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2月13日訊】聽到紫雲說要修煉法輪功,很多人直覺反應都說:「哪有可能?你經營這種行業的人,在那麼複雜的環境中迎來送往,過慣了浮華夜生活的人,怎麼可能修煉?」紫雲打從看到「法輪大法好」五個大字,引起好奇因而尋找大法,開始修煉法輪功至今,十多年過去了,當初狐疑不信甚至鐵口斷言絕不可能的人,眼鏡掉了一地。

修煉法輪功之前,她曾當過「桌頭」,在乩童(靈媒的一種)起乩(通靈)時,站在乩童身邊充當翻譯和解釋乩童所說的話。當「桌頭」的儀式前,紫雲曾做過一個清晰的夢,夢到一尊藍色捲髮的很高大莊嚴、很神聖的神,夢中明白那是自己的師父、姓李。所以儀式時,當住持問她:「你知道你師父姓什麼嗎?」紫云隨即回答:「我知道,我師父姓李。」但那時,她並不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在此之前,常幫她洗頭按摩的美容院師傅警告紫雲說:「你的頸筋很緊,小心!你快要中風了。」那段時間裡,紫雲夢到自己往前拼命奔跑,一尊非常神聖威武的大佛駕著馬車在後面追,追上紫雲後,從她後腦勺下方的脖子拉出一根筋來扭斷,擠出一些血之後再接上。

紫雲說:「當我看到神韻演出,師父駕著龍駒的那一幕,就像我夢境的那個畫面,同時也恍然大悟,如果不是師父救我,幫我把日後因為酒癮和生活習慣導致中風的嚴重性減輕了許多,當時哪能只吃幾帖草藥就沒事了?」她是怎麼有了酒癮而致傷身的呢?

紫雲充當「桌頭」沒多久就轉業,自己開了一家「卡拉OK」店,每天將近傍晚時分開始營業,至凌晨三、四點才打烊,來客三教九流都有,很多客人除了唱歌之外還喝酒,因此「賣酒」也是很主要的營收財源。紫雲身為老闆娘,招呼客人、聊天並且陪客人喝酒成了慣例。

無酒難入眠 嚴重酒癮 藥不離身

喝酒難不倒她,從小練過酒量的紫雲既有酒膽也有酒量,只是每天這麼喝著,喝上了酒癮。打烊後,覺得還不過癮,自己在店裡獨酌,不論紅酒、白酒,烈酒、薄酒,好酒、劣酒或是補(藥)酒,只要有酒精的東西都喝,滿足了酒癮之後才甘心。

紫雲說:「那時我過的真不是人過的生活,不喝酒沒辦法睡覺,我曾經一整個星期沒辦法睡覺。」那幾天她感覺頸部發緊,右半邊手腳有點麻麻的,反正身體不舒服習慣了,她沒怎麼在意。有天早上起床,右腳完全使不上力,沒法兒走路,她艱難的一步蹭一步拖著下樓,「爸,我腳都不會動了!」父親見她顏面神經顫抖,右半邊眼歪嘴斜,喝的水全從嘴角流出來,料知她可能中風了,緊急到隔壁巷子買草藥回來燉給她喝了幾帖之後,症狀緩和了些,腳底麻麻的,但已經能穿上鞋子,開車上下班。

「過量飲酒真是穿腸毒藥」,紫雲說:「我渾身是病,一個月總有二、三十天掛病號看醫生,店裡員工和老客人都知道我藥不離身,中藥也吃,西藥也吃,就是好不了。」除了醫藥,紫雲也努力尋找其它途徑想讓身體變好,「人家說念佛經可以使身體變好,可是我在佛教中一、二十年,念經結果身體還是沒好轉,健康情況很糟,身體已經快完蛋了。」

紫雲說:「我那時真的很嚴重,也很危險,若不是幸運修煉法輪大法,我早就沒命了。」那麼紫雲又是什麼機緣下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呢?

我要學法輪功

二零零五年入秋的某個清晨五、六點,紫雲下班開車回家途中,看到公車外觀車體上有五個大字「法輪大法好」,引起她的好奇,當晚紫雲向店裡的員工提及此事,「喔,那是法輪功!阿東(顧客)有法輪功的資料,前陣子有人送阿東一本法輪功的書。」

紫雲迫不及待打電話請阿東得空時把書帶來,免費請阿東喝酒。打開《轉法輪》一看:「這不就是我夢到的師父嗎!」紫雲說:「我看書的速度很慢,一本《轉法輪》看了一個月還沒看完,但還是持續的看,不間斷。」她很想學煉法輪功,可是到哪裡去學呢?她的心情越來越急切。

