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文/編輯部啟明

美國總統川普在5月5日在推特上宣布,從5月10日開始,將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稅率自10%上調至25%,也不排除再對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的懲罰性關稅。為什麼要這麼做?川普說,因為與中國的貿易談判進度太慢,他絕不接受重新談判。

無獨有偶,川普在5月6日再次推文,不僅抨擊中共的貿易行為,也明確表示美國不會再允許美中貿易逆差的存在。

連續的兩條推文,無異於一顆巨型炸彈在中共頭頂上開花,震的中共不知如何回應。

原本人們以為川普扔出炸彈後,美國股市會出現一定震盪,如同去年12月跌了20%那樣。然而,週一(5月6日)的華爾街股市開盤後,幾乎沒有震盪,標準普爾500的波動很小,跌幅只在0.45%之內。這說明華爾街對川普總統的信心十足。

反過來看中共,雖然中國媒體對川普的推文在當下沒有報導,但內部已經大亂。就在川普第一則推文發出的那一天,中國股市大跌,A股裡有上千股跌停,兩市蒸發2.85萬億人民幣,外資凈流出81.9億人民幣。

不過就在5月6日下午,中國石油尾盤頻頻出現千筆大單,快速拉升,股價翻紅,建設銀行、工商銀行等大藍籌也出現明顯拉升。據《香港經濟日報》分析,這是「國家隊」進場對股市進行「維穩」的結果。</spa

中共還在走老套路

到底在中美貿易談判上,中共在打什麼牌?其實還是老套路——「拖延戰術」。

《紐約時報》2日報導指出,中貿易談判不太可能達成川普想要的目標,包括中國的網絡盜竊和對出口企業的補償。

美國副總統彭斯5月3日接受WNBC採訪時說,「美國)希望和中國達成貿易協定,但中國需要做出結構性調整,如果達不到美國的要求,還是會對中國的商品加征更多的關稅。」

由此可見,美國的態度相當明確,就是希望貿易談判可以談成,但如果談不攏,加征關稅,可能對美國會更好。

現實非常殘酷,中共已經難以跳出拖延和欺騙的慣性思維,還認為這些老套路,就可以把美國當作手中的風箏隨便操弄,甚至以為談成的協議也可以反悔,重新再談。

從去年12月到現在,川普延緩提高加征關稅的作法,中共不領情,反而覺得美國好欺負,對情勢做出非正常邏輯思維的誤判;美國不是傻子,川普的耐心也是有限,川普這連續2天的推文,就是對中共發出的最強烈的最後通牒:要麼立即全盤接受美國的要求,進行結構性調整,開放市場,不然就不談了。

美國301條款

如果中美貿易協定簽不成,美國將按301條款對中國的出口商品全面加征懲罰性的關稅。

301條款是什麼?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簡稱「301條款」,是美國保護自身貿易的主動性條款。當總統領導的貿易代表辦公室認為某國政府的法律、行為等損害到美國貿易利益時,可以直接對相關國家發起調查。

一但啟動「301條款」,美國貿易代表先進行調查,一旦確定有損害本國利益的行為時,首先會與該國政府談判,要求對方解除對美方的損害行為,如果協商無果,就會采取報復措施,例如懲罰性關稅、限制對美國的出口等。

此外,「301條款」也新增了2項附加條款,一個是「特別301條款」,主要是在智慧財產權部分;另一個是「超級301條款」,則是強調對貿易自由化的保護。

目前美國的作法就是對中共違反301條款的商品征收懲罰性關稅。這種作法直接繞過了WTO,是相對節省時間的作法。

共產黨邏輯必定出醜

許多人對中共的做法感到疑惑,不應該做出這麼糟糕的決定,難道是智商太低了嗎?其實這並不是智商問題,而是共產體制的錯誤,在「裡面」的人必然要做出這些表現,因為任何人必須遵從「這個黨」的意志,不論是誰,只要做出不符合黨的利益,就會被開除出局,胡耀邦、趙紫陽就是最好的案例。

所以,中共抱著目空一切的、非正常的思維,完全誤判了川普政府的決心。自認為美國也希望盡快達成貿易協定。殊不知美國主流社會的反共意識已經覺醒,民間的反共勢態也日益高漲,兩黨一致要求對中共采取嚴厲制裁。

美國民主黨參議院領袖舒默5日就贊同川普的推文,「別退讓,實力是贏下中國的唯一手段」;3月份啟動的「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的主要成員,也對於貿易協定持否定態度,他們希望直接做空港幣,盡快結束中國的共產體制。

中國外匯將用罄

中國的外匯儲備一直是中共對外宣傳經濟成功、給自己臉上貼金的一個招牌,但日前有大陸財經評論人士透露,中共宣稱的3.1兆美元的外匯儲備中,除去外債、外商投資及利潤等之外,能動用的流動資金只有1000億美元。

中國四大商業銀行的年度財報顯示,2018年底,這幾家銀行的美元債務總額超過了美元資產總額,與幾年前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

2013年,這四大銀行的美元資產總額較美元負債總額高出約1,250億美元。但現在,它們欠債權人和客戶的美元數額已超過別人欠它們的美元數額,也就是說,已經出現了資不抵債的情況。不管是墨西哥金融危機,還是東南亞金融危機,基本都是從外債無法償還開始的。

也許有人會說,中共不是有印鈔機嗎?是。但中共的印鈔機只能印「紅幣」(人民幣),而無法印「綠幣」(美元)。紅幣在國際上不流通,不好使。紅幣印的越多,貶值越快,壞債的壓力越大。

中共拋售美國國債?

