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0月21日】幾近崩潰的她,蹲在勞教所的廁所裡,感覺血在往頭上湧,人一下子就栽了下去。她覺得自己不會再醒過來了——獄警給她注射的不知是什麼藥物。

那是2000年的秋天,中共鎮壓法輪功已有一年。來馬三家女子勞教所之前,她已經歷過抓捕、審問、輪番毒打、精神病院洗腦……

此刻,半個頭掉在污穢中,她四肢紅腫,身子一動也動不了,只有肌肉在不自覺的抽搐。意識朦朧中,那些折辱、疼痛、勞役……變得越來越像是一場夢。

來上廁所的犯人發現了她,勞教所用板凳搪了個擔架,把她送到醫院搶救了三天。

在馬三家幾個月後,她出現病危症狀;怕她死在勞教所,才讓她回家。

1

她叫李殿琴,是遼寧瀋陽軋鋼總廠的助理會計,1977年和一位殘疾軍人結了婚。丈夫因為在鐵道上捨命救人而失去一條腿,結婚後,護理丈夫、撫養孩子,都由她一肩挑。不幸的是,丈夫由腿傷後遺症罹患白血病,於1995年撒手人寰。

禍不單行,兩個月後,她被查出晚期肝癌,幾次送醫院搶救。疼痛中,她的頭髮幾乎被自己拽光,人瘦得剩下了一把骨頭。最後一次搶救7天後,她被送回家,來看望的親友都是哭著離開的。

「迴光返照」之際,她叮囑女兒,「家裡值錢的東西都可以賣掉,如果你叔叔能供你上學,你就學,如果沒有錢,就自己去打工吧,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說著,淚珠大顆大顆地往下落。

女兒撲向她,哭喊著,「媽媽,你不能走,爸爸已經走了,如果你也走了,我還活在世上幹什麼,咱們一起走吧!」抱頭痛哭的母女倆,那時體會了什麼是肝腸寸斷。

安排好後事,趁著她還能走,女兒攙扶她下樓,最後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就在告別人世的最後時刻,生命意外獲得了轉機!

母女倆走進了鐵西滑翔公園。李殿琴看到有一大群人在煉氣功,一打聽,是法輪功。她停下來站著,感覺身體很舒服,不由自主跟著比劃起動作來。

煉功人群中走出一個女孩,向她介紹法輪功。李殿琴說,「我想看法輪功的書」,於是女孩拿出自己包裡的《轉法輪》,「阿姨,你先拿回去看吧,如果想學再自己買一本。如果不想學,你就把書送回來。」

回家後,李殿琴越看越愛看,不知不覺中讀完整本書,明顯感覺身體舒服了,心裡也敞亮了。「我明白了許許多多以前自己不知道的道理,也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正目的。」她投書明慧網時寫道。

她突然發現,疼痛消失了,有了食慾,吃什麼都香;臉色從暗黃變得紅潤,可以自己出門散步,渾身有勁兒。

到了第5天,李殿琴感覺自己沒有病了,腸子粘連、慢性疲勞等都不翼而飛,「從開始煉法輪功沒幾天,大病走,小病無,走路一身輕」。

有認識她的人打聽,李殿琴還在嗎?她早病故了吧?不敢相信她百病全無。親朋好友見證法輪功的神奇,有很多人也走進了修煉。

「法輪大法不僅救了我的命,也救了這個家。」逃離中國的李殿琴在紐約告訴記者。

2

法輪功,也稱為法輪大法,是李洪志先生於1992年傳出的佛家上乘功法。至1999年7月20日中共發動迫害之前,據官方統計,中國大陸的修煉者有7千萬至1億,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7.8%。

李殿琴說,她能絕處逢生,法輪功能這樣普及,都是因為「這個功遵循真、善、忍原則,強調重德修煉」,「教我們做好人,做事考慮別人,逐漸變成一個越來越好的人」。

康復後的李殿琴容光煥發。(明慧網)

然而,法輪功的廣受歡迎,在中共當局眼裡,卻成了對其政權及意識形態的威脅。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出於妒忌和恐懼,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一夜之間,電視、廣播,報紙雜誌,都被狂轟亂炸的造謠抹黑佔據。江氏為了「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專門成立了一個法外機構「中央610辦公室」,將迫害延伸到單位、學校、街道……乃至社會的每個角落。

