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2月27日訊】沒上過學,大字不識一個的農村婦女,突然有一天認字了,能讀書了。您相信嗎?下面這個真實故事中的「我」就回答了這個問題。

我是河北省大法弟子,今年60歲。我從小就是一個病秧子,9歲時得了一場大病,幾乎要了命。20歲時身體虛弱到了極點,村裡人聽說我要結婚的消息時,都說:這個閨女結了婚,也就活不成了。結婚後,我也是渾身無力,長年頭疼,胃炎、附件炎等病痛把我折磨得自己也感覺活不成了。

我長年跟炕打交道,既做不了家務,也去不了地裡幹農活。我丈夫曾帶我去過好幾個大醫院,錢花了不少病卻沒能徹底好轉。

1997年2月,我走進大法中修煉。在煉功的第4天,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一個月後,身上的病就不知不覺的好了。我不但能大碗吃飯,還能幹家裡、地裡的農活,我第一次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鄰居們看到我的變化都說「病秧子成了鐵打的漢」。我逢人就說是法輪功師父把我的身體給淨化了。

我家住在山區,家中兄妹多,經濟條件差。父母就不讓我這個女孩子上學,讓我在家裡幫助幹農活。10歲時,曾在姥姥家住了一個月,姥姥的鄰居家有個老先生,下午有空時,教小孩子認字,我下午有空時,就過去聽聽。除此之外,從小到大沒去過一天學校。

由於我不識字,在村裡的煉功點學法時,就是聽別的同修讀。1998年春天,我市組織了一次集體學法煉功活動,集中學法煉功三天時間。我以為是交流會,就要求去參加。去市裡的當天,我見本村同修帶著書,我就回家把《轉法輪》也帶上了。同修見我拿書,就說:你拿書幹啥?反正你也不會念,啥書也不用帶,不要拿書了。但我心裡就是想帶上,就把書帶上了。

開始學法的第一天,大家輪流念《轉法輪》,我一見大家輪流讀法,因為自己不會念,趕緊藏到了窗簾後面。心想,我要是能念書多好啊。組長知道我不識字後,就讓我坐下來聽。我坐下來以後,也就像別人那樣捧著書,但是同修翻了頁我都不知在哪裡。全屋20多人只有我一個人不會念,坐在那裡成了擺設。就這樣一天時間過去了,我心裡很著急。

第二天下午學法快結束時,我的眼睛有些模糊,就把書合起來。揉了揉眼睛後,又打開書,這時發現書上的字都變形了,都扭著個,我就把《轉法輪》書掉轉過來,字還是扭著,又上下轉過來。組長見我拿著書來回轉,以為我不嚴肅對待法,就對我說:你不要轉書。我說,你看我書上的字都扭了,這是咋回事?她說:你眼花了,聽大家念吧。我就把眼閉上了,過了一會兒,我又拿起書,翻開一看,發現書上的字都不扭了,都發著金光,標點符號也在發著金光,還有點刺眼睛。我趕緊合上書,問旁邊的同修:你的書有金光沒有?同修說沒有,就這樣,書上的金光持續了約兩、三分鐘就消失了。

晚上10點多,我們屋裡的十多位女同修都已躺在地鋪上準備睡覺。我躺在地鋪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心裡還在想著白天的事,想著念法的事。這時,我就感覺到嘴有些發麻發癢,接著有個東西在我嘴上開始轉圈,轉來轉去轉了好一陣子,而且腦子裡突然飄過來一些文字,陸陸續續在我腦子裏飄過,接著,我就有一種迫切想要念法的心。

旁邊的女同修見我來回翻騰,就問我:你咋不睡覺啊。我說:俺想念法。她說:你白天都念不了法,晚上還想念?我說:俺想念法。俺好像很早以前就學過這部《轉法輪》,好像認識這些個字,好像很早很早以前見過這些字。她們聽我這樣一說,有點不可思議,就把燈打開,都坐了起來,請出《轉法輪》。

我就打開《轉法輪》,連續讀了幾段,就是念的慢些。同修都說我讀的很好。有的說:你會認字會讀書吧,為啥白天不讀呢?我就把下午學法時出現的奇事說了一遍,同修們都說:你和大法真有緣,這是師父給你打開了你的記憶,你今後好好學法吧。我當時兩眼含著淚水,心裡在想我一定要好好學法,精進實修,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洪恩。

第三天學法時,輪到我時,同修對組長說我能讀《轉法輪》了,叫我讀。我就念了一個自然段。組長說她不是不識字、不會讀書嗎?我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現在,我和老伴保持每天學法、煉功。

(轉自明慧網,標題爲本編所起,內文有刪節。)

責任編輯:王汝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