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6月06日訊】據明慧網信息統計,2020年1至5月,中國大陸至少27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含冤離世,其中10名法輪功學員是在看守所、監獄非法關押期間離世的,佔死亡人數的37%。27人中有26人生前被判刑、勞教,被關入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最長被非法判刑14年,長期遭受中共惡警惡人酷刑、藥物和超強度奴役迫害,身體與精神受到嚴重摧殘。

1至5月份疫情期間,中共監獄、看守所實行封閉管理,對非法關押中的法輪功學員實施滅絕人性的強制轉化,拒絕法輪功學員親屬探望,監獄中迫害惡行很難曝光。

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的當天,六十多歲的河南法輪功學員張志溫被警察入室綁架至許昌市看守所三天致死。

2020年1至5月在迫害中離世的部分法輪功學員,上排從左至右:胡林、周秀珍、肖永芬,下排從左至右:高艷、林桂芝、于永滿。(圖:明慧網)

部分致死案例:

河南法輪功學員張志溫被警察入室綁架三天致死

河南省禹州市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張志溫5月13日被警察入室綁架,被非法關押在許昌市看守所,5月17日上午家人被告知張志溫已去世。

5月13日上午9點左右,禹州市國保大隊指導員羅棟峻、中隊長王曉偉等人夥同南城派出所警察分別將張志溫與法輪功學員喬書紅(女,三十來歲)綁架,張志溫遭綁架時正在家中掃地。第二天,家人四處打聽,得知人已被關進許昌市女子看守所(人已被非法刑拘)。

15日上午,家人去看守所給張志溫送衣物和藥品(張志溫有糖尿病,每天須打胰島素),看守所拒收所有物品,家人反覆陳述張每天須打胰島素,家人被告知:看守所知道情況,這裏啥藥都有,不收家人帶去的藥品。5月17日上午,家人給王曉偉打電話詢問張志溫情況,被告知:張志溫已去世。

瀋陽市47歲的航空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胡林被迫害致死。

遼寧瀋陽市47歲的航空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胡林,2019年5月23日發放真相資料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兩年,2020年2月16日在瀋陽市沈北尹家鄉康家山監獄被迫害致死。

胡林因堅持真、善、忍的信仰,遭中共多次綁架、被非法關押、非法勞教,在派出所遭毒打、背銬、電擊、刑訊逼供。警察用電棍長時間電擊胡林的膝蓋、手指尖、腳趾尖、生殖器;把大蒜搗碎抹在他的眼睛上、還用香煙熏,在看守所遭「約束帶」、電棍電擊、剝奪睡眠、奴役等殘酷迫害。

遼寧省本溪市法輪功學員軍醫趙成林含冤離世

遼寧省本溪市法輪功學員軍醫趙成林,兩次被非法判刑,遭13年冤獄折磨,身體受到極大傷害,於2020年2月15日含冤離世,終年58歲。

趙成林原是本溪橋頭高炮團軍醫(正營職),妻子王麗娟為本溪市商業學校教師,本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賢子孝,家庭幸福。趙成林的老母親長期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趙成林夫妻倆盡心盡力地伺候老人,毫無怨言。中共迫害法輪功後,身為軍人的趙成林首當其衝,從正營職軍官轉業到本溪市傳染病院當醫生。

本溪公安把趙成林、王麗娟夫婦視為「重點」進行迫害。

趙成林在本溪市教養院,遭受酷刑——抻刑迫害。2002年10月,趙成林被溪湖區法院非法判刑九年。

在遼寧省瓦房店監獄,獄警指使在押犯人毒打趙成林致吐血不能行走,還將他關在小號二個多月。

在瀋陽康家監獄經常被拽到水房往身上澆涼水。因絕食抵制迫害,他的牙齒被撬掉了好幾顆。

妻子屍骨未寒 北京順義區國保上門綁架丈夫和女兒

北京市順義區法輪功學員高艷,與丈夫曾經被迫流離失所十年、被非法勞教,長期的被騷擾、恐嚇,於2020年4月22日含冤離世。家屬還在料理喪事,順義國保警察4月27日又上門綁架她丈夫楊玉良和女兒楊丹丹。而且此前,4月7日楊玉良的父親去世。

附近民眾聽了這事,都說,「警察太不是人了,人家家庭都這樣了還整人,他們這是要遭報的!」對楊玉良家的遭遇表示出極大的同情。

高艷,49歲,家住北京市順義區大孫各莊鎮大石各莊村。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1999年7月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之後,高艷和丈夫楊玉良多次被非法關押迫害。兩人被迫在外流離失所長達十年,楊玉良、高艷夫婦雙雙被非法勞教二年。楊玉良被劫持在北京大興新安勞教所迫害,高艷被劫持到內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迫害。在被勞教期間,兩個人經歷了殘酷的邪惡轉化洗腦,身心受到了極大傷害,楊玉良多處器官衰竭,身體每況愈下。高艷也被勞教所迫害出高血壓,月經不調,內分泌紊亂,勞教所怕出事經常強迫高艷服藥。

