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在稅務部門工作的中年公務員,修煉法輪大法之前,在現實社會的大染缸中也曾追名逐利,隨波逐流,縱情聲色,以權謀私。修煉後,我嚴格用「真、善、忍」的標準來指導自己的一言一行,心性昇華,身體康健,成為這濁世中的一朵清蓮。

寫出自己的經歷的幾個小故事,以見證法輪大法「真、善、忍」給人類帶來的福祉,見證正法正道對社會道德的顯著提升。

「他是咱單位唯一不收禮的人!」

我在工作單位是業務骨幹,修煉人的身份也是公開的,多年來對從事房地產、建築安裝的納稅人進行管理與檢查。工作崗位在單位算是「肥差」,經常接觸大老闆、開發商,納稅規模大,在管理方面以往存在著「吃、拿、卡、要」等劣行。因領導對我平時人品的信任,我被安排到這一很多人嚮往的崗位。

修煉後,我就給自己定了個廉潔清正的目標:高標準要求自己,不給自己以後的人生留下任何的污點,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地。

我對納稅人提供高效、優質的服務,簽字審批中不推不拖不卡,受到納稅人的一致好評。為表示感謝或拉近關係,他們經常會送紅包、購物卡、代金券和一些特產禮品,對於這些非勞動所得,不義之財,我都會善意的推辭,分文不收,一物不取。 

有一次,一企業過年前給所在部門每人送了一張20斤牛羊肉票,我當時不方便推脫就先收下了,下班後就讓司機開車送我到該企業財務處退回了,並對他們的盛情表示謝意,但我不能以權謀私,不能因為職務原因收受任何禮品。李洪志師父告訴我們:「懷大志而拘小節」,信仰使我對自身細微之事、獨處之時更加注重。

我的一言一行中證實了大法的純正、純善與美好,也贏得了領導與同事們的認可。他們議論紛紛:「他是咱單位唯一不收禮的人!」局長也私下對我說:「我從來不說一句法輪功不好。」

退還多年前多收的錢

在我年輕時,某企業會計繳稅時多點了五百元錢卻不知情,她以為是正好的錢,而我由於貪心,知道多了卻沒有說明並退還。我修煉大法沒有幾個月,中共就開始迫害、打壓法輪功,三年後才又從新走回修煉,並接著讀了三年研究生,回來時距離這件虧心事將近七、八年了。

再次回到單位上班時,學習期間的工資有扣減,學費還沒有按比例報銷,在家庭經濟緊張的情況下,我想辦法找到了已在外地打工的那位會計的電話,向她說明了原委,誠懇認錯,另外多寄了兩百元錢算作是歉意和補償。

考駕照

我去年參加了科目三考試,因為要熟悉場地強化培訓,大家都提前一天到外地的駕校。

那天下著小雨,強化培訓前後很多人在候考大廳的一排排椅子上坐著,地面上到處是腳踩的泥水和菸頭。我看見這裡的衛生都是由駕校的教練們負責打掃的,他們也很辛苦。想到應該為他人著想,我就在快下班學員都出去的時候,自己一個人拿起笤帚先掃地上的髮絲和菸頭,再用墩布一排排拖地,把地打掃的乾乾淨淨。

裡邊的工作人員和進來的教練看見陌生的我在幫他們打掃衛生,這是他們從未遇到過的,有人要過來幫忙。我說:「反正我也沒事,這地面都是我們學員弄髒的,那就由我來打掃吧,你們也可以安排早點下班回家。」

其中一位教練考官像是駕校的領導,高聲對其他教練說:「記住這麼好的人,明天考試一定要讓他通過。」那位教官告訴我明天早早來排隊把身份證給他,要電腦隨機選車選考試順序。

第二天,我並沒有按那位教官說的做。拉關係、走後門是不對的,但是教練宣讀考試編號時,我被排在了第三位。第一位是在駕校工作的年輕女孩,第二位是她的男友,前一天從談話中知道了他們的關係。當然,最後我的考試順利通過,隨車的教練我從未見過,也沒有任何指點,我不會需要他們額外的「幫助」,成績也必須是真實的。

(轉自正見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王汝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