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4月15日訊】那時在天津市南開區華寧北里的一幢居民樓的窗前,人們常常會看見一位瘦弱的老人佇立在那裡,目光呆滯但執著的望著遠方,彷彿在等待著家人的歸來。人們無法想像這位老人曾經是一位才思敏捷的高級知識分子,曾經擁有健康的身體和幸福的家庭。

這位老人就是飛航導彈專家劉元杰女士。劉元杰的老伴熊輝豐先生,航天專家,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一四年八月被天津市公安局南開分局警察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劫持到天津濱海監獄繼續關押迫害。劉元杰女士於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淒然離世,臨終前也沒能見到被非法關押的老伴。

現年八十二歲的熊輝豐老人每每看到來監獄探視的女兒,老淚縱橫。二零一八年春,從濱海監獄傳出消息,熊老先生在南開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牙齒全部壞掉,早已無法正常飲食,每天只能吃泡水的餅乾,身體非常消瘦,很難起床活動。

熊輝豐老人獲得的嘉獎證書。(圖:明慧網)

熊輝豐,退休前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中國宇航學會的理事,是享受國家特殊津貼的專家。因航天科學研究工作的傑出成就,熊輝豐獲得一九八五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三等獎,一九九三年度「光華科技基金獎」二等獎,以及若干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等殊榮,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極高聲譽。老人還向「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捐款,至少資助了二十二個貧困地區的孩子完成學業。

劉元傑老人獲得的嘉獎證書。(圖:明慧網)

老伴劉元杰是航天部8358研究所飛航導彈專家,曾為中國的飛航導彈領域做出了傑出的貢獻,多次獲得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等殊榮,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很高的聲譽。

驚歎真正的科學

熊輝豐先生,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畢業於北京理工大學,專業主修激光雷達。中國航天事業發展的初始階段,熊輝豐就全身心的投入到航天科學研究當中,可以說熊老畢生的精力都貢獻給了航天事業。老伴劉元杰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中期曾以優異的學習成績連跳兩級並被學校保送至北京理工大學讀書,一九六零年大學畢業,退休前是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高級工程師。常年廢寢忘食的科研工作漸漸損害了他們的健康,一些慢性病也上了身。

一九九五年底一次出差在外地,熊輝豐先生偶然得到了一本書《轉法輪》。那時正是法輪大法在中國大地弘傳的年代,公園裡廣場上處處可以見到煉功的人群。身為一名科技工作者,熊輝豐深深地被《轉法輪》中的法理所震撼、折服,他感嘆道:「這才是真正的科學。」他興奮地告訴全家:「我要修煉法輪功了。」

熊輝豐修煉法輪功後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上更加盡心盡力,處處做表率。全所上下提到他時都是豎起大拇指稱讚。那時,在8358研究所八百人左右的員工中高學歷佔絕大多數,有近十分之一的人公開修煉法輪功。修煉法輪功後,人們身體健康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融洽了,思維上也開闊了許多,這使得一些科研項目開展的更加順暢了。

劉元杰也開始閱讀法輪功的書籍。作為一名高級知識份子,她是有自己獨立見解的,從不盲從於任何人、任何學派的學說觀點,但是也從不封閉固守自己的認識。經過認真的閱讀思考,她被李洪志先生的慈悲、被法輪大法的高深法理所打動,打心眼裡認同以「真善忍」為修煉標準的高德大法,並開始了自己佛法修煉之路。

當時劉元杰女士患有多種疾病,最為嚴重的是心臟病,身邊常備有「速效救心丸」之類的藥物,心動過速時可達每分鐘二百次。由於多年的心臟病,她常常有氣無力的,不敢過分勞累,不能承擔任何體力勞動,甚至周圍嘈雜的噪音都會讓她心率加快。家裡洗衣做飯的家務活都得丈夫和孩子們做。劉女士常常唉聲嘆氣,覺得自己是家人的累贅。

可是就在她修煉法輪功後不久,她的心臟病就不知不覺的全好了。她不需要服用任何藥物了,心臟越來越強壯了。劉女士不但承擔了全部的家務活,積極參與煉功弘法的活動,甚至她可以徒步行十公里去一個大型的公園。從那矯健的步伐完全看不出她之前是一位嚴重的心臟病患者。

修煉法輪功給她帶來的另一大變化就是她的眼睛,她曾經配戴四百度的近視眼鏡,離開了眼鏡看不清任何東西。也是在修煉法輪功不長時間,她發現戴著眼鏡看不清楚書本上的字了,而摘掉眼鏡後反而看得清清楚楚。從那時開始,劉元杰女士就再也不用戴眼鏡了。修煉法輪功給她身體帶來的神奇變化,街坊鄰居都親眼見證。

二十五封感謝信

熊輝豐老人不僅在工作上家庭中時時事事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而在大法中修煉出來的慈悲善念更是對推動社會向正向發展起到了積極作用。

