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4月17日訊】(接前文

六、大女兒陳淑蘭遭冤獄七年半,幼女被送敬老院

陳淑蘭。(圖:明慧網)

陳家大女兒陳淑蘭,家在北京市昌平區。大弟弟陳愛忠被迫害致死後,河北省中共人員與北京相關人員勾結,逼迫陳淑蘭在其弟弟的死亡書上簽字,並威脅陳淑蘭不許將消息透漏出去、不許在明慧網報導等,如果將消息走漏就將陳淑蘭關押云云。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河北懷來縣中共惡徒夥同北京市昌平相關人員將陳淑蘭與她母親王連榮綁架。王連榮老人生前說:「那次是在北京昌平大女兒陳淑蘭的家裡。那天兩點多,突然闖進一夥人,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和手續,就像土匪一樣翻箱倒櫃的抄家,然後給我和淑蘭分別戴上手銬,強行帶走。當時他們一共六、七個人,我一個都不認識。後來我才知道他們都是北京昌平公安局國保隊的。」

陳淑蘭被轉到北京公安局七處,後非法判刑七年半,關押到北京女子監獄迫害整七年六個月,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期滿出獄後,隨即於第二天(三月十七日)又被挾持到昌平區「六一零」洗腦班迫害。

陳淑蘭的女兒李穎也同樣遭遇了許多苦難。在母親、外公外婆相繼被非法關押、兩位舅舅一位小姨被迫害致死後,小穎被北京昌平區「六一零」送入敬老院,在敬老院中已生活了兩年多。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上午,年僅十歲的李穎正在北京昌平城北中心六街小學上課,被老師叫出去,騙她說:「你去學習學習。」之後將她劫持到了昌平朝鳳庵的一個度假村(實際是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在那裡她見了媽媽一面。

李穎說:「他們要將媽媽帶走,我死活不同意,緊緊抓住媽媽的胳膊不放,不許任何人靠近媽媽,誰過來我就連踢帶踹的跟他們拼,絕不允許他們把媽媽帶走。」後來他們騙她以後一個星期看一回,把媽媽強行帶走了。

小李穎二零零五年對明慧記者說:「在洗腦班裡,當天晚上,他們就輪流對我灌輸誣衊法輪功的東西,並威脅我說『不放棄信仰就不讓上學』。這些人太壞了,把媽媽帶走了,也不知道給帶到哪裡,還不讓我上學,不讓回家,還強迫我看誣衊法輪功的錄像。他們不讓我睡覺,到半夜一兩點鐘還不讓睡覺,我走到哪兒都有二三個人跟著。八天后,為了能回去上學,我被迫簽了字,可是簽了字他們也沒放我回家,還是把我留在了朝鳳庵……」

從二零零三年一月九日至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李穎在敬老院裡度過了兩年零一個月,除了上學,基本沒有人身自由,出門必須由院裡同意。那地方很偏僻,是在一個山底下,離學校很遠(注:據實地測,從昌平城北中心六街小學到城北街道敬老院,大概有2.513公里的路程)。小李穎每天步行上學,冬天放學回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那邊沒有一個路燈,人煙稀少,小孩子怕黑,李穎多次向敬老院副院長凌國軍、「六一零」副主任康麗反映過,並提出騎自行車或坐公交車上下學,他們不同意。

李穎說:「我很想念媽媽,希望早日結束這場對好人的迫害,我怕媽媽也像小姨和兩個舅舅那樣,被他們給殺害了。」

七、王連榮、陳運川老兩口先後離世,蒼天含悲

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陳家四個兒女,已被中共不法人員迫害致死三人,大女兒被關押在監獄遭受迫害。二零零五年一月份為避免再次被綁架,王連榮和老伴陳運川也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一年半時間,二位老人顛沛流離、輾轉他鄉五處,經歷了許許多多的甜酸苦辣。

王連榮生前說:「我多次遭到綁架,具體多少次我都記不清了。那次他們把我綁架到北京懷柔看守所,以檢查為名,把我的衣服脫的光光的,一絲不掛,我這麼大歲數了還要遭到這種侮辱,還不止一次受到這種羞辱。我女兒陳洪平當時跟我一起被他們非法關押在那裡,當時他們讓我們脫衣服,我小女兒不脫,他們就叫來兩個男犯人,當著我的面強行把我女兒的衣服扒光。然後一個女警察還拿電棍電我的小女兒。之後他們還把衣服扔到門外,外面好多人,男女都有,就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光著身子穿衣服。你說這女警察怎麼能這樣呢?」

「我和大女兒被綁架到北京朝鳳庵洗腦班那次,因為當時我沒報姓名,有一個人就揪著我的頭髮上下這麼來回拽動。後來鄉派出所來接人,那個劉玉峰進屋照著我的頭頂用拳頭狠狠的砸了兩拳,當時砸得我眼前一片漆黑。然後,把我架到車上,他還用銬子把我反銬上,銬的特別緊,很疼。還讓兩個人坐在我的腿上,一邊一個,還說非常下流的話,我說不出口。我說:你比我還小,你怎麼能這麼罵我?他說:『開車門把你扔到馬路上,讓車軋死你算了。』」

經歷了長達七年魔難,王連榮老人親眼看著丈夫、兒子被酷刑折磨,目睹被摧殘的生命垂危的女兒死去,身心受到很大傷害,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上午十一時,王連榮在異地他鄉停止了微弱的呼吸,終年六十五歲。

