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王欣是青年才俊,就讀中國最高學府清華大學,德才兼備,學業優良,曾獲清華「好來西」和「細越育英」校友獎學金,出任系科協副主席,被免試推薦直接攻讀清華大學博士。

可萬萬沒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政治風暴使王欣的命運來了一個大逆轉,僅僅因為堅持修煉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輪功和講真話,他被判九年冤獄,人人羨慕的天之驕子一夜之間成為良心囚徒,那年他二十五歲。

.

王欣在清華讀書時的照片。(王欣提供)

在紅色煉獄裡,在極端的人格侮辱、毒打、電棍電擊等酷刑下,王欣沒有妥協,而是絕食抗爭,在獄中爭取做人和煉功的基本權利。九年後,他堂堂正正走出監獄。

但是,中共對他及其家人的騷擾、恐嚇和迫害一直沒有停止。因為「沒有轉化」、「頑固分子」的檔案跟著他,他不能正常找工作, 甚至回老家不敢坐火車和長途公共汽車,孩子也不能正常上幼兒園,他仍然被關在「大監獄」裡。

歷經種種曲折,2019年3月初,王欣終於來到美國,為了不洩露任何信息,他事先沒有告訴任何朋友,一直到美國機場,才給他的清華同學和校友打電話。

在法輪功反迫害二十週年之際,王欣在美國接受了大紀元採訪,首次披露他在清華和中共監獄的經歷,並分享了他的心路歷程。

.

2019年5月,王欣參加紐約慶祝法輪大法洪傳27周年及反迫害20周年系列活動,與清華同學及校友合影。從左至右:蕭晴、王欣、王為宇、劉文宇。(圖片由王欣提供)

大法開智:綜合成績從班級第22名飛躍到第2名

記者:二十年前,您在清華上學,風華正茂,是甚麼因緣促使您走入法輪功修煉的?

王欣:我從小免疫力比較差,經常患重感冒,每次至少得折騰半個月,去醫院還查不出原因。於是,我就想通過練氣功增強體質。1995年10月初,我找到清華大學法輪功煉功點,開始學煉法輪功。3個月後,我感到身體從裡到外的輕鬆、清爽,走路一身輕。天氣突變或周圍的人得病都不會給我造成任何影響。

而且我的學習成績、體育成績和學校的學生互評成績都顯著提高。我的綜合成績在大一是班級的第22名,修煉法輪功後,我大二時的綜合成績提高到班級的第13名,而到了大三和大四,就穩穩地排在了班級的第2名。也就是說,我在法輪功修煉中,是真正身心受益了。

記者:練氣功改善身體,這個好理解。如何理解煉法輪功還能顯著改善學習成績?

王欣:法輪功的修煉原則是「真、善、忍」,落實到日常生活中,包括講真話,與人為善,遇到矛盾應該忍讓,找自己的原因,看淡個人利益等等。我原來性格急躁,喜歡爭論,修煉後心態變得平和寬容多了,也能靜下心來。當一個人能夠靜心學習的時候,學習效率會非常高。

我認識的11位修煉法輪功的清華同學中,有9人免試攻讀清華的碩士或博士研究生,他們在老師和同學中的口碑都非常好。

獄中絕食反迫害共計300多天 一度被折磨致命危

記者:您做了什麼事被判九年冤獄?

王欣: 2001年12月13日,我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非法判刑9年,所謂的「理由」是我們在互聯網上傳播法輪功真相以及利用氣球散發真相傳單。

因為當時中國所有的媒體包括電視、電台、報紙、雜誌都被中共用來詆毀、抹黑法輪功,完全是顛倒黑白的誣蔑、栽贓。而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說話的地方。看到很多人被謊言欺騙中毒,敵視法輪大法,我們感到必須向民眾講清真相。和我一樣,很多法輪功學員因為複印和散發真相傳單被判重刑,有些人甚至被迫害致死。

當時中共規定散發超過300份傳單就要判刑,我們的傳單數量超過一萬份。由於和我一起被非法判刑的大多是清華大學的博士、碩士,當時國際媒體如美聯社、路透社、BBC、《南華早報》等都作了報導。

記者:您作為清華的博士生,原本有很好的前程,當聽到自己被判九年冤獄,您是十麼樣的心情?

王欣:判刑的時候,我已經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9個月,當時我每天要面對的是如何不被他們「轉化」,如何在那樣的環境下活下去,其它的沒有想太多。

記者:您在監獄裡面的經歷?

王欣:從2001年3月到2010年3月這九年期間,我先後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中關村派出所,北京市海淀區看守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北京市在押人員外地遣送站,瀋陽市大北第一監獄,遼陽市鏵子監獄,大連市南關嶺監獄。

由於不斷受到肉體和精神上的折磨——搧耳光、竹筷子戳胸、拔頭髮、電擊、被强迫看污衊法輪功的材料等,我被迫絕食反迫害總計300多天。在大連市南關嶺監獄,一度被折磨得生命垂危。

兩人在百日強制「轉化 」中被迫害致死

記者:監獄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手段?

