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3月03日訊】

一天晚上,他服用了十倍劑量的迷幻藥,「我在午夜醒來,開始絕望地哭喊,我感覺自己太壞了,不想活下去了。」

而那本書就端坐在書架上,有如被溫暖的光環籠罩……

小的時候,馬特烏斯總是相信,這世上存在著美好的境界,一個超越所有苦難的地方。他尋找著能領他抵達那裡的精神力量,卻始終沒有找到。他酗酒吸毒,成了街頭小流氓,直到一本書永遠改變了他的生活軌跡。

他相信存在一個美好的境界,超越世上的所有痛苦。(Mateusz Filipkowski/Facebook

問題少年

馬特烏斯(Mateusz Filipkowski)從小是個體育迷,擅長跑步和武術,尤其是泰拳。不過,他習武真的是為了打鬥。和父親、弟弟相依為命的他,成長在一個用拳頭說話的社區,父親告訴他,誰欺負了他就要回擊。除了保護自己,他也路見不平出手相助,很少錯過街頭的鬥毆。

雖然很討厭菸酒的氣味,但家人和整個社區似乎都靠菸酒釋放壓力,逐漸地,他也上了癮。

馬特烏斯和父親。(Mateusz Filipkowski/Facebook

可在內心,馬特烏斯並未放棄精神求索。他讀過許多哲學書,涉獵東方修煉和武術;與此同時,也服用迷幻藥劑。

而無論這些書還是藥品,都沒有解決他的困惑:人為什麼活在這個星球上?其他星球的生命也會遭受痛苦嗎?為什麼世上壞人當道?靈修的意義在哪裡?……

苦尋中的偶遇

重視內心經驗的馬特烏斯至今留有一本心靈日記,除了夢境,還記有他的冥想體驗、靈魂離體經歷,還有吸食各種毒品的感受。

一次,他在網上搜索靈修書籍,在一家網上書店,一本藍色封皮的書吸引了他的注意。一條讀者評論這樣寫道,「這本書可以從根本上改變你的思想,並幫助人們戒掉各種癮好。他可以自內而外改變人的身體,並且帶修煉者提升到圓滿的境界。」

「這不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嗎?」想到這裡,馬特烏斯立即下了訂單,這本書的就是《轉法輪》。

法輪功(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 (圖:Tiantibooks

「從現在起,我要修煉」

在探索精神世界的過程中,馬特烏斯研究過一些超常現象,希望與高層次的生命溝通,讓他們指導自己在亂世活下去。同時,他服用迷幻藥的劑量不斷增加,家人朋友都為他擔心。

他陷入深深的孤獨和絕望,一天晚上,他服用了十倍劑量的迷幻藥,「我在午夜醒來,開始絕望地哭喊,我感覺自己太糟糕了,不想活下去了。」

而那本《轉法輪》就在書架上,有如被溫暖的光環籠罩。

「那一刻,我頭腦中把整個人生過了一遍,我意識到修煉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我人生的真正意義,那正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我放聲大哭,並且喊道,『我不要再昏睡了。我要修煉!我要回家。』」

馬特烏斯回憶道,「突然之間,我感到自己被巨大的慈悲包圍著,這種慈悲可以融化鋼鐵。我心中有了希望。」

「我意識到自己的不良行為——喝酒、抽菸、吸毒,我知道,如果我想修煉,就必須戒掉。從內心深處,我有了一個願望:『從現在開始,我要修煉,返本歸真,做回真正的自己。』」

第二天,馬特烏斯向父親宣布:「我會改變自己,我會戒毒,做個好兒子。」那一年,他19歲。

馬特烏斯在當地的法輪功煉功點煉功。(Mateusz Filipkowski/Facebook

成為好人 過正常的生活

馬特烏斯反覆通讀著《轉法輪》,「這本書教人如何做一個好人,然後是更好的人。他指導修煉者在生活中提升到更高境界,而不需要出家;指導人最終成為大覺者。」

他參加了波蘭當地的集體煉功,也從同修分享的經驗中學著將「真、善、忍」法理融入日常生活。

隨後,馬特烏斯從父母在格利維采(Gliwice)的家搬到了華沙,「我想對自己的生活負責,而不是成為父母的負擔。」

他自學英語,成了機場海關的工作人員。「在工作中,我遇到各種各樣的人。我很高興能幫助他們,善待每個人​。」馬特烏斯說。

馬特烏斯參加法輪大法活動。(Mateusz Filipkowski/Facebook

修煉法輪功後,馬特烏斯完全改變了對待矛盾的態度。「所有矛盾衝突都是我們改善自我的機會。例如前一段時間,我的主管無緣無故生我的氣,對我怒吼。那一刻,我提醒自己保持冷靜。我面帶微笑平靜地對她說,我理解她。她立即​​改變態度,不生氣了。我也相信我剛剛還了過去世欠她的一些債。」 他笑說。

馬特烏斯(右)如今快樂、健康,並且工作表現出色。(Mateusz Filipkowski/Facebook

「法輪功教給我衡量所有事物的標準。我希望通過修煉變得更慈悲、更平和。在我八年的修煉中,我一直感受到善的力量,我會努力做到更好。」他說。

資料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