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提升道德標準。許多人修煉法輪功後心胸寬闊了,不再與人爭搶。下面這個故事中的「我」是中國大陸一名普通的農村婦女,也許讀者可以從她修煉前後的巨大變化感受到「真善忍」的偉大。

我今年七十四歲,是一名農村婦女,一生過得比較清貧,嘗盡了人間的酸甜苦辣。從九八年學了大法以後,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終於能慢慢釋懷積鬱心裡多年的憤世不公、怨天尤人,積極面對生活的困難與不公。

師父說:「因為這個宇宙中有這樣一個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

我明白了世上的人為甚麼有窮有富,有的人健康,有的人疾病纏身,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生是自有定數的。人生的目地就是要返本歸真,吃苦消業,那還有甚麼困難不能克服的呢?而且師父給我們都是最好的。

我和女兒、外孫女生活在一起。女兒今年四十多歲了,沒有固定工作,靠打工賺錢養家糊口。生活雖然清貧,但是我們每天學法、煉功,其樂融融。在物慾橫流的社會裡,我們生活的很幸福。

在大法洪傳時,我們一家不枉千萬年的等待,有幸得了大法,有機緣返本歸真,實現人生的真正目地。修煉的過程中我們的身體得到了淨化,這麼多年來我們一家人從來不打針吃藥,節省了昻貴的醫藥費。

外孫女升初中,學科內容多了,別的同學都參加各類補習班,昂貴的補習費給家長增加了很大的負擔,可我外孫女不用補習,但學習成績一直是學年第一名,是大法給孩子開智開慧。我們一家無比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師父說:「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通過學法修煉,我知道了甚麼才是真正的好人,如何做個好人;真正的好人做事先考慮別人,遇到矛盾向內找,能寬容別人的缺點與無理,要做到忍;能站在他人角度想問題,敞開慈悲的胸懷去待人、處事,那才是善。

外孫女上初中的時候,我家離學校幾十里路,早晚課就趕不上車了,我們就選擇在學校附近小區租房住。老家也就沒人住了,只是偶爾回去看一看。

一天我回老家一看,發現我家果園裡的果樹都被鄰居給砍了,還把砍下的果樹當燒柴都拽到他家垛了一大垛。我們一家除了房子,也就只有這個果園值錢了。因為有消息說,我們家這兒要修電站,這個果園有希望被徵用土地。如果被徵用了,不但土地能給一筆錢,果樹也能給一筆錢。這對別人家可能不算甚麼,可是對我們家那可是一筆可觀的財富,就這樣被鄰居給毀掉了。

我當時去找他理論,為啥把我家的果樹給砍了?鄰居說的話更是讓人無法接受,他說果樹遮擋了他家的地。是我家先有果樹,他家的地也不是承包地,是私自開的小片荒地,而且是一點一點硬把地開到我家果樹跟前,今天反咬一口說果樹遮擋他家地了,分明是強詞奪理。

其實鄰居家也是看這塊地有希望被徵用,他是想佔有這塊地,但不能直說,就以我家果樹遮擋他家地為由藉口把果樹砍了,明眼人都能看清他家的用意。但是我甚麼話都沒跟他說,更沒有和他吵,因為我修大法了,我要和他吵就沒做到忍,更沒有善了。

別人都看不下去,覺的他家太欺負人了,讓我到村裡找村幹部追究責任,讓他家賠償。我回家後和女兒商量後,決定不找村幹部了,不給他們添麻煩。既然果樹都砍了,也就不用他賠了。

師父說:「天下的事沒有偶然的,神在那兒看著呢。」說不定是我們哪一生欠了人家一垛柴火,今生我們修煉了他再不要就要不著了,就用這種方式要回我們欠人家的東西。我們還了債、消了業,無債一身輕,不是好事嗎?

如果不是這樣,那他拿了我們的東西,他給我們德;同時我們在失去的過程中,我們看的很淡,我們的心性不就提高了,我們的功也就隨之長上來了嗎?這是大好事。

師父說:「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我們沒有這個果園的日子,和釋迦牟尼領著弟子在森林裡苦修的時候比,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呢。大法都得了我們還有甚麼東西放不下呢?

作為一個修煉人,能不能做到忍?能不能站在他人的角度想問題?能不能敞開慈悲胸懷去善待他人?在關鍵的時刻能不能放下常人的執著心?我們發自內心的感謝鄰居。

(轉自明慧網,略有刪節)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