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2月14日訊】警察把長棒插進六旬付淑英的下體;王雲潔的乳房被電擊數小時,以致完全潰爛;警察手持電棍往秦洪芹的陰道裡插,還用煙頭燒她的乳頭;一人電擊梁秀蘭的陰道,一人同時電擊她的乳頭⋯⋯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為了達到讓法輪功學員「轉化」(逼其放棄修煉)的目的,極盡邪惡之能事對女性法輪功學員進行性迫害,使她們身心遭到極大的摧殘。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性迫害的卑劣手段、慘烈程度及其嚴重後果。此篇揭露中共對女性法輪功學員進行性虐待的種種罪惡。

接上文:中共慘絕人寰的性迫害(3)變態摧殘

六旬老人下體被刷子捅爛

遼寧省大連市石河鎮70歲的法輪功學員付淑英,在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多次遭綁架、關押,經歷了各種酷刑迫害,包括性折磨,以致老人後來癱瘓在床。

2002年中國新年過後,大連教養院警察強迫付淑英放棄修煉,當時近60歲的她被惡人把手腳伸展開捆綁起來。被警察指使的犯人將很長的棒子插入她的陰道,導致陰部嚴重的感染,還被刷子捅爛。

酷刑演示:鞋刷捅刷下身。(明慧網)

乳房被電擊潰爛

王雲潔,遼寧省法輪功學員,2003年初,被馬三家勞教所警察用兩根高壓電棒同時電擊乳房數小時,致使整個乳房完全潰爛。

第二天,她們還強行把王雲潔雙腿雙盤上,用布條把腿、頭緊緊綁在一起成球狀,再用手銬將雙手反銬從身後吊起來,長達七個小時。從那以後,王雲潔就再不能正常坐、立和行走。

王雲潔被電棒電擊致使乳房潰爛。(明慧網)

看她活不了多久,2003年11月,馬三家匆忙要家人接她回家。回家後,她因身體嚴重受損,乳房潰爛越來越嚴重,於2006年7月,含冤去世。

遼寧女監的性虐待

大連法輪功學員劉俊鷺,於2013年7月27日結束了12年冤獄,出獄回家。在遼寧女子監獄,她遭性虐待。

「有一天把我衣服扒光,弄到淋浴室,把腳用繩子綁上,搭到淋浴頭上把我一條腿吊起,頭朝下,被半吊著,一盆盆涼水澆我,開著窗戶,擺弄我的乳房及下身,說著低級下流的話⋯⋯ 」劉俊鷺訴說。

1998年中秋節,王洪斌和劉俊鷺(後排)在家鄉舉行了婚禮。(明慧網)

男警姦污兩位相當於其母親年齡的女性

2005年11月25日,河北涿州市東城坊鎮法輪功學員劉季芝和韓玉芝被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遭非法審訊、毒打。次日下午,派出所警察何雪健連續強姦了相當於其母親年齡的這兩位法輪功女學員。

劉季芝被毒打並姦污,臀部、腿部多處有外傷。(明慧網)

醜聞傳出,舉世震驚。迫於國際社會的譴責和聯合國特別專員的質詢,2005年12月11日,何雪健被拘留,後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年。

瘋狂變態的女警

明慧網2018年3月22日報導:佳木斯法輪功學員陳靜,40歲,未婚,在黑龍江女子監獄九監區遭受以所謂「組長」黃麗豔為首的一群人的毒打,長達三個月之久。這些犯人為了減刑,必須完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所要求的「轉化率」。

她們對未婚女子陳靜極盡骯髒下流的手段進行毒打,並且24小時不讓其睡覺。她因不屈服,被拖到一個小屋子裡專門打耳光等。見達不到目的,她們就野蠻地將陳靜的衣服撕掉、背心和短褲……

瘋狂變態的黃麗豔還狠命地掐陳靜的乳頭,看著被折磨得痛苦不堪的陳靜仍不「轉化」,就將從她身上扒下的褲頭塞到她的嘴裡,命令人拿著凳子坐在陳靜赤裸裸的身上。

陳靜大學時代的照片。(明慧網)

她倆遭鄉幹羞辱

山東沂南縣大王莊鄉法輪功學員杜永蘭、秦洪芹,因進京為法輪功鳴冤,被綁架回來後,被劫持在鄉黨委辦公室。

鄉幹部為了羞辱杜永蘭,逼她脫光衣服。王現永和李永寶一人拽著她一隻胳膊,薄存起一隻手死死抓住她一個乳房,另一隻手拿電棍狠狠往她身上電,電得她直打滾,痛苦難言。

秦洪芹的兩手被反銬,被迫坐地上伸直腿。李永寶站在她大腿根上,向下踹,打得她不能動。

惡徒們取下她手上的手銬,把她架起來。王現永背後緊緊攬著她,雙手抓住她的兩個乳房攥了一陣子;將她的上身強行扒光,一人架著她一隻胳膊,王現永用手耳光式的來回搧她的乳房。

戲弄夠了,將她架到沙發上坐下,一人拽住她一隻胳膊,王現永用煙頭燒她的乳頭;接著將她的褲子、褲頭一塊扒光,兩個人拽其胳膊,另外兩個人向外搬她的大腿,王現永手持電棍往她的陰道裡插。