老人在離世前一段時間身體已極度虛弱、臥床不起,四個兒女,卻沒有一個能夠在跟前,只有同甘共苦、患難與共的老伴陳運川,默默的守候身邊、欲哭無淚……六十八歲的陳運川老人已疲倦至極,清瘦的面容,滿頭白髮。老人離世後的下午,天空突然陰雲密布,飄起了濛濛細雨,天地蒼生共為老人一家的苦難經歷悲泣……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陳運川老人流離失所在外地時被當地惡警綁架轉回懷來縣,後經醫院檢查發現他患有嚴重的肺結核病,十多天后從醫院放出。

二零零八年七月中旬,懷來縣國保大隊和北辛堡派出所惡警突然闖到陳運川家,惡警逼問陳運川老人:你還煉不煉法輪功?陳運川老人說:煉。惡警二話沒說,就逼迫陳運川老人跟他們走,老人不走,他們幾個人將陳運川老人劫持到車上,駕車而去。後聽說奧運期間老人被鄉村政府僱人看著不准離家。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下午六點多,七十一歲的孤苦伶仃的陳運川老人在110國道(位於懷來縣狼山鄉三營村的地方)突然被車輛軋死,具體情況還是個疑團。據悉,此前不久,當地有關部門以給巨款或給樓房為條件相要挾、利誘,逼迫老人答應什麼,但老人家沒答應。

至此,六口之家只剩下當時仍在北京女子監獄遭受迫害的大女兒陳淑蘭。在北京女子監獄遭受七年半的迫害後,陳淑蘭二零一零年五月底才被釋放。北京市昌平區「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欺騙陳淑蘭說她的女兒在河北娘家等她。無處可去的陳淑蘭來到河北省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村,這裡並沒有女兒,又聽到父母雙亡的消息,娘家的房子被外人霸占,院落荒涼。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陳淑蘭在發放真相資料時,被昌平松園派出所綁架,先後被非法關押在昌平看守所、北京第一看守所,於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八月一日兩次被非法開庭,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

法警將陳淑蘭劫持回昌平看守所途中故意高速行駛後猛踩剎車,戴了腳鐐、雙手被反銬的陳淑蘭,被顛簸甩脫摔倒,呼喊「腰疼,腰被顛折了」,請求降低車速幫助坐立起來。但是,法警卻置若罔聞,導致陳淑蘭重度傷殘。陳淑蘭被送到南口醫院、昌平區醫院,經檢查胸、腰椎多處壓縮性骨折,當日下午即被送到北京公安醫院。二零一四年一月,陳淑蘭被送進北京女子監獄,第二天就被王春梅、曲守英把腰椎二次弄傷,右肩膀掰傷,致使她七個月右手完全不能動。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上午九點左右,陳淑蘭一人在家,她聽到有人敲門,說是物業的。當陳淑蘭把門打開一看,根本不是物業人員。只見一個便衣,帶著三個穿制服的保安站在門外。陳淑蘭一看不是物業的,緊握門把手,對便衣說:「你騙我,我不讓你進來。」便衣說:「我們是分局的,找你了解情況(沒出示任何證件)。」便衣還指著一個保安說,他是派出所的,是做筆錄的。陳淑蘭越聽越不對勁兒,準備把門關上,可是來人卻使勁往外拉門不鬆手。就這樣僵持著,突然便衣猛力撞擊陳淑蘭的腋下,她被撞得歪倒斜靠在門框上。便衣先闖進屋,三個保安隨後跟進。

這幫人走後,陳淑蘭受傷的腰部疼痛難忍,下午兩點半左右,陳淑蘭給女兒打電話,述說事情經過。女兒聽後,非常氣憤,擔心媽媽出狀況,請假回家,帶媽媽到昌平公安局討說法,但沒人接待。女兒只好打電話給督察,督察說:「我知道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在聯合國人權大會上向大會主席及各成員國申訴了陳愛忠一家的悲慘遭遇,是誰,就是不告訴你。」

並呼籲聯合國成立中國問題專案小組,由聯合國指定一個特別人權監察員專門辦理中國案例。人權律師凱倫・帕克在發言中指出:

「中國政府拒不理會聯合國的調查,最明顯的就是陳愛忠一家的案例。儘管『非法致死特別專員』阿絲瑪·傑行爾和『任意拘捕特別工作組』聯合對陳愛忠一家遭受的迫害發出緊急申訴給中國(共)政府,可悲的是陳家還是有幾個家庭成員被迫害致死。其中之一是陳洪平女士,她經受了一年半之久的酷刑折磨,最後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死去。

「因為牽扯中國的案件數量遠遠超過聯合國機制的負荷,聯合國應派出一個特別專員專門辦理中國案例。在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佔了政治犯和被酷刑折磨的人數的非常大的一部分,任何一個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決議都是特別必要的。」

從二零零二年開始,美國國會先後通過「188號」、「304號」、「605號」和「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國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徑;決議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已持續十七年的迫害,立即釋放所有法輪功修煉者和其他良心犯。二零一六年,美國通過了《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旨在制止所有的人權迫害。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四日,歐洲議會壓倒性通過決議,敦促歐盟與二十八個成員國,都各自制定類似美國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以期制裁迫害人權的外國政權政客。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歐洲議會以壓倒性多數票通過了譴責中共迫害人權的決議。決議聲明,鑑於中國的人權狀況越來越惡劣,歐洲議會譴責中共對宗教信仰團體的迫害,要求中共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受迫害的少數民族和信仰群體。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會見了27位信仰自由受迫害者,包括法輪功學員張玉華。(圖:白宮視頻截圖)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會見了27位信仰自由受迫害者,包括法輪功學員張玉華。川普總統說:「你們所承受的痛苦是大多數人無法承受的,我要向你們祝賀,我很榮幸能跟你們在一起,我將永遠與你們併肩站在一起。」(完)

——本文原載「明慧網」,原為「百個遭中共殘害的家庭」系列文章之(6)。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