的健康,特別是他們(法輪大法的修煉人)對自己要求更高,他們努力要求自己在生活中做到真善忍。從這一點我理解到為什麼之前中共媒體曾這樣正面的報導法輪功,包括提到這個氣功為中國減少了龐大的醫療支出。

而他可以在被中共嚴重汙衊的情況下,還能在自由社會廣傳開來,並被世界各地的人所接受,這也是原因之一吧。因此我也想開始試試看。

阮賢博士正在學煉法輪功的打坐

生命的真理原來在科學範疇之外

自從我開始放下觀念,認真學煉以來,身心變化很大。惱人的失眠和高中時的過敏性鼻炎在不知覺中消失。而且學習和工作的注意力顯著提高,可能也是身體變好,精神就容易集中了。博士班的指導老師在我答辯論文後還不斷稱讚我,說我的表現超乎過去。

在我的心中清亮起來的思緒讓我不得不讚嘆,修煉大法超過我所有知識的認知,也超過一切科學所能解答的範疇。

阮賢博士以及她在法國的同事們

接觸大法之後,我學會謙虛,懂得關心別人,幫助別人而不求回報,做成甚麼事也不在乎是否得到別人誇獎,連愛發脾氣的個性也變了。我依舊努力認真工作,但差別在,現在我覺得這是自己應該的責任,而不是因為想爬到更高的位階或賺到更多的錢。

這些轉變讓我的人生變得平靜和放鬆,身邊的親友也跟著快樂起來,原來我以前給大家這麼大的壓力都不自覺。現在我更明白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好人。

 

在用真善忍的準則去實踐生活中,我更認識中國人的一句話「退一步海闊天空」的真正道理。矛盾來的時後,我必須先做到忍,這個忍讓我有機會退一步去想事情,冷靜才能看得出對錯和是非。當能夠保持冷靜時,我就能用溫和的心去和對方溝通或認錯,對方能感受到我的真心和善意,這個矛盾才有機會化開。

我一輩子依循科學,用準確、反覆驗證和精細來過生活,實踐了如此多年,都無法讓我真正得到自在。沒想到在來自中國的古老修煉功法(法輪大法)中,我理解到生命的根本,找到生活和精神的答案。

(責任編輯:李華)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