一日,紫雲陪親人坐計程車去醫院看病,正巧司機陳女士是法輪功學員,送紫雲一份法輪功簡介,紫雲循著簡介上面的資訊,打電話給住處附近的煉功點:「我要學法輪功,需要什麼資格條件?要多少學費?」電話那頭傳來法輪功學員黃女士的回答,讓紫雲既驚又喜:「一毛錢都不收,也不需要資格條件,只要你有心來學,我們就無條件義務教你。」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紫雲當下就報名參加二零零五年十月一日的九天班(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

意志堅定,如願上九天班

第一天上課就遇到阻礙干擾,短短五分鐘的直線路程,偏偏她就從巷頭的派出所走到巷尾的公園,再從巷尾走回巷頭,腳不停步來來回回走了十幾趟,就是找不到,「決不放棄,找不到九天班,我就不停下腳步!」紫雲說:「我曾在佛教待過,知道這是『業障』遮眼瞞目,不讓我得法修煉,我絕不退卻。」

不一會兒,黃女士來了電話問清原委之後,說:「沒關係,我下樓來找你。」結果紫雲一回頭,馬上就看到九天班煉功點了,她高興又感激的說:「師父看我想要修煉大法的意志堅定,幫我把遮眼的迷障給拿掉了。」

酒癮盡消 好入睡

紫雲說:「上九天班聽師父錄像講法,我一句也聽不懂,雖然拼命睜大眼睛撐著,可是就是一直想睡覺,曾經患過心律不齊的心臟很痛。說起來很神奇,看了《轉法輪》之後慢慢發現我能睡覺了,上九天班不到一個星期就很好入睡,我終於知道睡眠又香又甜是什麼滋味了。身體也越來越好,酒癮很快就淡了,只是沒有想到戒酒的問題。」

開始修煉三個月左右,一位體育老師來店光顧,紫雲陪他喝了些酒,客人前腳離開店,紫雲立刻上吐下瀉被送醫急診,吃了一包藥,打了一瓶點滴後回家,紫雲說:「我吃藥心臟就很疼痛,我不要吃藥了,從此把中藥西藥全都丟掉,我只要煉功身體就很輕鬆舒服。酒嘛再也喝不了,無論多薄的酒精沾唇,我就頭痛欲裂,捧起酒杯看到酒就打從心裡害怕,我對酒的執著心是徹底的放下了。」

渾身病痛的紫雲修煉法輪大法後,走上光明大道。(圖:明慧網)

無病一身輕的感覺

又過了兩個多月,一日,紫雲重感冒發高燒咳嗽很厲害,感到很難過,她打電話給輔導員郭女士,郭女士和她在法上交流之後,又體諒的說:「紫雲,你要是撐不住的話,你要去看醫生。」紫雲說:「我那時感覺快沒氣了,不想去醫院也不想吃藥,趴在櫃檯邊休息,心裡一直求師父救我,求著求著就睡著了,兩個鐘頭醒來發現燒退了,身體也舒服了,師父照顧我安然度過這次病業關。」

得法將近兩年之後,她才認識到清晨參加集體煉功的重要和意義,從那時起,每日清晨店裡打烊後,她就直奔煉功點參加集體晨煉之後才回家休息睡覺,無論刮風下雨從不間斷,紫雲說:「集體煉功感覺很好,什麼觀念都沒有了,身心很輕鬆自在,全身輕飄飄的,有種無病一身輕的舒暢。」

修煉至今已近十五年,紫雲在「真善忍」法光的熏陶中,時時刻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對待,用「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的言行,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人生觀和處世態度也有翻天覆地的變化,紫雲說:「修煉之前,總認為自己是很不錯的人,得法之後,反顧自己以前種種,才知我離真正的好人還是差得很遠。」

把真相帶給有緣人

修煉大法之前,紫雲一身是病,每日出門,隨身的皮包裝的是中藥、西藥,藥不離身。修煉大法不久,困擾她幾十年的渾身病痛不藥而癒,現在她偶爾陪先生出去爬山、應酬和參加一些社交活動,皮包裡裝的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蓮花掛飾,以及法輪功真相資料,找機會送給有緣人及講真相。

紫雲說:「大法弟子身處的環境都是修煉與講真相的場所,我到野柳景點講真相、勸三退將近十年,是講真相也是修煉。偶爾陪先生去爬山郊遊或應酬,碰到的朋友和陌生人也是我講真相的對像,就算來不及講真相,匆匆一走一過之間也要把慈悲留給對方,大法弟子有真相,誠願世人不要錯失了解真相的機會,選擇與善良正義同在。」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