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9月29日訊】2012年,青年畫家黃廣宇和作家詩人何文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這是一對令人羨慕的夫婦,他們不僅沉浸在文化藝術中,還有著共同的信仰。

青年畫家黃廣宇(圖:明慧網)

黃廣宇2010年畢業於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是中國後現代研究所的碩博連讀生。這個有些靦腆的青年誠懇樸實,不善於表達自我。在許多人通過所謂藝術宣洩慾望與魔性、追求名利和金錢的時代,黃廣宇始終認為藝術要堅持真實與美好。從基本功的紮實訓練,到對西方文藝復興時期名作的臨摹,再到自己創作出一幅幅寫實作品,他致力於研究和探索古典油畫精神和技法。

黃廣宇臨摹的聖母子像。(圖:明慧網)

黃廣宇2012年3月曾參加廣州市藝博館春苗畫展,作品被收錄於李正天的教學著作《光色定調論》。作為小有名氣的青年畫家,他的油畫技巧多次得到專業人士的高度評價。

黃廣宇作品。(圖:明慧網)

黃廣宇有著藝術家與生俱來的細膩與探求精神,也曾獨自一人去過敦煌莫高窟,看著曾經的聖地如今人雜叫賣」,他很失落迷惘,覺得神已經不在那裏了。

2010年,他有幸拜讀了李洪志大師的《轉法輪》,他被宇宙「真、善、忍」的法理所折服,從此走上了修煉的道路。「真善忍美展」的作品給他很大啓發,李洪志大師的《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更是使他茅塞頓開,他清晰地認識到,藝術需要回歸正統,繪畫是用來啟迪人的善念與良知、傳遞美好的。

黃廣宇作品。(圖:明慧網)

何文婷,又名何晶,出生在湖南道縣一個偏遠的農村家庭,從小家境貧困,父母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但她從小就喜歡寫寫畫畫,拿著一枝筆一張紙,就可以對著河畔的蘆葦畫上一下午,她還喜歡用文字表達心情,並曾在多家雜誌發表小說和漫畫作品。

青年詩人、作家何文婷(圖:明慧網)

15歲時應邀加入永州市作家協會,還師從李正天、艾欣學習美學、哲學、油畫,在多家雜誌發表小說和漫畫作品。

然而,現實社會的墮落使她對人生感到迷茫和恐慌。她四處遊蕩,冷漠頹廢,病痛纏身……她是一個叛逆少女。

2005年的一天,何文婷遇到幾位法輪功學員,向她講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相。震驚之餘,她開始閱讀《轉法輪》。她被「真善忍」的法理折服,明白了怎樣去做一個好人,從此走上了修煉之路。

何文婷作品(圖:明慧網)

共同的藝術追求、共同的信仰,使黃廣宇和何文婷走到了一起。黃廣宇才華橫溢,畫功成熟,何文婷才思泉湧,善於表達。婚後,他們配合互補,一起創作出更加純善純美的作品……

共同的藝術追求,共同的信仰,使黃廣宇和何文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圖:明慧網)

他們熱愛中國的傳統文化,開始用西方油畫技巧展現中國傳統文化。在畫古代仕女時,為最真實地展現中國不同朝代的真實面貌,他們查閱朝代的服飾、文化習慣、審美觀念、妝容,甚至是神態氣韻都要反覆揣摩。

有時是文婷做模特,有時則會請一些業餘模特;被請來做他們模特的人,感受著他們的善良與快樂,往往會和他們成為好朋友,同時也對這樣的小家庭充滿感動與羨慕。他們也會講述自己修煉大法後的種種變化,讓朋友們更加了解他們的信仰。

黃廣宇作品(圖:明慧網)

黃廣宇作品(圖:明慧網)

黃廣宇作品(圖:明慧網)

黃廣宇作品(圖:明慧網)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殘酷的。許多年輕學子在謊言的蒙騙下,看不到真相,黃廣宇和何文婷夫婦覺得應該讓更多的年輕人了解真相。於是他們把破網翻墻軟件送到年輕學子的手中,讓他們多一種了解真相的渠道,卻因此遭受中共當局的殘酷迫害。

2013年12月19日,黃廣宇、何文婷夫婦在廣州大學城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校區向學生公開派送在中國大陸廣受歡迎的翻墻軟件光盤時,遭中共警察綁架。

2014年8 月,二人被非法判刑3年3個月。

2014年3月,何文婷在番禺沙灣看守所內寫的日記被輾轉傳出,看守所的暴力野蠻行為在全世界曝光:何文婷的長髮被剪並遭暴力灌食迫害。

何文婷在文中寫道:「一扇窗,隔住了兩個世界,一堵淫威高墻劫持了人們的道德和判斷,一個堅不可摧的正念,可以伴我抵禦驚濤駭浪,這頁揉皺的衛生紙記載著無以言說的血淚和期盼!……」

「今天上午被綁去強迫灌食,五六個警察、男犯按住我的手、腳,往我鼻裡插胃管,痛得(我)幾乎昏厥過去,嘔吐不止,眼淚不斷,我聽到自己慘痛的尖叫,以前,只是在網上看到過這種灌食迫害,如今,我也經歷著…… 」

看守所的日子,不見天日。殘酷的暴力灌食、鐐銬加身等種種不公正的暴力對待,並沒有動搖她對真理的堅信,就像她在她的詩歌集 《拂塵》中寫的:

普 照

千年風雨飲,塵埃已落定。金光沖無極,憶開迷中醒。生死為哪般,難中更篤定。管它泥中多險惡,瑤池仙姿已婷婷。……

2016年11月,黃廣宇、何文婷夫婦被釋放,至今沒有他們的進一步消息。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