中共對女性法輪功學員進行各種形式的慘無人道的性虐待。(明慧網)

獄警叫囂:整死算自殺

2008年5月,河北省遷安市護士、法輪功學員梁秀蘭(44歲)再次被警察綁架,遭誣判8年,於5月4日被祕密送往石家莊女子監獄迫害。

梁秀蘭(明慧網)

獄警浦永來在酷刑折磨她時,惡狠狠地說:「整死你算你自殺,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曝光我們更願意,領導好知道我們幹工作了。」

第二天下午,獄警哈福龍帶兩個人,把梁秀蘭帶到施刑地方繼續折磨。一人拿電棍猛電梁的下身,還電她的陰道、腳心等處;另一人電她的脖子、乳房等處。

梁秀蘭被折磨得遍體鱗傷,獄警哈福龍則魔鬼般地哈哈大笑。

鎮政府官員威脅:叫你養不出孩子來

2000年元月1日,山東招遠市大秦家鎮法輪功學員張雪鳳年僅22歲,被鎮政府盛姓和于姓官員綁架到大隊辦公室。

晚上,盛某一陣棍棒把她打倒在地,然後抓起她的乳房將她拉起,用腳猛踢其下身,邊蹂躪邊罵:「叫你養不出孩子來……」借張雪鳳昏迷不能動彈之際,在其身上一陣亂摸,又往張的嘴裡吐了七八口唾沫。

610頭目:「我就是流氓,我就是牲口!」

黑龍江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辦公室頭目、洗腦班打手付彥春,曾將自己妻子毒打致死,迫害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並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50多萬元。

更有甚者,他踢打法輪功女學員的乳房和小腹,還經常闖進法輪功女學員的房間調戲她們,學員被迫害而發出的慘叫聲令人毛骨悚然。付竟當眾宣說:「我就是流氓,我就是牲口!」

女研究生遭強暴 至今下落不明

魏星豔,事發當年28歲,重慶大學電氣工程學院高壓輸變電專業碩士研究生。

2003年5月11日,魏星豔被綁架,在重慶沙坪壩區「610」辦公室遭非法審訊。

5月13日晚,在沙坪壩白鶴林看守所,她被警察當著兩個女嫌犯的面強姦。

魏星豔絕食抗議,遭灌食迫害,氣管和食管嚴重損傷;5月22日,被緊急送重慶西南醫院搶救。

強暴惡行在國際社會曝光後,重慶、涿州「610」為掩蓋真相,將白鶴林看守所知情的警察全部被調至永川監獄,將沙坪壩區知情的大部分警察也調離。魏星豔本人至今下落不明。

遭強暴懷孕 精神失常

陳丹霞,福建仙遊縣法輪功學員,原是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2004年4月,警察指使社會上的流氓將她綁架,按著頭往牆壁上摔,往死裡打。她被折磨昏死後,家人被通知將她領回。

回家後,家人發現陳丹霞懷孕了,才知她被打昏後,遭惡人姦污。陳丹霞被迫流產,殘酷的迫害使她精神失常。

她一度生活無法自理,需要別人照顧。因其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妹妹(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6年,她來例假時只能由她的弟弟幫忙護理。

她被灌春藥 下體大出血

天津市北辰區法輪功學員趙德文(50歲),被關押在板橋女子勞教所。2003年6月2日,她因拒絕「轉化」被拉出去單獨迫害。

在勞教所警察寇娜、殷廠長的指揮下,王桐煥、王暉、常至玲三名吸毒犯將春藥強行給她灌下。

殷廠長說:「我試過這藥,很厲害,等半小時後把她的衣服扒光。」半小時後,他們扒光她的衣服。王桐煥將手伸到趙德文的陰道,並過手腕,在裡亂抓,導致其下體大出血。她當時痛苦得無以言表。

性摧殘

北京朝陽分局第二看守所警察殘忍地把法輪功女學員按在地上,在小腹部放一塊木板,四個人站到木板上猛踩,將內臟踩壞,甚至血、尿都踩出來。

有的女學員被扒光衣服後綁在十字架上,有的來了例假,血直往下流。

油畫:中共酷刑迫害,多人狠踩女性下身。(明慧網)

江蘇常州市法輪功學員王玉琴(45歲),因到北京上訪請願,被江蘇句東女子勞教所警察掐乳頭、針扎乳頭、踢下身、膝蓋頂陰部、拔陰毛、往陰道裡塞紙等。

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法輪功學員王秀霞(42歲),2003年因建立法輪功真相資料點被撫順市第二看守所關押,期間被拔陰毛,致陰部腫脹、撒不出尿。

湖北法輪功學員李紅(30多歲)在被迫害期間,獄警指使人將她的頭蒙在棉被裡,猛擊她的胸部,並用蒼蠅拍抽打她的陰部,造成其下體腫痛。

因拒絕轉化,遼寧省遼中縣長灘鎮法輪功學員王紅(39歲)被瀋陽市看守所用礦泉水瓶插入陰道內,進行毫無人性的摧殘。

深圳福田區看守所獄警李小崢曾與十幾名男女警察把二十多名女法輪功學員的衣服全扒光;其中,將一名女學員扒光衣服後,推到倉外去給男犯人觀看,侮辱人格。……(完)

資料來源:明慧網

點閱大紀元原文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