2013年兩人回家後,高艷從被勞教回來後身體就一直沒恢復健康,腿腳也不靈活,地裏的農活幹著都吃力。但是當地派出所仍然多次上門騷擾,警察每次上門騷擾,都使高艷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有時一見到他們就心情緊張、腿直哆嗦,給高艷身體造成了很大傷害。

一到所謂敏感日,警察就上門騷擾,是年年如此,一年都沒有間斷過,夫妻倆和孩子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2020年4月17日,不幸再一次降臨,凌晨4點,正在熟睡的高艷突發腦出血,於4月22日晚8點搶救無效離世。

但是沒有想到,2020年4月27日,高艷去世僅僅五天,家屬還在料理喪事,有自稱是順義分局的七八個警察非法闖進了院內,一邊出示證件一邊非法搜家,楊玉良就給他們看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第五十號令,並說:「新聞出版總署廢止了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警察矢口否認事實,說這是假的。不容分說抄走了七八本法輪大法書籍,並強行帶走高艷的丈夫楊玉良、女兒楊丹丹。

楊玉良跟他們說:「我爸4月7號剛去世,孩子她媽也是這月22號剛去世,家裏剛走倆人,你們這是要幹甚麼呀?!」但是警察不由分說,強行將父女倆帶上警車。無端帶到木林派出所後,又將二人帶到順義辦案中心。欺騙楊玉良父女去做核酸檢查(中共病毒檢查),並敲詐勒索了體檢費1000多元。

楊玉良非常著急,家裏連著去世兩口人,家裏還有84歲的老母親。但是國保警察一直拖延,完全不顧及人家親人剛剛去世的這種心情。楊玉良迫不得已,給順義國保大隊打電話,問怎麼無緣無故把我們帶到木林派出所來了?對方說不知道。之後警察又讓楊玉良通知家屬來接人,弄得家屬非常生氣,這不是純粹折磨人嗎?

安徽蕭縣74歲的老實農民法輪功學員劉發庭遭三年半冤獄迫害

2019年1月劉發庭是拄著手杖走出監獄的,還經常咳血,檢查的結果是肺癌,2020年5月2日離世。此前二天,蕭縣610頭目陳志民及宿州政法委一夥人還到劉家騷擾恐嚇。

2020年4月30日,蕭縣610頭目陳志民及宿州政法委和邵套村委會一夥人,明知劉發庭大小便失禁、神志不清、奄奄一息、不能正常交流,又厚顏無恥的進行騷擾、恐嚇劉家,給本已十分難過的劉家平添了恐懼和緊張,還搜走了劉發庭的手機查找信息(後將手機歸還)。

時隔1日,2020年5月2日晚7點40分,在遭受邪黨二十多年的不間斷迫害中,劉發庭含冤去世。

歐套的村民無不惋惜劉發庭的去世。村民們雖然不認得蕭縣610頭目陳志民及宿州政法委之流,但都了解村委會(大隊)的頭頭。村民們議論村委會書記歐陽昌還、副書記邵明輝真不是東西,鄉里鄉親的還害人家,不然身體那麼壯實的劉發庭咋能走那麼早。

羅學放被四川省樂山市嘉州監獄迫害突發腦溢血離世

世四川鄰水縣67歲的法輪功學員羅學放與妻子李坤菊,於2014年7月被縣國保大隊綁架,均被非法判七年。羅學放於2017年4月綁架至樂山監獄迫害,2020年4月初被迫害致死。獄方對家屬稱羅學放突發腦溢血離世。

四川省樂山市嘉州監獄在2013年間由原四川省五馬坪監獄和樂山沙灣監獄合併而成,兩監獄搬遷到樂山市全福鎮,大門外掛牌:晨馬集團有限公司。

嘉州監獄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強制學員寫所謂的「三書」或「四書」(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每月寫思想報告,從精神上迫害法輪功學員。凡不服從者,則被監獄嚴管、集訓、噴辣椒水,或利用監獄犯人、包夾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等。監獄以「立功減刑」為誘餌,利用監獄罪犯想儘早出獄的心理,教唆、指使監獄罪犯當包夾人員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幾乎每年有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亡。

為營救丈夫 唐山市周秀珍被迫害離世

河北省唐山市周秀珍女士,為營救丈夫卞麗潮——被枉判十二年入獄的法輪功學員,與女兒一同被綁架判刑,在河北省女子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嚴重肝腹水狀態,取保就醫。2020年4月19日,周秀珍在不斷的騷擾中含冤離世。

周秀珍丈夫卞麗潮,原本是唐山開灤第十中學教師,曾患有原發性心臟病、高血壓,1997年修煉法輪功「真、善、忍」後痊癒。周秀珍與丈夫卞麗潮、女兒卞曉暉一家三口幸福美滿。

