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2月14日訊】鋸門聲越來越大,樓道裡嘈雜聲越來越多,門眼看就要被鋸開,妻子李豔傑率先握著接起來的床單從六樓順牆下,丈夫宮鳳強也接著下來,大概在四樓處床單突然斷裂……

2019年12月7日深夜,北風呼嘯,等昏迷的宮鳳強甦醒過來時,大概已下半夜,他摸摸身邊的妻子,已沒有任何生命跡象,極度悲傷的宮鳳強,此刻卻無法送妻子最後一程…….

12月11日,中國大陸知情人士投稿大紀元,揭露這對夫妻遭遇中共迫害、家破人亡的悲慘經歷。

公安鋸門抓人 妻不幸罹難

12月7日晚上8點多,七台河市總醫院東側一棟老式家屬樓內,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把李豔傑、宮鳳強夫妻二人驚醒,外面公安叫嚷著:「宮鳳強,我們知道你們在這裡,你們不開門我們也有辦法……」

這時,妻子李豔傑想到要通知親屬,但電話、手機信息怎麼發送都出不去,她知道外邊來人已經帶來儀器把她的信號屏蔽掉了。

他們只聽得外邊有人去敲對門,對門沒有給開門,有人拿起宮鳳強的照片對準門鏡問道,「你們認識這個人嗎?他們是否在這裡居住?」不知對方回答了什麼,接下來敲門聲、腳步聲一陣緊似一陣。

居民樓下,警車燈閃爍;樓道裡的人在商量打開宮鳳強家的門,先是打電話找人開鎖,後來又說找公安借工具鋸門。一會兒功夫,居民樓裡響起金屬門被鋸的聲音。

已經歷數次綁架和酷刑折磨的宮鳳強夫婦,不願再去面對那些對精神和肉體的凌辱,他們快速地拽下窗簾和被罩床單等,把它們鏈接到一起從窗台順下去。

鋸門的聲音越來越大,樓到裡嘈雜聲音越來越多,門眼看就要被鋸開,妻子李豔傑率先握著接起來的床單從六樓順下,丈夫宮鳳強也接著下來,大概在四樓處床單突然斷裂……

12月的北方天寒地凍,北風呼嘯,等昏迷的宮鳳強甦醒過來時,大概已到零點之後的下半夜,警車還在樓下停著,依蘭和七台河兩地的警察還在樓上做惡,宮鳳強摸摸身邊的妻子,她沒有任何生命跡象,使勁推也不動,呼喚也沒有任何回應,摸摸妻子的頭,發現她早已沒有呼吸。

宮鳳強悲痛欲絕,眼看著妻子年輕的生命就這樣被斷送,自己卻無力回天。

他望著漆黑的夜空,搖搖晃晃地離開了這個令他永遠都不願意回憶的地方,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第二天,12月8日一早,四輛警車和一輛特警車停在李豔傑租住的小區樓下,這時李豔傑的遺體早已被弄走。六樓李豔傑家敞開的窗戶被關上,李豔傑家被撬壞的防盜門也被換成了新的。

一切似乎又恢復了寧靜,似乎人命關天的大事沒有發生過。

中午10分,上李豔傑補習課的學生如往常一樣陸續走進這棟樓房,但再也找不到她們的老師。

7日晚上,被折騰了將近一夜的鄰居們都在議論紛紛:「這警察半夜逼死人!」「這些警察逼人跳樓!」「現在的警察不幹好事。」「別說了……被他們聽到會報復的。」

12月9日上午,依蘭公安派倆警察來到李豔傑80多歲的父母家中,恐嚇二位老人,想套出宮鳳強的下落,卻隻字不提老人的小女兒李豔傑已經被他們逼死的情況。

現在,依蘭公安警察還企圖找到李豔傑的姐姐和女兒。

目前,李豔傑的家屬和她生前的朋友、律師正準備控告參與逼死李豔傑的中共警察。

黑龍江省依蘭縣達連河鎮的李豔傑,現年41歲,丈夫宮鳳強現年48歲,夫妻二人因修煉法輪功的緣分走到一起。在中共20年血雨腥風的迫害中,他們無數次地被非法抓捕、關押、酷刑、判刑……

法輪功學員宮鳳強的女兒宮宇9歲資料照。(圖:明慧網)

