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六日,紐約曼哈頓中城的42街上,出現了一道特別的風景線,在時而雄壯的鼓樂聲,時而祥和、優雅的音樂,還有歡快的腰鼓聲的伴隨中,來自世界各地的不同族裔的法輪功學員手持各種色彩絢麗的橫幅,從第二大道延續到第十一大道,遊行慶祝法輪大法弘傳二十七周年。

圖1~8: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六日,近萬名不同族裔的法輪功學員在紐約曼哈頓中城42街上遊行慶祝法輪大法弘傳二十七周年,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遊行隊伍以法輪功學員的軍樂隊“天國樂團”打頭,腰鼓隊收尾。第一方陣“法輪大法好”中的“大法弘傳世界”隊伍給人留下深刻印象,許多觀眾看了后都在好奇:法輪功是什麼,能把來自東西方各族裔的人聚集到一起,為同一目標努力。

遊行隊伍前方最吸引觀眾的是金光閃閃的巨型《轉法輪》模型和功法演示隊伍。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功法,修鍊者通過煉功和閱讀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修鍊,能達到身體和精神上的很高境界。

一本書和五套功法的神奇

圖9:精神科醫生黃千峰找到《轉法輪》,找到心靈升華的方向。

今年三十三歲,任職精神科醫師的黃千峰,二零零二年就讀台北建中時,看到老師桌上一本金光閃閃的書――《轉法輪》,好奇閱讀後開始修鍊法輪功。他說:“當時正處於考試與同事競爭壓力,心裡很不平靜。修鍊后,師父教導我們要遵循‘真、善、忍’,除了要認真學習外,更會替別人着想。”《轉法輪》書中的法理讓他能靜下心來,他說:“我的思維越來越單純,課業因而進步很多,順利考上陽明醫學院。”所以他想透過參加遊行活動將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真善忍的美好傳遞給更多民眾知道,也希望每個人的內心都能找到心靈升華的方向。

圖10:張聰傑參加功法演示的隊伍,期待向更多人分享功法奇效。

張聰傑的一家都站在功法展示的方陣中。張聰傑表示,已經學煉法輪功十九年,每天精神都很好。他回憶,青壯年時,身體沒什麼大毛病,但是一些小毛病總是讓他不舒服,經常早起運動、學練太極、游泳,希望讓身體變健康。一次運動時看到有人在煉功(法輪功),跟着學煉第五套功法時,感覺到身體里的丹田在震動,很神奇,於是開始學煉起來。之後,這些小毛病都不見了,身體感覺很輕鬆。而且他發現心很安定,沒煩惱,看事情清晰、透徹,感覺事情都在掌握中。

同學發現他的轉變說,你怎麼對事情那麼淡定,不緊張。他認為,這些都是因為法輪功的法理教導,做事不從自己的利益考慮,名利變淡,就不會鑽營,身心自然輕鬆。

張聰傑的太太詹子玉和孩子也跟着走入修鍊。詹子玉提到,法輪功的正面能量讓她從愛胡思亂想,充滿負面思想的狀態中走出來,變得豁然開朗。她回想,過往自己的怨恨心很強,經常不平衡,心都揪在一起,看別人不順眼,因此常睡不好。現在這些狀態都改變了。

高德大法弘傳世界

圖11~25: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六日,近萬名不同族裔的法輪功學員在紐約曼哈頓中城42街上遊行慶祝法輪大法弘傳二十七周年,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十分吸引紐約人和各國遊客的還有“法輪大法好”方陣中的“大法弘傳世界”隊伍。十多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穿上他們的民族服裝,慶祝五一三這個對他們無比殊勝的日子,表達對他們的師尊李洪志先生的感恩和敬仰。

圖26:托馬斯(Thomas Pompe,前排右一)和同伴走在遊行中,微笑着向路人揮手。

托馬斯(Thomas Pompe)是瑞典人,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裡,他穿上瑞典的傳統服裝,以此告訴人們在瑞典有許多人修鍊法輪功。法輪功是李洪志先生早在一九九五年親自傳法到瑞典的。托馬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鍊法輪功,他說:“法輪功讓我的思想平靜,給我帶來更多的健康和快樂,讓我知道如何更好的去面對日常生活, 每天我都試着改善自己。我會更加耐心,不再因為一些小事而感到沮喪。”

