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6月11日訊】台灣法輪功學員黃瑞娥從小有些多愁善感,嚮往形而上的精神境界,也心儀武俠小說仗義扶傾濟弱的俠女形像,學生時代開始學練太極拳十幾年,與同是公立國小教師的先生結婚後,小家庭幸福融洽。

一九九五年母親驟然辭世的變故,在當年三十歲的瑞娥心湖掀起一個又一個的疑問:「生命無常,轉眼如燈滅,好好一個人不明不白說走就走了,人世間匆匆這麼一遭所為何來?生命的真諦、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她攀登台灣百岳探求心靈的寬舒以及人生境界的提升,可是每次登峰站在山頂環顧腳下,總是內心空蕩盪的增添更多茫然。她也曾攀登海拔五千多公尺的喜馬拉雅山基地營,造訪藏傳佛寺,聊慰求道的渴望,可惜空有求道之心,卻沒有找到正法真道。

誤入斂財假宗教 身心備受煎熬

登山過程中夜宿山屋很難入睡,她因此養成吃安眠藥才能入睡的習慣,離開安眠藥就嚴重失眠。加上體質畏寒手腳冰冷,冬夜無論加蓋多少棉被也暖不了,只好小酌烈酒暖身才回房睡覺,她用吃素和偏方調理體質,卻越調越糟。

一九九八年誕下獨子之後,她罹患產後憂鬱症;當時不幸夫妻二人一起誤入假宗教的斂財陷阱,無辜背負了一千多萬的禪房債務,拖累他們辛苦購置的住家也將被法院查封,差點成了「無殼蝸牛」,經與銀行協商,按月迳扣夫妻半薪繳付那個禪房的銀行貸款。屋漏偏逢連夜雨的連番打擊,讓她覺得人生找不著出路,十幾年身心俱疲的煎熬著。

喜迎曙光 邁向正法大道

二零零七年冬天,就讀國小四年級的兒子在校園角落被虎頭蜂叮咬中毒,吃不下任何東西,瑞娥和先生帶兒子到經常光顧的素食餐廳。老闆見狀親自下廚為他們的兒子煮麵,溫言勸他進食,並且一面為他們的兒子講故事:釋迦牟尼佛早年在森林裡要洗澡、令徒弟清理浴缸的故事;史前人類造月亮,以及傳統文化仁義禮智信的故事等,兒子聽的津津有味,高高興興吃完整碗麵。一面聽著吃著,被叮咬的頭部跟著逐漸消腫,蜂毒造成整臉的黑青也一直在消退著,瑞娥夫妻驚訝不已:「這個老闆不簡單,有特異功能!」

隔天他們去找老闆,老闆送給他們三本書——《轉法輪》、《洪吟》和《大圓滿法》,第一次看完《轉法輪》,瑞娥的震撼和触動難以言表:「終於找到了!我夢寐以求的正法真道!我有師父了!」夙願以償以及安心的幸福感盈盈滿身心,十幾年來的灰暗鬱結隨著恭讀《轉法輪》過程中被拋諸腦後漸漸淡化。

此後,一家三口常去素食餐廳老闆家的學法點一起學法,並自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起連上六期九天班(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的簡稱),第一次九天班的第二天,看了李洪志師父講法錄像關於開天目之後,回到家一進客廳,十歲的兒子張大眼睛充滿驚喜興奮的驚呼:「媽媽你看!到處是法輪!大大小小不同顏色的法輪到處飛來飛去!整個客廳都是!」

剛開始煉第二套法輪樁法時,尤其是「頭頂抱輪」,瑞娥感覺總有股「氣力」把她的雙手往外衝開,奮力將雙手調回正確位置,馬上又被衝開,如此反覆特別辛苦,兒子說:「媽媽你煉抱輪的時候,有股黑氣從你頭頂一直往上冒出來,你就一直抖來抖去的。」

人生兩重天 得法後神清氣爽一身輕

瑞娥說:

「得法之前,揮之不去的產後憂鬱症,加上在假宗教被附體和積累的黑色物質,造成我一臉黑氣、精神恍惚,有時意識不清之下做出自我傷害的舉動而不自知,別人都看我怪怪的不敢多接近,加上枉背債務的自卑,與娘家幾乎斷絕往來,那十幾年感覺非常孤單無助。