熊輝豐被非法拘禁後,家人在收拾熊老書櫃時發現了二十五封來自河南省、湖北省受助學生、家長、希望小學校方及上級機關的信件,還有二十多份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頒發的捐贈卡。從上述資料中得知,自一九九五年開始,熊老開始向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捐款,資助貧困地區的孩子們完成本應接受國家義務教育的小學學業。

二十五封感謝信。(圖:明慧網)

由於熊老之前從未向任何人提及此事,甚至有的信件都未曾開封過,所以熊老捐助善款的實際金額及此種善行持續時間,我們不得而知。根據這僅存的二十五封來信統計,兩省至少有二十二個孩子受到過熊老的資助。從河南省固始縣段集鄉教育管理站的來信中看到,該鄉就有十三個孩子曾經受助於熊輝豐先生。

從孩子們用那稚嫩質樸的語言向熊伯伯匯報學習成績,以及家長充滿感激之情的祝福「好人一生平安」中,我們感受到的是來自普通民眾對熊輝豐先生這位法輪功修煉者善念善行的感恩之情。

遭勞教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始瘋狂迫害修真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熊輝豐雖為高級知識分子,為航天事業做出過卓越的貢獻,在這場鋪天蓋地的迫害中也未能倖免於難。熊老多次被南開分局、王頂堤派出所、華寧北里居委會人員的騷擾、非法抄家、拘捕。天津公安南開分局及王頂堤派出所多次對該夫婦進行迫害。

二零零零年熊輝豐先生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一年劉元杰女士被劫持到所謂的「學習班」強制洗腦迫害。

被非法勞教期間,王頂堤派出所警察還不斷的上門騷擾他的家人,使一家人無法正常生活。同年,王頂堤派出所警察又將他的老伴、兒子綁架到洗腦班,逼迫二人放棄修煉。老伴劉元杰女士因受到過度驚嚇而心臟病發作倒在地上,警察才不得不把劉元杰女士送回家,而熊老的兒子則被關進洗腦班一個月。

尹懷勤,時任8358研究所黨委書記、天津市反××協會常務副理事長兼秘書長,追隨中共迫害好人。在熊老勞教期間,研究所只發給少量的生活費,政府特殊津貼從此停發,正常的按級別漲工資被取消,以至於熊先生的退休金比同等級別人員少了一千元左右。 8358研究所所長在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熊輝豐被非法批捕後,就停發了熊老的全部退休金。

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前夕,南開分局王頂堤派出所警察以及華寧北里居委會人員又上門非法抄家,搶走了電腦打印機、法輪功書籍及真相資料等大量私人物品並將熊先生及老伴綁架至派出所。熊老以慈悲之心一直給警察講法輪功的真相,希望他們不要助紂為虐,給自己和家人留條出路。當天夜間他們才把兩個老人放出來。

入室綁架、老伴含冤離世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天津市公安局南開分局、王頂堤派出所及華寧北里居委會一群人將熊老家圍住,他們先讓一個便衣以熟人的口吻叫門,熊輝豐老人開門後,一幫身著便裝的警察就一擁而入,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將熊輝豐老人綁架至南開區看守所。

餘下的部分警察留在熊先生家翻箱倒櫃,搶走了筆記本電腦、打印機、光盤刻錄機、大法書籍、師父法像、真相資料、移動硬盤、現金等大量私人物品,但是不給家屬出示物品清單。第三天下午才送來抄走的物品清單讓家屬簽字,然後又把清單拿走了。警察究竟抄走了多少私人物品,家屬根本無法確認。

看到熊老再次被警察綁架,鄰居們唉聲嘆氣道:「這幫人就像土匪一樣,放著貪官污吏流氓惡棍不管,這麼好的人卻沒完沒了的跟人家過不去。」「不就是煉了法輪功嗎?」「唉,這都第三次了,……這幫人真缺德。」街坊鄰里都為他抱不平。

九月九日,南開分局非法批捕了熊輝豐老人,同年十月二十一日,南開檢察院向南開法院提起公訴,再次對老人下狠手。

一次次的無端被迫害,一次次惡警的恐嚇威脅,傷害了劉元杰女士的身心。她無法理解修煉「真善忍」做個好人錯在哪裡,她無法理解公安警察本應懲惡揚善為何要把好人關起來迫害,她極度擔心自己年近八旬的丈夫的安危。劉女士的身體日漸消瘦,精神狀態也越來越差,常常魂不守舍的站在窗前,一夜夜的無法入睡。她時常驚恐萬狀的對兒女說:「外面警察又來了,他們又要把你爸爸抓走了。」

每天深夜,劉女士的兒子都要等母親熟睡了才能去休息,為了照顧母親的飲食起居,劉女士的女兒很久不能出去工作了。看到全家人被邪黨迫害到這種程度,那些了解她家情況的善良的鄰居們無比憤慨,只能默默的幫助劉女士家人渡過難關。