然而,卞麗潮卻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2012年2月25日在家中被綁架,私人財物及十幾萬元均被搶劫,後被非法判刑12年,先後在保定監獄、石家莊監獄迫害。

周秀珍和女兒卞曉暉心急如焚、四處奔走營救卞麗潮,且不畏強權,多次揭露當局對親人的酷刑折磨,並呼籲外界關注,使唐山公檢法與石家莊監獄方面氣急敗壞。

2014年3月12日,石家莊國保警察綁架了去監獄要求探視父親的卞曉暉;在火車站綁架了卞曉暉表親陳英華女士;次日,唐山當地派出所警察又將正在家中養病的周秀珍綁架、構陷。

2014年,周秀珍、卞曉暉、陳英華分別在唐山及石家莊被非法開庭。周秀珍的罪名是把自己家被警察搶劫走的十幾萬元發到網上,卞曉暉的罪名是向路人講述自己一家的不幸,卻被強加以破壞法律實施審判,陳英華也被強加以破壞法律實施審判。

2015年4月,卞曉暉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陳英華被非法判刑四年,同年5月周秀珍被非法判刑四年。之後三人同被劫持至河北省女子監獄。三人均遭受女子監獄的暴力迫害。

周秀珍在獄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肝腹水嚴重,被取保就醫,在釋放後一度住在廊坊姐姐家,警察一直不間斷對她騷擾,幾度病危,送北京搶救。

周秀珍回到唐山家中後,也一直被騷擾不斷,不讓去北京就醫。2020年4月19日上午10點37分,周秀珍在迫害中離世。

送人新年檯曆 瀋陽蘭立華遭冤獄迫害離世

遼寧瀋陽蘇家屯區法輪功學員蘭立華,2018年11月6日因送人新年檯曆而遭綁架,在看守所被迫害出乳腺癌,遭誣判三年十個月,被劫入遼寧省女子監獄,染上乙型肝炎,生命垂危,於2020年4月23日含冤離世,年僅49歲。

蘭立華被劫持到瀋陽市看守所,遭灌食、上大掛等迫害。蘭立華的左側乳房出現一個雞蛋大的腫塊,後被確診為乳腺癌。蘭立華的妹妹為了探尋姐姐下落,奔波於國保大隊、派出所、檢察院、法院之間,遭到各方推諉,被他們騙來騙去,使她無法了解到蘭立華的情況。

2019年5月5日上午10點左右,身體虛弱、臉色蒼白的蘭立華被戴著手銬和腳鐐開庭,律師當庭為蘭立華做了無罪辯護,義正詞嚴。當庭沒有宣佈結果就收場了。第二天,蘭立華的家屬到法院催促給看病,法官曲寧派書記員送給家屬判決書,蘭立華被枉判三年十個月。

5月7日,瀋陽市第一看守所四監區隊長趙英和蘇家屯區法院法官曲寧,聯繫蘭立華家屬在法院見面,說商談給蘭立華看病的事。家屬要求他們為蘭立華治療承擔責任簽字,因為蘭立華被送看守所時體檢合格,他們不簽。家屬對法官曲寧說;人都病的那樣了,再說也沒有犯法,怎麼給判的那麼狠啊。曲寧說:狠的還在後頭吶。趙英也說了同樣的話。說完後她倆相視一笑,表情詭異。

9月26日,蘭立華被非法關押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身體非常虛弱的她,又被監獄迫害得了傳染病「乙型肝炎」。然而,監獄不但不給看病,日前打電話告訴家屬:自己拿錢看病,但是能不能辦理保外就醫還不一定。

蘭立華蒙冤遭難,罹患乳腺癌。在生命堪憂的危急情況下,遼寧女子監獄多次拒絕家屬要求的保外就醫,視生命如草芥,致使蘭立華乳腺癌擴散。遼寧女子監獄還向家屬索要檢查費,蘭立華在監獄中痛苦絕望煎熬一年半。監獄警察只是在蘭立華去世之前的半夜裏,給家屬打電話告知病危,只允許三個家屬到醫院見最後一面。

2020年4月22日家屬趕到七三九醫院後,蘭立華已昏迷不醒,於當夜凌晨6點含冤離世。

中共因為一貫獨裁暴政,從未停止過對同胞的殺害,也從未停止過謊言的欺騙,中共的惡行和流氓習性遭到越來越多的國家排斥和唾棄。這次中共又因為隱瞞疫情,給中國和全世界帶來巨大的災難,造成幾十萬人死亡,各國譴責、索賠呼聲越來越高。中共內外交困四面楚歌,已經窮途末路,只是在拼盡最後的力氣掩蓋真相,以欺騙越來越少的裝糊塗的人支持它,使得它苟延殘喘。

中共滅亡在即,選擇自保還是選擇陪葬,上天留給人的機會還有幾天呢?如何抓住這最後的時機才是關鍵!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