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2月17日訊】66歲的張瑞蘭看上去才50來歲,她精力充沛,神采奕奕,與過去弱不禁風的樣子判若兩人,這一切都得意於修煉法輪功。

據《明慧網》報導,張瑞蘭從小就是大家族中最瘦弱多病的孩子。別說吃藥了,連喝點肉湯都可以喝到送醫。「我還記得小時候祖母看我身體那麼瘦小,就給我喝了一碗肉湯,卻沒想到因此拉肚子拉到牙關緊閉、眼睛翻白,被家人緊急送到醫院去。」

從小病纏身 痛苦語難訴

長大後,張瑞蘭孱弱的身軀並沒有因此好轉,她自嘲連升旗都會昏倒。所以無論國中、高中,大家都知道校園裡有位「重點學生」,一有狀況每個人都要懂得呼叫救護車。「大專聯考前我又再次因病住院,有好長一段時間只能躺在病床上,沒辦法像同學一樣衝刺讀書」。

結婚前,張瑞蘭從樓梯上摔滾下來,本就不堪一擊的身軀,更因傷到脊椎而雪上加霜,再加上多年治不好的胃痛、肝病、支氣管炎、富貴手等,讓她30歲的身體比60歲的老人還差,生活毫無幸福美好可言。

回憶當時的痛苦,她說:「我做甚麼事情都得很慢很久,別人洗碗迅速俐落,我只能洗一下休息一下,洗一下休息一下。30秒的綠燈,我走不到馬路對面。有時買個菜不知道為甚麼身體就僵住了,停在路邊無法動彈,直到先生擔心出門尋找,才能把我帶回家。就連早上起床,都得要3個兒女輪流幫我捶背至少半小時,我才能在他們攙扶下慢慢下床。」

誰沒有經歷過身體病弱?誰沒有因此情緒低落?但如果可以,她比誰都不希望自己老是八病九痛,她比誰都不想看到親人擔憂難過。於是張瑞蘭勇於嘗試各種療法,針灸、按摩、推拿她都去做,草藥治病、另類療法、各式氣功、營養補品也從來沒有少過。

張瑞蘭表示:「那時很流行生機飲食,我就買了相關書籍,自己在陽台上種植小麥草。後來聽聞尿療法有奇效,就因此喝過一陣子。再聽到哪裡的氣功對治病有幫助,我也拿出大筆金錢從初級班、中級班、學到高級班。但不管我做了甚麼,總是在一開始的時候有點效果,時間長了就又恢復原狀了。」

無病一身輕 美妙太神奇

1997年的一天,有位朋友寄了一本《轉法輪》給張瑞蘭,告訴她11月17日,法輪功師父要來台北市三星國小講法。當天,張瑞蘭帶著母親前往演講地點,並在校園一角遇見李洪志老師的座車。

回憶當天的情景,張瑞蘭歷歷在目:「當時師父搭乘的座車剛好經過,我站立一旁,頓時就像觸電般被定住了,身體無法動彈,感受到一股強烈的能量通遍全身,震撼著每個細胞。那時我心里連連驚嘆這位師父的功好強哪!

我在三樓禮堂聽完師父講法回到家後,連續三天猛拉肚子。一般這種情況,我勢必會全身虛脫,躺在那兒起不來,可我卻覺得身體神清氣爽、輕鬆愉快,精神好的不得了!這時我猛然悟到,哎喲,這是高德大法,我可得好好珍惜啊!」

就在張瑞蘭心生修煉的一念後,接下來的幾天,她的雙腳總在清晨五點準時抽筋,她知道該克服惰性到公園煉功了。張瑞蘭說:「煉功沒多久,我的孩子突然問我:『你怎麼早上都不用我們幫你捶背了?』這時我才回想自己總在鬧鐘響後翻身下地,趕著出門煉功,我也才驚覺困擾多年的脊椎病痛竟在不知不覺中不藥而癒了!」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張瑞蘭已和過去判若兩人。她過去總是怨嘆身體一天一天老去,現在卻感覺自己一天比一天年輕。她說,「我真的是越來越有精神、越來越有活力了,以前我過個馬路就像老太太一樣步履蹣跚,現在一下子就跑過去。以前家人總是聽我唉唉叫,喊著這邊痛那邊痛。現在我聲如洪鐘、笑口常開,每天都身心輕快沒有負擔,我終於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感受是如此美妙!」

有福大家享 廣傳福音忙

法輪功從本質上徹底改善人們的身體健康和精神道德,有緣得法的人也在人傳人,心傳心。張瑞蘭說:「以前我為了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苦苦追求,直到遇見法輪大法,才真正領悟身而為人的幸福與榮耀。我心想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更多人知道呢?

剛開始我總是拉著自己的姊妹好友、姪子姪女十多人一起去法輪功九天班上課,但心底仍有份弘法的心願,想讓更多人了解法輪大法好。後來我想自己家裡客廳寬敞,不正好具足開辦九天班的條件嗎?」

張瑞蘭家的九天班,從1998年10月至今,每個月1號到9號播放李洪志師父的九講講法錄像,並義務教授五套功法。二十多年來除新年期間沒有一個月停過,共計超過1600多人參加。法輪大法至簡至易又博大精深的法理,為相繼得法的人不斷開啟人生的嶄新扉頁。

張瑞蘭表示:「這二十年來的故事太多了,有長期失眠的來上九天班第一天便一覺到天亮,第二天哭著來感謝師父。有長期便秘的,上九天班後恢復正常。還有抽菸戒了好幾年戒不掉,到這邊第七天便抽不下去了,奇蹟戒除60年的煙癮。還有一種是一來上九天班便突然重感冒,出現發燒、頭痛、咳嗽的症狀,可是等第九天後,整個人就像脫了一層殼一樣脫胎換骨。

「還有剛開始拄著柺杖、家人攙扶著來,等九天班後變得健步如飛,可以自己搭公車回去的。還有滿身病痛的醫生上完九天班後表示,現代醫學只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只有法輪大法才真正說清人有病的根本原因。每個人都親身體驗到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慈悲!」張瑞蘭說。

張瑞蘭是幸運的。她說,人生唯一榮耀的是能得聞真相、修煉大法。尤其對她這種有過痛苦經歷的人來說,更是甚至有幸。「我心中那份無盡的感激實在無法用言語所能形容,真心希望能有更多人和我們一樣,親身體悟返本歸真後生命幸福的滋味!」

(轉自明慧網,略有刪節和修改。)

責任編輯:王汝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