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青年法輪功學員,今年25歲,小時候跟著姥姥、姥爺得法修煉,知道了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3~4歲時,姥姥經常帶我到室外的煉功點煉功,1999年中共江澤民一夥迫害法輪功後,就再也沒煉過功了,只是依稀記得那時電視上天天都在誣衊大法。

上了初中以後,我在學校住宿,漸漸的脫離了法,每天都象在混日子。直到2016年上大學三年級時,我又從新回到了大法修煉中來。

法輪大法的法理像一把鑰匙,開啟了我心中塵封多年的鎖。走回大法修煉後,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軌跡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尤其不可思議的是,我這個成績落後、班裡曾經的倒數第一,在人們一致認為學習沒出路的時候,竟一躍考上了重點大學的研究生。下面我就講一講這個故事。

隨著成長學習下滑 內心壓抑迷茫

我不是個頭腦聰明的孩子,小學時成績還算可以,初中以後學習開始感到吃力,又是叛逆期,慢慢的厭倦了學習。我開始追星、放任自己,高中就更差勁了,在班裡學習成績排倒數。

我不明白我怎麼這麼笨,有時連一道很簡單的數學題都做不上。感覺好像知道怎麼解,又好像有個玻璃門一樣的東西在擋著,老是解不開,一種很煩躁的感覺,久之就更學不進去了。

在老師眼裡,我不是個好學生。到了高三,我能感覺到老師已經放棄我了。我的座位在教室的最後排,上課除了睡覺,就是跟同桌和前後桌說話、打鬧。父母對我的狀況也很著急。我經常因為學習的事跟爸爸吵架,對自己的將來感到迷茫,甚至想破罐子破摔算了。

爸爸爲了我能上大學,安排我到省最好的一所高中復讀。那裡的學生都是尖子生,我和他們的差距簡直是十萬八千里,連平時老師上課的進度都跟不上。再使勁學,每次也都考倒數第一,我的心理壓力前所未有的大,整個身心到了崩潰的邊緣。

經過嚴格的高強度的高考複習後,我上了一個普通的本科,也不過是學習成績平平,對學習基本不上心。老師認為我這個人不著調,只會玩鬧,沒什麼前途。

走回大法修煉 破迷開慧

大三暑假的一天,媽媽突然對我說:「師父借一位同修阿姨的嘴點醒我,你們這個年齡的人是有使命的。」我聽了一愣。媽媽又拿來師父最新的講法讓我看,我一看,好像電插頭通電了一樣,猛然間醒悟了過來。

我悟到,人的生命根本上來源於高層空間,人來在世上的真正目的是修煉、回歸。之前的我無論表面上玩的再好,其實內心是空虛的,被埋在了這個花花世界中,就像現在很多年輕人那樣,追求享受眼前的歡樂,對生命的意義卻茫然不知。

我不要再這樣不明不白的活著了,我也要學法輪功,返本歸真,找回真正的自己!當我決心出來的那一刻,內心感到一種鑽石般堅不可摧的力量,那是生命求真的本性顯露了出來,像金子一樣亮,我知道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沒有人再能擋得住我。

學法和修煉給了我很大的能量激勵,我知曉了生命的意義,那就是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這是我全新的世界觀。

明白了法輪功書中講的道理,我感到沒有解不開的疑惑,比如人們常抱怨社會不公平,我現在知道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是人前生做好事或乾壞事種下的因果。宇宙的法理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因此人要想過好首先得重德。

我相信師父時時在看護著我,逐漸的不再象之前那樣患得患失的活著了,性格也在不知不覺中開朗了許多。

踏實勤奮 最終考上了研究生

也就是在精進學法修煉的那時,我臨時決定大四考研,一來相信學大法可以使自己開智開慧,二來想通過考研證實大法的超常,讓身邊的同學看到,修煉法輪功可以使一個人發生根本的變化。

我提早返校學習並準備,初期選學校和專業非常順利,很快就定下來了,別人納悶,說:「我們都很緊張,你怎麼輕輕鬆鬆就選上了?」我說:「因為專一、思想簡單,而且我有師父,什麼時候心裡都踏實。」

我是跨專業考生,所選的專業有一門課與數學有關,需要自學。我高中學的是文科,數學一直不好,考試常常不及格,從內心對數學感到發怵。對於上了大學從沒碰過數學的我,這門課的書簡直就是天書,連最基本的數學符號都是陌生的,真是看一眼就想退縮,怎樣才能學好呢?

考研複習中我始終沒有斷過學法練功,大法讓我突然明白了很多道理:做事時不用想那麼多,只管用心去做,整件事情就會做好。當我明白了這一點,複習的時候,再沒有之前學習時那種煩躁感,認真的一點一點的學,慢慢的就學進去了,而且感覺腦子越用越活。

我也沒有想過最終的結果,整個過程心裡是平靜的,就是按師父講的,一心努力把過程做好。同時,每天晚上幾十分鐘的打坐煉功,也使自己的身體保持了輕鬆舒適。我沒花錢報一個培訓班,也沒有出現其他同學備考種種情緒上的波動。

在連續高強度的學習下,我的身體沒有出現任何不適,跟我一起考研的一個同學覺的不可思議,問我:「為什麼你每天晚睡早起,吃飯經常不規律,身體還一直這麼好?」我告訴她:「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

考研結果出來後,全家人都很驚訝:我沒有答完的一個專業考題,竟然離滿分只相差十幾分,與數學有關的那一科離滿分也只差二十多分(兩個都是跨專業考的)。隨後英語國家線也公佈了,當我知道的那一刻,一下子激動得說不出話來,我所報專業的英語國家線正好是我的英語分數,我考上了研究生!

後記

如今我已被北京的一所重點大學錄取。我也是班裡唯一一個考上研究生的人,同學們對法輪功的神奇驚嘆不已,因為他們都知道,照我的實力,要考上研究生,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入團、不入黨,沒有拉任何關係,僅用了半年多時間備考,成績落後、曾經班裡倒數第一的我考上了重點大學的研究生,誰能說不是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呢?

(來源:明慧廣播。略作刪減)

責任編輯: 王汝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