劉元杰女士最終沒能等到熊輝豐先生回家的那一天,二零一五年新年剛過,就於三月三日含冤離世。

三月四日,熊老的家人來到南開分局看守所,要求見熊老,併申請熊老回家見老伴最後一面。看守所的警察說,你們自己去派出所要求,必須局長簽字,必須警察出警,才可以放人回家一趟。家人急忙又去了王頂堤派出所,向派出所講明情況並說出了看守所的要求。派出所警察以人已經關進看守所就不歸派出所管了,將家人擋了出去。

熊老家人無奈,又去了南開法院,法院人員稱管不了。就這樣,熊老家人在看守所、派出所、法院之間跑了整整一天,最後也沒能讓熊老回家見老伴最後一面。在親屬們的幫助下,熊老的兒子女兒只得先把母親遺體火化了。

非法判刑七年半

非法關押一年時間後,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四日,南開法院非法庭審了熊輝豐。法庭上,熊輝豐義正詞嚴地為自己辯護「沒有任何一個法律規定法輪功是×教」,認為自己的行為不構成任何犯罪,並給庭上所有的人員講述法輪功的真相。

熊輝豐的辯護律師為熊老做了無罪辯護。該律師指出:「該案偵查取證違法,事實不清。同時認為法輪功是一種宗教,沒有對社會造成任何危害,該案適用法律(刑法三百條)錯誤,故應依法宣告被告人無罪。」

熊輝豐自我辯護和律師的無罪辯護,使得南開區檢察院公訴人鐵石和南開區法院法官戴舒燕無言以對,非法庭審不了了之。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南開法院對熊輝豐第二次庭審,但僅在開庭前一天才通知律師,致使律師聯繫不到家屬,開庭時熊輝豐的家人都沒有到場,庭審十幾分鐘就匆匆收場了。兩週後熊輝豐收到送交他本人的判決書,冤判其七年半重刑。熊輝豐當即提交了上訴書。

直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熊老的家人在與律師電話溝通中才得知此消息,而且始終沒有收到來自南開法院的判決書。十二月二十八日,熊老的家屬去了南開法院,找到相關人員索要判決書卻被無理拒絕,並聲稱「像你們這樣的案子就可以不給判決書」。在家屬一再堅持下,法院才把判決書給了熊老家屬。

熊輝豐家人為熊輝豐聘請了北京的律師做二審辯護。該律師多次到南開區看守所看望熊老,與熊老交談後感嘆:與這樣德高望重的老人交流真是一種享受。隨後就為熊老起草了二審辯護詞。律師在辯護詞中講:「現有法律和司法解釋對邪教的規定與懲罰違背了憲法對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的保障,多年來的過度適用已將之淪落為理當廢止的惡法。」「熊輝豐與人為善,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他不但沒有危害社會、破壞法律實施的主觀意圖,更沒有實施過危害社會、破壞法律的行為。」

律師指出:「熊輝豐現已七十八歲,可能是中國大陸境內最大年齡的法輪功在押被告人,重判七年半,不知經辦此案的檢察官和法官會不會因此而青史留名。」

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在不開庭審理、不通知律師家屬的情況下,下達刑事裁定書,駁回法輪功學員熊輝豐先生的上訴,維持冤判。在二十天后才將二審裁定書郵寄給熊輝豐的家人,而此時熊輝豐先生的辯護律師仍不知情。同時熊輝豐的家人還收到了天津市南開法院三月二十八日的通知,稱熊輝豐已被送往監獄迫害。

已是耄耋之年的熊輝豐老人,即使遭受誣陷,身臥牢籠,依然信念篤定,秉持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他在獄中曾說:我身上是清白的,乾淨的,透明的,任何污水都沾不上。他不接受對他的非法冤判,堅持申訴,二零一六年在獄中還向天津高等法院遞交申訴信,並表示將繼續上訴。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律師陪同熊輝豐的家屬去天津市監獄管理局,辦理相關手續要求釋放熊老先生回家。因是司法日當天,獄政科的人都去參加電話會議。律師和熊輝豐的家屬只得到信訪辦反映情況,遞交材料。接待的是梁姓工作人員。律師介紹了熊輝豐以往的經歷與現實的情況,指出把無罪之人非法關押並轉化思想是邪惡專制的一套表現,接著律師又從歷史的層面與政治的層面講述了法輪功受迫害完全是江澤民、周永康出於個人邪惡心理實施迫害。對方表示準備向有關部門轉達,但長期無果。

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但是在中共幾十年的殘暴統治下,敗壞了社會風氣,淪喪了人的道德。熊輝豐夫婦作為航天專家、國家的功臣,只是為了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在社會家庭中做個好人,卻以他們年近八旬的高齡,遭受如此殘酷的迫害,他們的遭遇是中共人性泯滅的見證。

——轉自明慧網,原文爲「遭中共殘害的家庭」系列之(5)。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