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5月26日訊】芬蘭YLE國家電視台2020年4月22日在網絡版上發表了名為「在中共的監控之下」(Kiinan Valvonvan Silmän )的文章,並製成一分鐘的視頻放在電視台的網站上。報導內容曝光了中共利用海外特務長期對芬蘭華人監視和騷擾的事實。芬蘭國家安全局警察認為,「(受害者)對特務應該提出訴訟。」

MOT是YLE電視台的一個專題欄目,主要製作和報導社會調查性質的新聞節目。MOT的記者柯西•斯科恩(Kirsi Skön)在對中共的特務活動調查過程中發現,芬蘭華人長期被中共監視和騷擾,在背後操作的是中共駐芬蘭大使館。報導中說:「從芬蘭安全情報局處得到證實:外國人間諜活動長期在芬蘭存在。」

逃離大陸 母女芬蘭團聚

MOT記者在調查中採訪到芬蘭法輪功學員金昭宇。「2008年,金昭宇隨芬蘭人丈夫移民到芬蘭北部拉普蘭(Lapland)。」多年來金一直參與抗議中共踐踏法輪功學員人權的活動。「她的妹妹和媽媽都修煉法輪功,而法輪功在中國是被非法禁止的。」

圖1:芬蘭YLE電視台發表了一篇文章,曝光了中共利用海外間諜長期對芬蘭華人的監視和騷擾。圖中人是法輪功學員金昭宇(來自Yle截圖)

「法輪功在中國已經被打壓超過20年。法輪功是一種性命雙修的功法,1999年被中共禁止。根據各人權組織的報導,法輪功學員被監禁期間,被迫害致死的記錄在案的多達數千人。在海外,法輪功學員指控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由於中共20多年有系統的迫害和逮捕法輪功學員,導致了金昭宇家庭的破碎。她媽媽被非法關押(在河南新鄉市女子監獄)7年之久。妹妹逃亡到馬來西亞和泰國,(2012年)輾轉到芬蘭。」經過姐妹倆多年的營救,她們的母親在2015年從監獄中釋放出來,同年10月底來到了芬蘭。媽媽妹妹都安全了以後,2015年,金昭宇在芬蘭北部城市諾瓦涅米(Rovaniemi)開了一家旅遊公司。

特務在華人圈中活動

報導中指出,諾瓦涅米還有兩家華人旅遊公司,其中一家名為北極中國股份有限公司(Arctic China Oy)的經理背景不單純。「兩年前(2018年),金昭宇從她客戶那裡得知,北極中國股份有限公司員工要挾她的客人不要跟她做生意,還在華人圈中誹謗詆毀金昭宇對客戶的誠信度。金昭宇就在諾瓦涅米的警察局報了案。」

MOT記者查閱了金昭宇提供的證據,並打電話給北極公司經理唐超核實這件事情,唐簡短的回答說「我不認識(金昭宇)這個人」,就掛了電話,隨後拒絕回覆記者的任何詢問。

圖2:唐超(戴眼鏡者)和中共駐芬蘭大使陳立 (圖片來源:YLE)

MOT披露:「北極中國公司的經理唐超與中共使館保持密切的關係。根據使館網站的數據,2017年,他是中共領事館在諾瓦涅米的聯繫人。北極中國股份有限公司也是中國國企茅台酒在芬蘭的代理商之一。」

金昭宇告訴MOT記者說,這麼多年她所經歷的騷擾都跟她學煉法輪功、在海外努力營救家人有關。 MOT記者向中共使館核實金的陳述,但是中共使館沒有對此予以答覆。MOT記者於是請中共駐芬蘭大使館對中共特務在芬蘭的活動發表評論,中共使館新聞官員Zhang Haiyu對該指控沒有評論,亦無否認,然而Zhang強調的是,北極中國股份有限公司的經理不在中使館中工作。「大使館在羅瓦涅米沒有工作人員。」Zhang寫道。中共使館稱,「唐超只是在羅瓦涅米擔任領事館的臨時聯絡員。」

對特務活動應提出法律訴訟

MOT記者向芬蘭國家安全情報局諮詢後得知,對(政治)難民的間諜活動一直存在。在芬蘭,特務活動尚未被定為刑事犯罪,但是在瑞典和挪威,對人進行情報搜索是非法行為。早在2012年,國家安全情報局提議芬蘭將間諜活動定為刑事犯罪,但是由於政府的變動,該提議被擱置了。一國家安全局警察認為,「對間諜活動的參與者應該提出訴訟。」

觀賞YouTube相關影片:漫漫團圓路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