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2月18日】這是一位在中國大陸的農家婦女,今年五十五歲,她用最樸實的語言講述了她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善待孝敬「惡」婆婆的故事。 85歲的婆婆流著淚說:媳婦比我親閨女還好!

大法化解了我對婆婆的怨

我天生性格溫順、厚道,不與人爭執,和誰都是笑口常開,從不傷害他人。不知咋的,我嫁到了一個這樣的人家:公婆打罵兒子、兒媳是家常便飯,公公和大兒媳打架甚至動起刀來,把我嚇的躲起來半天不敢出屋。婆婆在村裡是出了名的「惡婆」。

我剛剛過門,婆婆就回老家了,一直到春播後才回來。春播前,公公和我借錢,說家裡沒有錢買種子和化肥,讓我先給墊上,說是等秋後賣糧食就還我。家裡三十多畝田,我結婚時的彩禮錢基本都借給了公公。等到秋後,婆婆就開始分家,不但欠我的錢一分不還,反過來還說我吃了他們家的飯。我和丈夫為家鋤田耙壟忙活了一整年,婆婆只給了我們二百斤玉米做口糧。

婆婆看我老實,分給了我們一萬多元貸款債務,其中包括大哥結婚貸款、婆婆家建房貸款、我們家建房貸款,還有我們結婚的家具欠債。讓我難以接受的是婆婆幾年前花了人家六百元錢,也讓我們還,我不想還,公公在婆婆的鼓動下,氣勢洶洶舉鍬來劈我,當時就把我嚇的昏了過去。

我生孩子坐月子,婆婆一頓飯不給我做,全是不會做飯的丈夫給我做。親戚們送來的大米婆婆自己留下,讓我天天吃麵粉,丈夫只會做疙瘩湯,我坐月子吃了一個月的疙瘩湯,引起胃酸,從那以後見面疙瘩就燒心翻胃。

婚後十年中我好像沒有過一絲歡樂,經常以淚洗面,每天都在怨恨中度日。我見到婆婆就難受,我不理睬她,發誓永遠也不理睬她,我的精神幾乎崩潰了,時時精神緊張心存怨恨,落了一身病。

九八年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驅走了我心中的陰霾,讓我懂得了天理,明白了人與人之間都是有因緣因果關係的,婆婆對我不好,也許是前生前世我對她不好,這就是業力輪報。我知道了自己和婆婆不是善緣,也許欠她很多債。作為煉功人,就要按師父說的做,「修煉人沒有敵人」。修煉人對誰都得好,何況自己的婆婆。

從此,不知是哪裡來的力量,讓我主動接近婆婆,幫她幹農活、種菜、洗衣服。她一旦遇到困難我都去幫忙。我憐憫公公婆婆,覺得他們命運很苦:大兒子全家搬遷外地;二兒子不幸早亡;唯一的女兒還患精神病。我的丈夫經常出外打工,還嗜好賭博,根本沒有時間管他的父母。他們晚年的生活重擔毫無疑問就落在了我的肩上,日常瑣事都是我來料理。

我從大法中得到無盡的慈悲力量,我與婆婆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好。公公去世後,年邁的婆婆生活更是艱難。我成了她的精神和生活支柱。她生病時,我為她請醫購藥,床前陪護;給她洗頭、洗腳、擦澡;在她大便便不出來時,我多次用手指給她一點一點摳出來。婆婆多次被感動的落淚,誇我好,比她的親閨女還好。我告訴她:「不是我好,是法輪大法好,是大法師父教育的好。」她總是說:「我得好好謝謝大法師父!」

我的兒媳說我傻,她認為祖母婆婆還有一個兒子,為啥他們不管都靠我們一家管?太不公平了。我說,他們在外地,遠水難解近渴,我是大法修煉人,不能計較這些。

如今,婆婆已經八十五歲,身體硬實,自己能夠在屯裡大街小巷蹓躂、散步,有時還幫我做點什麼。

與小姑同患淋巴瘤 不同命運不同結果

二零一五年,我的脖頸左側突然起了一顆米粒大小的紅包,開始我以為是蟲子咬的,沒有在意。一個月後,紅包長到了杏核那麼大,又紅又腫,很痛,脖子和臉也都跟著腫了起來,牽扯到整個頭都痛。當時正是秋收大忙之際,我依然堅持去田裡幹活,紅包被碰破了,朝外淌血。

婆婆怕我長了腫瘤,急著讓我去醫院,我沒去醫院,我只是加強了讀大法經書《轉法輪》,加強了煉五套功法,真的感覺到巨大的能量在我身體裡燃燒。三天後,我脖頸上的紅包萎縮了,臉和脖子紅腫全消了,頭也不疼了。七天後,紅包自消自滅了。我和全家人都從心裡高興,感謝師父救了我的命!

接着,小姑子脖頸左側也起了小紅包,長到杏核般大小時,去市醫院做了切片手術,做掉了這個腫瘤。時隔不久,在原來的地方又起了一個紅包,越長越大,長到鴨蛋大小時,又紅又腫,最後破裂,流出許多許多血,僅過四個月小姑子就離開了人世。

其實我和小姑子的症狀完全一樣,可是結果卻不一樣,我深深的明白了一個理:是大法改變了我的命運,如果我不修大法,必然也和小姑子一樣的結果。

大法教我們做好人,為人處世能夠按真、善、忍去做,在家庭中看淡矛盾,用大法賦予我的慈悲對待老人、丈夫、孩子,一切都變的那麼順暢。鄰居們誇我樂觀,我說:「我咋不樂呢?大法給我的東西拿多少錢都買不來呀!」

(轉自明慧網,略有刪節和修改。)

責任編輯:王汝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