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2月23日訊】青島市一名年僅45歲的法輪功學員何立芳,今年7月2號被當地610、公檢法和醫院聯手迫害致死,知情者透露,何立芳疑似被活摘器官。

法輪大法明慧網12月3號報導,知情人、青島法輪功學員梁桂郁介紹,何立芳因為堅持信仰,2001年曾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他通過學法煉功神奇地活了下來,17年來流離失所,身分證被吊銷。今年5月5號,北安派出所謊稱給他補辦身分證,將他抓捕,直接送到普東看守所。何立芳絕食抗議非法迫害。

青島市即墨區普東看守所。(圖:明慧網)

梁桂郁說,「絕食一個多月期間,中共政府用各種方式來對待他,包括插管。最後律師會見何立芳的時候,何立芳已經全身不能動了,用床板抬出來,不能說話,連眼珠都不能動,反應非常遲鈍。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即墨公檢法人員,法院還繼續對他進行迫害,並且開庭繼續審判他。」

6月25號毫無反應的何立芳被抬出來所謂「開庭」後,7月3號上午家屬被告知他的死訊。梁桂郁認為,何立芳的死充滿了疑點。

知情人、青島法輪功學員梁桂郁。(圖:視頻截圖)

梁桂郁表示,6月30號下午何立芳已經被拉到了夏莊鄉鎮醫院(城陽區第三人民醫院),但到直到第二天早晨,普東看守所的警察才通知家屬稱,何立芳正被送往醫院「搶救」。

梁桂郁還說,「夏莊醫院是非常偏僻的一個醫院,但是看守所為什麼不送到即墨人民醫院,和青島醫院那些比較好的醫院去搶救呢?送到一個偏僻的醫院呢?在這個期間,不讓家屬見何立芳。」

據了解,夏莊醫院又稱「城陽區第三人民醫院」,在距離看守所30多公里車程的一條小巷裏,設備簡陋。而即墨、城陽的多個大醫院都比夏莊醫院近。另外,夏莊醫院曾經爆出賣假藥和血液透析病人感染了乙肝病毒。

夏莊鄉鎮醫院(城陽區第三人民醫院)。(圖:明慧網)

據報導,6月30號下午何立芳被拉到夏莊醫院時,20多輛警車出動。第二天家屬趕往醫院,見到何立芳渾身插滿管子躺在床上,毫無反應,只在被打一種不知名的針時,如遭受電擊般渾身顫抖。

梁桂郁說,「看守所派了大量的警察來看護著何立芳。包括北安派出所也派出了大量的警察來看護著何立芳。一個將要不行的人,還有什麼看護價值呢?」

但即墨610連夜又調來大量的警察。第二天早上全部換上北安派出所的警察,他們把家屬強制趕出醫院。明慧網的報導說,短短三天左右,當局共出動了200多名警察。

北安派出所。(圖:明慧網)

梁桂郁說,「在何立芳被迫害去世的時候,當地派出所派出很多人在監控當地大法弟子,用何立芳事件來抓捕大法弟子。」

7月3號上午,家屬被電話告知何立芳已經死亡,但遺體不能給家屬。下午家屬突破重重阻撓,終於看到何立芳的遺體,發現遺體胸前有縫合的刀口,後背也有刀口;面容痛苦,鼻子和嘴裏有血跡,牙縫往外滲血,身上都是傷,針眼,脖子上有個燎泡。

他透露,「何立芳的家人看到他的身上有傷口。前面有傷口,後面有傷口,嘴角都有血跡。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的死亡。當時醫院的醫生說,何立芳的肺已經插管插壞了。所以裡面有這個疑問,何立芳有重大的被活摘器官的嫌疑。」

何立芳的父母。(圖:明慧網)

何立芳的遺體在北安派出所嚴密看管下火化,7月4號就下葬。家人要求看守所對灌食致死負責,但看守所否認,聲稱是給何立芳打「營養針」。

是什麼樣的「營養針」,讓一個健康人在被誘捕後不到20天,就喪失了語言、行動能力,反應呆滯,不到60天就死亡?梁桂郁強烈質疑。他表示,參與迫害何立芳的公檢法人員都難逃罪責,中共因為迫害法輪功盡失民心,參與迫害的人紛紛遭到惡報。以史為鑒,希望迫害者認清形勢,立即停止作惡。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