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2月22日訊】2011年的一個深夜,前浙江大學附屬醫院的實習醫生鍾先生(化名)被叫去參與浙大附一院肝移植手術,他驚奇地發現更衣室內有幾件公安衣服。

「剛將前期準備做好,肝源就來了。一切好像就是安排得井然有序。」他向大紀元回憶說,通常做眼角膜移植和肝移植「應該不在一起的,但當晚這幾台手術是同時進行的,這樣的安排是很不尋常」,「它等於相當於工廠一樣……這個供體有什麼東西,他都可以去用他的不同(器官)……」

去年12月19日,鍾醫生向大紀元回溯經歷,曝光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點閱原文上原文下)。兩週過後他發現,自己名下所有大陸銀行和支付平台存款都遭凍結,在大陸的父親也遭任職單位要挾提前退休。

2月17日,鍾醫生再次在大紀元曝光中共以經濟和連坐手段要挾噤聲的流氓行徑。

國內存款遭「黑箱操作」凍結 失去經濟來源

1月7日下午,鍾醫生收到來自微信的系統消息——「微信支付帳戶限制通知」,微信錢包中的958.97元人民幣無法使用;隨後發現支付寶也被「司法凍結」了。

「突然間收到一條消息,說是我的帳號被『司法凍結』。它上面的提示就是湖州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後面留了電話聯繫方式:81234567,說是你有什麼疑問,你要去問他。」鍾醫生隨即發現,電話號碼是假的,湖州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也不存在。

「就好像是中國『完全不存在的一種勢力』突然之間把我這個(存款)給凍結了。我的支付寶上顯示是『司法凍結』,也是不能用。」鍾醫生說,他進行了申訴但沒有用。

不僅如此,一天當中,鍾醫生在國內所有銀行的儲蓄卡都遭凍結,「我是有好幾個戶,杭州銀行、浙商銀行、工商銀行、中國銀行,另外還有小銀行」,「說我的帳戶餘額還有,但可用餘額為0,這就是處於一個凍結的狀態」。

鍾醫生說,他在工商銀行有大筆存款,手機話費也通過國內銀行卡支付;中共掐斷經濟來源的舉動,直接影響到了他的海外生活,「(中共)主要就是利用經濟方面來控制。只要你和國內有經濟往來,它都會利用這個作為要挾。」

更令他憂心的是,一星期後,他在國內的父親也遭約談,「父親跟我說,單位讓他提前退休」,「他們(中共)有時候不敢明說,但會給你一個暗示,讓你覺得這是你自己造成的。」

「武漢疫情是中共體制下的悲劇」

疫情爆發後,對於大紀元曝光湖北某殯儀館每日焚燒幾百具肺炎患者屍體,鍾醫生表示並不意外,「這個死亡人數是可能的,只會更多」。他透露 ,他在武漢的朋友「最棘手的情況是生活物資供應,他們就是儘量少吃,儘量少消耗。」

「這個(疫情)就是中共體制下造成的悲劇,這個事件還遠未見底,對它(中共)的打擊是很大的。」

談到中共輿論控制升級,曾在體制內的他感慨,「很多事情(都不讓説)。基本上這種事情它只允許內部上報,上面(的領導)在進行黑箱操作之後,他們其實是一些不專業的人在決定這件事情要不要報。」對於專業人士沒發言權,他感到很悲哀。

他也認爲,應該將李文亮醫生去世的日子定為「吹哨人紀念日」,「這種吹哨人其實是為了全人類的健康、為全人類的安危而把真相說出來的」,「如果我是他,我也會一樣説出來」。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