王欣:它們針對不同的人採用不同的辦法,比如毆打、針扎、太陽下曝曬、奴工、不許睡覺、強迫學員長時間看詆毀法輪功而又漏洞百出的錄像,等等。

2004年6月末,遼陽鏵子監獄展開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為期百天的強制「轉化」行動,強迫我們放棄信仰。短短兩個月,就有連平、范學軍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

遼寧法輪功學員連平被非法判刑6年,與王欣一起被非法關押在遼陽市鏵子監獄,2004年7月10日,28歲的連平被惡警活活打死,遺體被解剖(不知是否拿走了器官)。連平生前遭獄警王建軍、李成新、鄭小豐迫害。

邪惡的轉化手段:利用病重的母親強迫兒子放棄信仰

王欣:對我,鏵子監獄則採取了另一種陰毒的手段。

監獄教育科到我家錄像,讓我的家人輪番上鏡頭勸我放棄信仰。我母親當時患有尿毒症,每隔兩天就要去醫院做透析,他們就到瀋陽463醫院裡面錄製我母親透析的鏡頭,同時向我母親許諾我會「回心轉意」,並很快被減刑釋放。我母親思子心切,信以為真。而這一切,我完全不知道。然後,教育科獄警將錄像放給我看,說我母親已經病重,要想見母親一面沒問題,但是必須放棄信仰。

我母親於2005年初抱憾離世,最終也沒能見兒子最後一面。

屋子裡靜得出奇 只聽到電棍啪啪的響聲

記者:您談到在監獄絕食反迫害,被灌濃鹽水。

王欣:那是2008年11月底、12月初,在大連市南關嶺監獄,我絕食要求煉功的權利。在我極其痛苦的情況下,監獄16大隊王姓隊長和張姓隊長用電棍折磨我。

當時在監獄醫院,我躺在灌食的床上,王姓隊長拿電棍電我的腳、腿和手。電棍啪啪地響,我一聲不吭。張姓隊長以為電棍壞了,拿過來在床上放電,發現電棍沒壞,就繼續電我的手、腳。

整個屋子裡面靜得出奇,只聽到電棍啪啪的響聲,犯人們都嚇壞了。

然後他們給我灌食濃鹽水,而且不許我馬上吐出來,如果吐出來,就繼續灌。灌完後,我的胃像灼燒般地疼痛,他們把我送到所謂的「嚴管隊」,一到那兒,我馬上就哇哇直吐,上吐下瀉,將鹽水排出。這樣的灌食一天兩次。

第二天灌食時,他們還拿電棍電我,當我問王姓隊長為啥打人時,他居然說:誰打你了,誰打你了!

7天後,我被他們迫害得持續高燒,肺部燒出兩個洞,吐黃膽水,喝什麼吐什麼。到第8天,我就處於昏迷的狀態。監獄將我送到大連市第三醫院進行搶救,當時我已經大小便失禁,他們還要將我的一隻手用手銬銬在醫院的床頭,被醫生和護士呵斥才罷休。

身邊五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王欣:在九年的監獄生活中,我身邊就有5名法輪功修煉者被中共警察虐殺致死。他們是連平、范學軍、王寶金、白鶴國和劉權 。白鶴國完全是被打死的。

.

遼寧法輪功學員、電子工程師王寶金被冤判十年,和王欣一起被非法關押在遼陽鏵子監獄、大連南關嶺監獄遭受酷刑,2009年12月9日在南關嶺監獄被迫害致死。

.

遼寧法輪功學員白鶴國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和王欣一起被非法關押在遼陽鏵子監獄、大連南關嶺監獄。因拒絕做奴工2008年1月5日在南關嶺監獄被活活打死。知情人在明慧網上披露,打死白鶴國的是獄警張樹義及其指使的犯人周某。

記者:海外的人如何能更有效地幫助在中國遭受迫害的人?

王欣:曝光迫害者的惡行,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們在幹什麼,讓邪惡無處遁形。

同時,向美國政府或其它民主國家舉報和控告迫害者。目前美國政府開始收集中共迫害宗教、迫害人權、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人員詳細信息,對人權迫害者拒發簽證(請見《美國國務院將對迫害法輪功者 嚴格審核簽證》 https://www.epochtimes.com/b5/19/5/31/n11292679.htm),這是一個大的趨勢,將來還可能對迫害者出台更嚴厲的制裁措施。

解開人生謎底 找到真實的幸福

.

王欣近照。(王欣提供)

記者:您吃了這麼苦,現在看起來還是很陽光。走過二十年的迫害,您對人生有什麼樣的感悟?

王欣: 以前在無神論的教育下,我曾經是一個不信報應、不信神佛的人,對正邪善惡也無所謂。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實實在在體會到了佛法的神奇和修煉的美好,這也是九年冤獄和酷刑都不能讓我放棄修煉的根本原因。

這場迫害使我失去了人生中九年寶貴的時光,失去了清華的博士學位,身體上遭受了很大的摧殘。出獄後幾年,我的頭、心臟、肺、胃等都痛了一遍。

但我的心是踏實的,因為我沒有做違背良知的事情,我沒有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通過學法修心和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我的身體已經康復。我經常真切地感受到大法的力量,感受到神的呵護。

對我來説,能夠活著,能夠自由地修煉法輪大法,我感到非常幸福和快樂。

記者:您想對讀者說點什麼?

王欣:中共在以往的運動中,它要想打倒誰,沒有挺過3天的,而法輪大法修煉者們已經走過了20個年頭。這是一個值得每個人關注的大事。

人怎麼樣才能身體健康,怎樣才能獲得幸福,人生的意義又是什麼,希望大家看看《轉法輪》,謎底都在這本書中。因為太多的人都親身經歷了這個過程,希望每個人都能從中受益!

轉自:大紀元

推薦影片:

分類: 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