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4月15日訊】在早年生涯中,作為英國搖滾巨星大衛·鮑伊(David Bowie)的專職鼓手,斯特靈·坎貝爾(Sterling Campbell)在紐約過著放浪的生活,每天喝酒抽菸、吸食大麻。他感到自己陷入了惡性循環,直到1990年代的一天,在公園裡邂逅的東方修煉法門,讓他迎來了人生的轉折點。

斯特靈1964年出生在紐約,從孩提時代就喜歡打鼓,「從12歲起,我就一直在打鼓,打鼓成了我的一部分。」他受訪時說。

1986年,年僅22歲的斯特靈獲得了與著名女歌手辛蒂·羅波(Cyndi Lauper)一同巡迴演出的機會。

從那以後,他的演藝事業一飛衝天,先後合作過多位唱作人或著名組合,包括至今流行不衰的杜蘭杜蘭(Duran Duran)、The B-52’s、靈魂收容所(Soul Asylum)、古斯塔沃・賽拉提(Gustavo Cerati)以及大名鼎鼎的搖滾巨星大衛·鮑伊。

斯特靈與鮑伊合作了14年。1992年第一次和偶像見面的經歷,成為他美好的回憶,「我終於見到了我的英雄,他是那樣友好,滿面春風。」

斯特靈發表專文回憶鮑伊。(圖:EET)

戒斷毒癮

而儘管斯特靈藝途順遂,他卻感覺不到人生的目的。他每天吸兩包菸,毒癮酒癮揮之不去。「我晚上喝酒,白天抽菸、吸大麻,有時還品嚐其它瘋狂的毒品。每天如此,好像是工作的一部分。」

(Courtesy of Sterling Campbell)

很多年來,斯特靈努力想戒掉這些癮好,卻無能為力,直到1998年的一天,他邂逅了一門來自東方的修煉大法。

那天,斯特靈步行經過曼哈頓上西城的河濱公園(Riverside Park),正好碰到一群煉功者正在習煉著柔和、舒緩的動作。他不禁為之駐足,並且上前和一位修煉者攀談,得知他們煉的是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

「我們就談啊談啊,我也不知道為何我很有興趣,就像是有種直覺。」他開始閱讀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感到「這本書的話都是寫給我的一樣」,「我一讀就很相信」,隨即意識到這就是自己所需要的。

沒想到,修煉法輪功兩週之後,他的人生迎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再也不想抽菸、喝酒或吸毒了」,他說,「這是巨大的轉變。」

不僅如此,修煉也使他成了一個更好的人和更好的音樂家。「我提升了做人的標準,做事先考慮別人。完全是心性的轉變,我更加投入於大衛的音樂,我變得更無私了。」2003年在接受蘇格蘭《都市報》(Metro)採訪時,斯特靈說。

斯特靈(左)在打坐煉功。(圖:明慧網)

自從遇見法輪功,修煉就成為他人生中有機的一部分。每次登台時,觀眾們都會注意到他鼓面上三個熠熠生輝的大字「真、善、忍」,那正是法輪功的修煉準則。

「人們總喜歡在鼓上放些什麼,我想在我的鼓上放些正面的東西,告訴人們我是怎樣的人。」斯特靈說。

2004年斯特靈在鳳凰城演出。(圖:明慧網)

在巡演中呼籲人們關注人權迫害

斯特靈隨同大衛·鮑伊進行了他生涯中的最後一次世界巡演「the Reality Tour」,自2003年10月7日在丹麥哥本哈根首演開始,九個月時間他們共巡迴了120個城市。

「那是我最享受的一次,我會永遠記得,(一路上)我們充滿歡笑。」他分享道。

斯特靈2002年隨大衛・鮑伊在舊金山演出。(圖:Mark Jeremy)

那時,只要大衛・鮑伊舉辦音樂會,斯特靈總會在入口處為非營利組織「法輪功之友」(Friends of Falun Gong)設置一個展台。

展台前,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們向觀眾們介紹法輪功,也講述在中國大陸持續發生的人權迫害;而斯特靈也會講述他去中國大陸時遭到拘押的經歷。

(圖:明慧網)

1999年7月20日,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發動了一場瘋狂迫害,妄圖「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從那時起,全中國數百萬計的法輪功學員遭到逮捕、關押。據當時官方統計,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的人數高達7千萬到1億,讓一路奉行「假惡鬥」和無神論的中共極權感到了「亡黨亡國」的危機。

中共動用喉舌媒體對法輪功造謠抹黑,對此很多人都被邪黨的欺世謊言所矇騙,而中共政權大規模系統性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直到2006年才開始曝光。 

斯特靈展示被拘留期間受毒打而留下的傷疤。(圖:明慧網)

在2002年2月,斯特靈和六七十位西人一同踏上中國的國土,想要把「法輪大法好」的真相告訴給世人。

「我受到了中國法輪功學員的鼓舞。在那樣嚴峻的情況下,他們勇敢走出來向人們澄清法輪功的真相。作為西人學員,去天安門是想讓世人更多地關注這個問題。」然而,和其他同伴一樣,他遭到拘留,最終被驅逐出境。

「警察抓住了我們,把我們帶到了派出所,用暴力對待我們。」他坦言,自己遇到了幾個很兇的警察,被毒打了好幾次,然而作為修煉人,他心裡卻全無害怕與憎恨,「我感到心裡很有力量,我知道我在做對的事情。」

他還記得,一個警察用手機給他看了一行字:「你們的總統是壞人。」

說到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他說,「真是瘋了,這就像是喬治・布什禁止了瑜伽。」

「那兩週真是不可思議,前一週我被中共警察關押,下一週我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隨大衛・鮑伊為西藏之家義演。」他回憶。

鮑伊是國際特赦組織(大赦國際)的支持者,他關注人權,也很支持斯特靈的努力。

大衛・鮑伊資料照。(Photobra|Adam Bielawski/Wikimedia Commons)

「他非常支持我」,斯特靈回憶說,「他是個人道主義者,關心很多事情,他關心人權,了解世界上發生的事情。」

不幸的是,2016年,大衛・鮑伊在推出最後一張個人專輯的兩天之後,因肝癌辭世。

「大衛是個天才,卓爾不群,大衛讓我和所有其他音樂家做我們自己。他尊重我的信仰,希望所有的合作者都能表達他們自己。能與大衛合作真的是我的榮耀,也是我將永遠珍惜的經歷。」斯特靈說。

(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一起來看看坎貝爾的修煉故事。

(本文據Inspired Story網站報導編譯。)

責任編輯:卜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