夫妻堅守信仰 屢遭迫害

依蘭縣達連河鎮,這裡民風淳樸古色古香,李豔傑的父親李忠孝是位小學校長,育有三個女兒,李豔傑是最小的一個。聰明好學的李豔傑從小學到大學都是老師眼中品學兼優的好孩子。

1992年,法輪大法從吉林長春傳出,很快就傳播到了李豔傑讀書的佳木斯農校校園,聰慧的李豔傑被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所吸引,走入修煉。

畢業後她回家鄉依蘭做了一名幼師,李豔傑的勤勞善良很快得到家長們的信賴。

此後,李豔傑遇到了法輪功學員宮鳳強,婚後小夫妻生活美滿幸福,丈夫在依蘭煤礦工作,薪資待遇優厚。

但好景不長,1999年7·20,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利,軍、警、特務、媒體齊上,在全國範圍內掀起了二次文革式運動,發動對法輪功修煉群體滅絕式的迫害打壓,依蘭縣小城也沒能倖免。

依蘭公檢法人員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對手無寸鐵的李豔傑、宮鳳強夫婦不遺餘力地打壓,抓捕、酷刑折磨,由於依蘭公安「610」(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機構)人員株連式的迫害,工作單位不敢繼續聘用宮鳳強,丈夫被迫失業。李豔傑也被迫離開幼師工作。

2000年8月12日晚9點多,李豔傑剛生下女兒10天左右,坐月子時,公安又來抄家抓人,丈夫宮鳳強眼睜睜地看著虛弱的妻子和剛出生的女兒,自己卻被依蘭公安非法抓捕。宮母為追惡警,昏倒在冰天雪地中,李豔傑光著腳把婆婆拖回。

就是這樣,公安也不肯放過這對夫妻,抄家之後,又派人24小時住在李豔傑的家裡監控她們。

等宮鳳強從牢獄回來後,為了維持生計,李豔傑做起了冷麵廠的生意,由於李豔傑待人誠懇,從不短斤少兩,冷麵廠的生意很快紅火。

但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政策逐步升級,宮鳳強夫婦又在多次抓捕中受盡酷刑折磨,為躲避迫害,冷麵廠被迫關門。

夫妻二人從此顛沛流離,流落到延壽縣自謀生路。

李豔傑後來學會了開出租車。她曾在出租車裡拾到現金手機等貴重物品返還失主,失主為答謝她拾金不昧,給出租公司送錦旗表揚信等,卻被依蘭國保發現,到延壽縣追捕,夫妻倆再次過上了流浪的生活。

丈夫被酷刑至精神失常 又遭冤判5年

2006年12月12號,宮鳳強遭方正林業局公安局警察綁架,在關押期間,警察多次將他打昏,再用冷水潑醒繼續折磨。

在依蘭第一看守所,宮鳳強遭受了「涼水滴頭頂」等各種酷刑,致使他精神失常:不說話,不吃飯,神志不清,記憶力喪失。

家屬要求獄方進行鑑定和救治被拒絕。警察說:根據中央的命令,針對法輪功可以不依法辦事,怎麽處理都行,就是快要死了也不能放人。

之後當局將宮鳳強非法判刑5年,關押在佳木斯市蓮江口監獄,酷刑迫害下,宮鳳強生命垂危。

監獄怕出人命,為推卸責任,把沒有任何生還希望的宮鳳強辦理保外就醫扔回家,但在法輪大法神奇的功效下,奄奄一息的宮鳳強奇蹟般地活了下來。

經歷多次變故後,流落到七台河市的李豔傑以給中學生補課維持生計,平時成績平平的學生,經李豔傑的悉心補課後,很快就成為班級裡成績領先者,家長們為感謝她,在手機微信裡互相轉告!

而丈夫宮鳳強只得隱姓埋名打些臨時工賺些小錢。

宮鳳強的女兒宮宇經拿著爸爸媽媽的照片哭泣。一次孩子寫道:「等爸爸回來了,我送給爸爸一個杯子,杯子裡裝的都是我的淚水。爸爸、媽媽快點回來吧!我現在很聽話,很聽話。」

「這是什麼世道?爸媽只因煉法輪功,我失去了一個溫暖的家…….」

如今,宮宇永遠的失去了媽媽。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