「自從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得法上九天班開始,我的主意識越來越清醒,很清楚感受到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我的氣色也明顯的越來越清亮,連上六期九天班之後,附體黑氣早就被清除蕩然無存,整個人神清氣爽。說不盡感恩師尊把我從地獄撈起來,給了我嶄新的生命與希望。」

強調從未想過煉功祛病健身,唯有一心求道提升境界的瑞娥,意想不到開始閱讀《轉法輪》就不需借助安眠藥也能安枕入眠,睡得又香又甜。得法修煉不久,四肢冰冷、產後憂鬱症以及一些時不時就跳出來的小毛病,全都消失殆盡。

就連壓得他們夫妻透不過氣的負債也突然有了善解的轉機。一位買家願意出價擬購,買賣條件正巧合於當時法令,提出購價也合理,雙方在代書的協助下順利成交,還清銀行貸款,瑞娥籲了口氣說:「十幾年來壓在胸口的大石終於消失了,無債一身輕的感覺很舒暢。感謝師尊慈悲照護,為我安排修煉大法的人生道路。」

修煉法輪大法之後,瑞娥待人處事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她將年邁重病的父親接回家中親自照料,減輕弟弟家的負擔,父親病癒返回弟弟家中,瑞娥還是定期接送父親回醫院複診健檢,親友鄰居相處融洽和睦,父親欣慰的說:「瑞娥這個女兒,我失而復得,而且比以前更好。」

得法之前,瑞娥對於教學只當是份工作般的盡責而已,對學生要求十分嚴格,很少體諒學生的感受,學生也對她敬而遠之。修煉大法之後,除了學校規定的課程與活動之外,瑞娥格外用心的搜尋傳統文化優良品德教育的故事教導學生,為培養高尚品格奠基,親和體貼的態度與作風深得學生心悅誠服,樂於親近,同時也深得家長的安心託付與肯定,互動良好。瑞娥帶的大都是童年階段的中低年級班,學生畢業離校後還會返校探望瑞娥。

為中國人傳真相送福音

黃瑞娥(左一)於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底,在慈湖景點與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合影。(圖:明慧網)

瑞娥從學法中了解向可貴的中國人講清真相的意義與重要性,於是從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起,每日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台灣著名景點慈湖,向熙來攘往的中國大陸游客講真相,讓他們明白中共惡黨的邪惡本質與罄竹難書的滔天罪惡,明智選擇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簡稱三退),與中共邪黨劃清界線,以免天滅中共之際成為其墊背的陪葬品,為自己保有美好的未來與平安。

惟自二零一九年底,中共病毒蔓延海內外以後,景點遊客不再,瑞娥轉而透過電話直撥,向中國人講真相勸三退,她分享二則印象深刻的小故事。

二零二零年四月底,一位年輕人接聽瑞娥打過去的電話,聽到關鍵點的時候突然斷線,瑞娥立即再撥打過去,年輕人還是接起電話聆聽,從大法洪傳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地區,講到天安門自焚偽案、中共活摘器官牟利的血腥邪惡,再到中共病毒系針對中共罪惡報應而來的印證事例,電話斷線了再撥再聽,如此連續反覆到第六次電話。

最後瑞娥說:「小伙子,阿姨連打六通電話你都能接聽,算是很有緣份了,如果你真明白真相,要抓緊時機退出中共組織,否則誰都無法保證下一通電話是否還會順利,你三退保平安,阿姨也才能安心。」年輕人一聽,立刻取化名退出團隊。

過後不久的五月初,一位上了年紀的先生辦了三退之後,很高興的說:「老天爺發個大紅包給咱們!」瑞娥聽言判斷家人就在他旁邊,趁勢說:「你太太在嗎?你太太也要三退保平安呀!」他太太馬上應聲也退了,「還有我女兒、兒子也都在,我們全家都是黨員,都要退。」一家四口都取化名三退之後,先生更高興了,說:「謝謝老天爺給我們全家發個大紅包來了!謝謝!謝謝!」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