圖27:哥坎(Goekhan Tunc,前排右三)手持“法輪大法在荷蘭”橫幅走在遊行隊伍中。

手持“法輪大法在荷蘭”橫幅的學員中,這名麥芽膚色,一邊微笑一邊向路旁觀眾招手的男學員叫哥坎(Goekhan Tunc),今年三十歲,修鍊大法差不多三年。

荷蘭是從一九九四年開始有法輪功學員的,如今在各大城市都能看到法輪功學員戶外煉功弘法的身影。哥坎是在德國邊境參加一個自衛課程時,一名奧地利人告訴他法輪功功法很好,哥坎和他約了個時間學功,馬上感覺到身體非常舒服,慢慢地他就明白法輪大法是什麼了。

哥坎說:“以前我練過少林拳,也包括一些靜坐的功夫。修鍊大法后我的脾氣變了好多,我會比較想到其他人,自己個性變好了,以前會很容易激動。我以前有皮膚問題,還有手肘疼痛,當然也不吸煙不接觸毒品了。我是註冊會計師,工作很忙,有時候從客戶那邊從老闆那邊方方面面會對我有抱怨,但是現在我能保持很平和,在任何狀況當中想自己的哪些方面還需要做得更好,我總是找自己的問題,儘可能做得好一些來幫助其他人。”

這次他請假來紐約,是為了“向師父表示無比敬意,感謝師父把大法傳給世上所有的人,我也想特別告訴中國人,大法可以帶給人很多的美好,並不象中共對人宣傳的那樣。我心裡感受很多,深深的被賜福的感覺,很難用語言來形容。”

圖28:斯薇特拉娜(Svetlana Kiseleva,前左一)在遊行中,想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俄羅斯的第一個煉功點於一九九六年在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成立,目前至少有二十多個城市和地區有煉功點。今天的遊行活動中多位俄羅斯學員穿上傳統服裝,慶祝世界大法日。斯薇特拉娜(Svetlana Kiseleva)是其中之一,她修鍊法輪大法十年了,從事幼教工作,今天身着俄羅斯的傳統服裝顯得更加年輕。 她說:“我們一般在非常大的慶祝活動或節日時才穿。我們想告訴世界在俄羅斯也有這麼多人修鍊法輪功。”

談到修鍊大法后的改變,她說:“以前的我很容易生氣,現在修鍊了大法,我寬容多了,也比較能保持平靜。和媽媽以及其他人的關係都有所改善。我媽媽也覺得法輪大法好,她喜歡我修鍊法輪功。”

希臘學員:大法是人生的指南針

二零零一年,一群來自瑞典、丹麥、台灣和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自願組成了一支小分隊,把法輪大法介紹到希臘的雅典,那時是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后不久。二零零四年,寇斯塔斯(Kostas)開始修鍊法輪功。站在隊伍中他表示:“我今天會拿着希臘文‘真、善、忍’這個橫幅。因為在美國在紐約有很多在此生活的希臘人,我們想用我們的母語告訴他們大法好。這樣他們了解大法比較容易。另外這裡也有很多的中國人,想讓大家看見法輪大法不但沒有向中共希望的那樣被消滅,而是傳遍了全球各地。”

圖29:斯塔斯(Kostas,中)與來自希臘的同修拿着希臘文“真、善、忍”橫幅,在遊行起點等候,整裝待發。

斯塔斯回憶:遇到法輪功的時候,他正處在一個非常困難的時期,他一直在尋找生命的真正意義,那時他會在深睡中忽然醒來,心裡極度不安,“我不知道我的生命會走向哪裡。這樣的恐懼不安在我心裡很深。修鍊后這樣的不安再也沒有過。對我來說法輪大法就象是一個指南針,以前碰到很多事情,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不知道何去何從。修鍊后我心裡平靜了很多。法輪大法讓我了解事情的實質,並把由這種理解轉換成的寬容變作你的一部份,人會自然地反映出平和大度。”

圖30:大學生雅思敏娜(Jasmina,前排橫幅,左一)和同是修鍊人的媽媽(右一)在遊行中。

秘魯女孩兒雅思敏娜(Jasmina)今年二十二歲,但已經修鍊了十二年,她說:“我是通過我媽媽了解了法輪功。我看見她在那裡煉功,問她在做什麼,我也想試一試,我馬上感到身體很放鬆,然後我就堅持下來了。我在紐約上大學,學習設計專業,學業很忙,大法修鍊幫助我應付這種壓力。”