和其他修煉者一樣,李殿琴一開始以為,政府這樣做,是因為不了解法輪功。

次年6月,當遼寧營口京劇團上演誣衊法輪功的劇目時,李殿琴和其他4位法輪功學員不忍看到小孩子受到毒害而仇視佛法,找到團長講真相。團長辯說他只是執行命令,隨後出去打手機,叫來瀋陽10多名警察,把他們綁架到派出所,又轉到收容所迫害。

3

此後十年間,做會計的李殿琴「數不清被抓被關了多少次」。

記得第一次被抓後,派出所幾個警察輪番猛搧她的耳光,邊打邊說,「××黨不讓你煉你還煉!你還不如打砸搶去呢!」

她的臉被抽打變形,兩手臂腫脹紫黑,而她就是不鬆口接受「轉化」。「我不害怕,我知道我沒做錯什麼。」她回憶。

凌虐李殿琴的瀋陽凌空派出所。(明慧網)

2007至2010這三年,她再次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只是地點從勞教所換成看守所和監獄。

原來當會計師的時候,李殿琴總是將報表整理得井井有條,廠子裡的同事都知道她精明能幹。而酷刑對她的頭部和記憶造成了永久的損害,直到今天,她的頭部有時還會不自主的晃動。

有一次被毒打後,她心動過速,雙眼凸出,骨關節脫臼,膝部嚴重腫脹,多年之後,疼痛才消失。

在沈陽看守所,她每天坐在三腳小凳子上做假花,經常從早上7點做到夜裡1、2點才能完成定量。原料和包裝材料散發出強烈的化學氣味,讓人透不過氣。

剛被帶進去時,李殿琴背包裡只有幾件夏裝,她也沒錢買獄服。後來,一個好心的犯人送給她長袖衣褲和棉鞋,才得以度過東北的嚴冬。三年後出來時,衣服已經磨破發黑了。

因為勞動的產量和獄警的獎金掛鉤,犯人被當作奴隸,其中許多是法輪功學員。

獄警告訴李殿琴,一個犯人收作奴工,看守所要花3萬人民幣(約合4,232美元)。「知道嗎?你是我們買來的!你以為會讓你吃白飯?」

李殿琴嚴詞回答,「我沒有違法犯罪,是共產黨把我關進來的。」最難過的時候,她就在心裡默念「真、善、忍」,讓自己堅持下去。

4

為「強迫轉化」法輪功學員,看守所不但進行精神洗腦,也想盡辦法虐待他們。

李殿琴被要求打掃公共廁所,卻不給任何工具。獄警說,「你不是修真善忍嗎?看你怎麼收拾,你要能收拾乾淨,我佩服你!」

李殿琴心中沒有怨恨,她用雙手和鞋子清理了糞便,最後鞋子都弄破了。但她心裡是安慰的,這至少能為關在一起的法輪功學員改善一下齷齪難忍的生存環境。

被關押3年間,李殿琴的健康狀況一落千丈:眼睛經常佈滿血絲,雙腳一度感染,腹部脹得像孕婦——有一次肚臍還流出黑膿。

她經常暈倒,有時一天多次,身邊的犯人都覺得她不會活著出去……

而她也看到身邊的同修失去生命。一位女法輪功學員因為喊「法輪大法好」,被警察用膠帶封住口鼻,活活窒息而死。

2019年4月20日,李殿琴在紐約參加遊行。 (Mimi Nguyen-Ly/The Epoch Times)

5

李殿琴心中存有一念,自己要成為見證人,讓世人都知道中共的邪惡沒有底線。她在心裡說,「有一天我一定要向聯合國揭露你們的罪行。」

地獄般的黑暗中,也會透進一縷人性的陽光。在馬三家時,她收到過「號長」寫給她的一張字條,上面寫著:「珍惜你擁有的。」

2016年7月,66歲的李殿琴終於逃離了中國。抵達美國兩星期後,她站在了中共駐紐約領事館前,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進行燭光夜悼。

她希望更多的世人能了解中共迫害信仰的殘酷慘烈、共同結束迫害,並且有一天能重返家園。「有這些修煉真善忍的好人,世界會變得更美好。」李殿琴說。

(本文據英文大紀元明慧網報導編譯綜合。)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