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的陽光下,宣炳國家屋佇立在寧靜的三家川(Samgacheon)河邊,看起來就像湖面盛開的蓮花,伴隨著鳥兒啼聲、潺潺溪流與自然風光,令人感到安靜舒適。這所故居是洪詠熙(Hong Young Hee,音譯)的寶藏,這位 65 歲的韓國女士有著慈祥的面容、親切的微笑,以及貴族的身分。

洪女士丈夫的祖父原本是中國清朝的皇子,一次前往韓國的時候,對這裡優美的自然風景深深著迷,於是決定在這片土地上定居。他在這裡建立輝煌的事業,更創辦了韓國第一家貿易公司。

1919 年,隨著朝鮮高宗駕崩,朝鮮王朝正式告終。為了向朝鮮國王表示尊敬,洪女士的公公宣炳國決定全額支付國王的葬禮所需的經費。而朝廷為了回應這份敬意,便派遣一隊工人,在俗離山(Songnisan)腳下建造一所住宅,命名為宣炳國家屋。這座房子依照皇宮的建築風格、根據出水蓮花的形態而建,象徵興旺與福壽。

傳統韓屋(Hanok)通常只允許豎方柱,最多容納 99 間房,但宣炳國家屋卻有 134 個房間,而且跟宮殿一樣使用圓柱。房子主要分為舍廊(Sarangchae)、裡屋(Anchae)和祠堂(Heangrangchae)三個部分,地板鋪以上過蠟的裸木,拉門則用木材和紙張製成。

主廳的屋瓦由兩根巨碩的木梁支撐,木梁表面塗上一層透明的漆料,突出木材本身的美,木梁本身也雕刻成跟東方的龍一樣。高超的建築藝術,使宣炳國家屋成為韓國現存的老住宅之中規模最大、最美麗的住宅。

2003 年,洪女士的丈夫決定搬到首爾經商,留下她獨自守著故居,迎接數以萬計前來參觀的遊客,包括國家政要、中國留學生,以及來自美國與歐洲的遊客。2018 年,宣炳國家屋被韓國政府正式承認為國家遺產。

看著洪女士精神采奕奕的臉龐,人們都很難想像她已經 65 歲,而且每天都要迎接源源不絕的遊客、細心打理這所房子。

她說道,「其實,我以前身體很虛弱,幾乎只能躺在床上,什麼也做不了。幸好,我的生命迎來了一場奇蹟,讓我恢復健康,可以在沒有任何人幫助下好好照顧我的家。」

她分享自己當年的情形,「我以前去過很多醫院,可是身體就是治不好,大家都說我沒什麼病,只是體質很特殊,連醫生都說需要研究。很多食物我都不能吃,包括泡麵和冷藏過的泡菜,每餐只能吃一點米飯,卻消化不良。只要聽見別人提起對我的身體有益的食物,我就會立刻去找,但這只會令我的健康變得更糟糕。以前運動的時候,我不能跑步,每次跑步,胸口就會很難受。」

生下孩子之後,洪女士的身體變得更加虛弱,以至於無法動彈,連上廁所或吃飯都無法自理。纏綿的病痛令她焦燥易怒,經常對周圍的每個人發脾氣,而且非常敏感,誰說了什麼都會放在心上。40 歲那年,有人說她「看起來就像個不幸的老女人」,使她對自己的人生感到越來越沮喪和失望 ⋯⋯

或許,正是她的父親給子孫留下了福德,令她的生活發生奇蹟,為她打開了一條新路 ⋯⋯

洪女士分享道,「妹妹知道我的情況。2003 年,她開始修煉法輪功,說大法很好,想要我跟她一起修煉。起初我以自己太累了為理由拒絕她,後來才和妹妹一起修煉。這是一場很奇妙的體驗,沒過多久,我的皮膚就變得紅潤,身體也變好了,我可以親自打掃房子,做很多以前做不了的事,現在還能跑步。」

被病痛折磨半輩子之後,洪女士迎來了生命中的轉捩點。修煉得越多,她的思想便越來越開闊。身為豪門世家的兒媳婦,她曾經認為自己聰明睿智、深諳待人接物,理應被別人敬重;每當有事情發生,她就認定自己是對的,其他人是錯的。可是,自從修煉法輪大法的那天起,她的世界觀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洪女士說,「我領悟到自己過去的想法和所作所為有多自私、小氣和傲慢。根據師父的教導,比起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原則,我還差得很遠。我漸漸更加替人著想、更加寬容,並領悟到怎樣做一個好人。現在,每當有矛盾,或者某人不按照我的意見去做的時候,我再也不會不滿或不適,而是向內心尋找自己的錯誤,找出我做不好的地方加以改進,從而保持平和寧靜的心態。這是對我而言最有價值的事情了。」

洪女士的公公是個很高尚的人,對待家人和鄰居都很和善,更自掏腰包建立一所鄉村學校,供沒錢上學的貧窮學子念書。以前的韓國地主向佃農徵收昂貴的稅賦,洪女士的公公卻只收很低的稅費,甚至免掉一些貧窮家庭的稅金,施捨他們一點米飯。為了感謝他的善心,村民們各自獻出自家的筷子和勺子鑄成金屬碑,豎立在故居的大門口。

這塊金屬碑時常讓洪女士回想起公公生前高尚而善良的形象,她也以自己獨特的方式,把公公的善心傳承下去,為他人帶來快樂。她說,「我每週都會花 2 天去附近的診所,教老人家修煉法輪功。韓國有很多修煉法輪功的人。故居被修復的時候,我有時會為工人做飯。我認為他們值得尊敬。」

她說,「經歷過生活無法自理的那些年後,大法真的幫助我找到了自己,找到我曾經以為永遠失去的人生 ⋯⋯ 我希望每個人都知曉這種修煉方法。我們家每年都會歡迎約 30 至 50 萬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我認為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向大家介紹法輪大法的美好,和中共對法輪大法的非人道迫害。」

每一場正義的舉動當然都會受到挑戰,有一次,有代表團來參觀宣炳國家屋時,其中三人一臉冷漠地看著她和法輪功傳單,甚至還有許多客人一開始就表現出輕蔑的態度,拒絕接受傳單,還認定這是中共政府宣稱的「×教」。不過,傾聽她娓娓道出真相後,他們都會感到很高興,用不同的眼光來看待她,並且支持她。

有一次,她歡迎一群中國留學生來參觀故居,當她向他們介紹法輪大法時,有個女孩喊道,「啊,法輪功!法輪功很好!」並舉手表示認同她所做的事。

3 年前,洪女士開始給遊客泡茶和介紹茶道。她熱愛傳統文化及道德價值,雖然從未去過越南,卻很欣賞越南奧黛(長襖)的美。50 年前,她的哥哥第一次去越南,寄給她很多越南的風景和越南女孩穿奧黛的照片。直到第一次去美國參加法輪大法國際心得交流會的時候,才有機會親眼欣賞奧黛的柔美婉約及傳統之美,使她朝回歸傳統之路邁進,用莊重的儀式,將茶的技藝和文化,以及人的倫理道德觀傳授給遊客。

由此,在這個廣闊的居所空間內,你能感受到主人沉靜的心,也有機會欣賞茶道儀式的精緻和尊榮,仿佛回到從前,親身體驗早期的朝鮮貴族精神。

洪詠熙女士說,修煉法輪大法,讓她終於找回自己,回歸傳統文化之源。

責任編輯:劉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