紐約人:為什麼全世界的人被吸引

色彩斑斕,民族特色鮮明的“大法弘傳世界”隊伍引起許多紐約人的好奇。艾略特·約克(Elliott York),是音樂節和蘋果公司的軟件開發人員,在法輪功學員準備活動時他就注意到了這群人,但是當時他沒有看到有這麼多的國家。他說:“我一開始讀傳單的時候我以為那只是在中國或者只是中國的問題,我不知道也有越南人、俄羅斯人、台灣人修鍊,我看到隊伍中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族裔,他們的(民族)服裝非常漂亮。後來我讀完一本真相雜誌后,發現這更是一種精神信仰。我肯定會去查看(法輪功的)網頁,看我能做些什麼支持他們(法輪功學員)。”

約克並談到:“雖然他們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但他們信仰相同,真是太有意思了。我能理解為什麼有這麼多不同國家的人修鍊法輪功,因為他們的信仰和他們的道德水準:‘真、善、忍’,這是人們在生活中應該去實踐的,所以我能理解為什麼有這麼多國家的人修鍊法輪功,我更想了解的是,我在這裡看到的歐洲國家比如有瑞士,他們和亞洲文化非常不同,我很好奇他們是如何了解法輪功的。我有很多中國朋友,我會告訴他們我今天所了解的。”

塔沃亞·安德森(Tavoyah Anderson )是曼哈頓一家學校輔導員的就業問題專家,他說:“我看到(遊行隊伍中)有來自馬來西亞、西班牙,甚至還有德克薩斯州的隊伍,(法輪功)傳播的非常廣泛,真是太好了。我想他們傳遞的是和平與快樂,因為每個人看上去都非常非常高興。我想知道法輪大法是什麼,為什麼他會如此廣泛的傳播,看,還有來自澳大利亞的,哇,太好了,這就是‘真、善、忍’。”他說:“真、善、忍,這是我們每個人必須要實踐的,有助於讓我們在當今的社會堅持下去,我真的認為這是很多人都應該來關注的。”

他並開心地說:“我得到了一份(介紹法輪大法的)傳單,我會回去仔細閱讀並和我周圍的人分享,我正在等我的同事,等他來了我也會告訴他這一切。”

阿博德雷(Olvn Abdallat)曾在德國和上海留過學,忽然看到浩浩蕩蕩的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隊伍,他說:“這是我今天非常難忘的時刻。”“我很喜歡這個遊行,看到這麼多不同的文化,對在歐洲國家和中國生活過的我來說實在是太美了。我已經給我的朋友們發出了訊息,我想他們正在趕來的路上。”

莎朗·奧蒂茲(Sharon Ortiz)是一家醫藥公司的公司經理。她特別喜愛遊行隊伍的主打色:明黃。她說:“我很愛那明亮的黃色,那是春天、夏天、陽光的顏色,我在樓上聽到音樂聲后,我想我應該下樓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說法輪功,我看到有來自不同國家的組成部份,覺得非常好看。”

一對中國人夫婦是遊客,三十歲出頭。他們上一次在法蘭克福就見到了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這次來紐約又看到法輪功學員的大型遊行,不由得驚嘆自己和法輪功的緣份。他們兩個認定修鍊法輪功肯定能達到祛病健身的目的,要不然不會在全世界有這麼多國家的人學法輪功。丈夫說:“法輪功太強大了!”太太對法輪功學員表示:“在中國法輪功是一個敏感的話題,我們平時說都不敢說。看到全世界這麼多人煉功,可是中國不行,這太可惜了。”他們還向學員了解怎麼能夠開始學煉法輪功。

另有一對中國人拿着手機不停地對着遊行隊伍拍照,特別拍攝腰鼓隊表演,“來來來拍照,發到大陸去。”其中一位女士高喊着。

圖31:法輪功學員組成的腰鼓隊在遊行中的表演

這個腰鼓隊中有一名女孩兒叫亭亭,這是她第一次參加腰鼓隊遊行,非常興奮,她身着明亮金黃鑲紅邊、頭上裹着黃絲帽的腰鼓隊服裝,身姿矯健,鼓槌高高揚起,一串串昂揚的鼓聲節奏響徹天際。她說,這個腰鼓隊有一百多人參加,場面盛大,能量場強,特別振奮人心與感動。亭亭表示,小時候接觸法輪大法,但二零一三年真正走入修鍊,他們是一個大家庭,爺爺奶奶共有七個兒女,連同第三代的她,共有二十人修鍊法輪功。

圖32:加拿大學員亭亭

鼓聲點點,樂聲陣陣,遊行隊伍經過後,留下的歡慶祥和的氣息依然蕩漾在曼哈頓的上空。

轉自:明慧網

分類: 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