有人說,既然中共持有1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能否拋售美國國債來反制美國呢?結論是「否”。中共購買美國國債完全是商業行為,是自願的,是一個互惠互利的合作。與大多數投資相比,美國國債是最安全的。

有人還問,美國國債貶值怎麼辦?美國故意印鈔票怎麼辦?美國賴帳怎麼辦?要回答這些問題,一個數據就足夠了。

中國購買美國國債的數量只佔美國國債的百分之十幾。日本比中國少一點,其它國家也購買了一部分。美國國債的最大持有者是美國國內的銀行、機構和個人,占了國債總數的40%。

如果美國要賴賬,要故意貶值,沒等其他國家反對,美國國內的債主就先不幹了。所以,即便中國拋售美國國債,也不會對美國造成破壞性的影響。

中共的外債危機

據《彭博》專欄作家波丁(Christopher Balding)分析,中共的外債至少面臨二大問題。第一,中共62%的外債為短期外債,今年中國必須償還1.2萬億美元的外債;其次,中共的外債正快速增加,從去年以來增加了14%,如果從2017年算起,則已經增加了35%。

中國經濟的關鍵問題在於是否有能力償還即將到期的外債,外匯儲備中的流動資金有多少。當然積累外匯儲備的途徑主要靠國際貿易。美國是中國的最大出口國,如果能達成貿易協定,中國還會有持續的美元入賬。

如果達不成,高額的關稅會使貿易無法進行。先不說眾多依賴出口的中小企業的前途和倒閉潮會對中國經濟產生哪些影響,僅就外資企業來說,如果他們將企業從中國撤到關稅低的東南亞地區,對中國經濟來說絕對是雪上加霜。

還有一點也得說明,中共拿著每年6,000億到8,000億美元做什麼了? 它並沒有用在民生上,而是「大撒幣」,用於「一帶一路」和圓所謂的「中國夢」。

中共的目的,只是為了維持獨裁統治和不敢說出口的擴張,對老百姓根本沒有一點好處。比如,上次給委內瑞拉的600億美元就打水漂了。

超發港幣來還債

中共要還債,但但其可使用的流動外匯卻不多。怎麼辦?中共想到了港幣,用超發港幣來還債。 香港作為自由貿易區,港幣和美元可以自由兌換。而且香港採用聯系匯率制度,港幣和美元掛鉤,保證港幣和美元的匯率保持在7.75~7.85之間,當港幣升值幅度漲破7.75上限時,香港監管機構就會賣出港元,買入美元;當港幣貶值幅度跌破7.85下限時,香港監管會就賣出美元,買入港元。

香港的港幣發行銀行有三家:匯豐、渣打、中國銀行,被稱作發鈔行。它們發行港幣時,必須以7.80的匯率的美元存入等值的外匯基金,要存入金融管理局在外匯基金賬目下,並由金融管理局發出無息負債證明之後,才可以發行港幣。

那這裡哪有空子讓中共鑽呢?據分析,中共的作法是,讓美元多次抵押,從而達到超發的目的

做空港幣

對沖基金大佬巴斯從2016年開始就著手準備做空港幣和人民幣。如果巴斯和中共幹起來,就看誰的資金多,誰的多誰就是贏家。1998年,索羅斯想做空港幣。當時他只有2000億美元的資金,所以沒達到目的。

據巴斯講,他已經調用了1萬億的資金來做空港幣。香港的外匯儲備是4000億美元,可用資金為110億美元。大陸和香港加起來可動用的美元只有1110億。如果有人要做空港幣,「國家隊」肯定會來救市,到時候至少需要5000億美元,這些錢就是動用了那些不可動用的債務,如果巴斯真的有1萬億,那最後中共一定撐不住,做空港幣就會發生。

即使「國家隊」救市,港幣最後沒有被做空,但由此引發的香港股市和期貨市場的動蕩,也會使香港的百姓和企業遭殃。1998年爆發金融危機時,中共一直宣稱救市成功,港幣堅挺,但香港的老百姓在樓市和股市上卻蒙受了巨大的損失。

如此分析下來,中國經濟的解藥在哪裡?出路只有一個,就是使中國成為真正的自由貿易區,以避免或減少對沖基金做空港幣的風險。

而這樣做結果就是中共完蛋,老百姓得以解脫。這也正是川普通過美中貿易協定要達到的政治訴求。這個貿易協定的簽署對美國來說,政治意義大於經濟利益。 通過貿易談判的方式除掉一個對全球自由社會危害最大的毒瘤,這是「不戰而屈人之兵」,是上上策。受益的是中國老白姓,是中國的實體經濟,是中小企業。目前高關稅壁壘保護的只是權貴手中的各大利益集團。

所以,不管是否簽署貿易協定,中共都是死路一條,但對於習本人來說,簽協議他就能生,而且是民族功臣。對中國老百姓來說,簽署貿易協定,中國經濟不至於崩潰,是中美百姓雙贏的舉措。

美國硬著來 中共形勢嚴峻

原定本週三劉鶴來美國進行最後一輪談判,中方在這兩天內拿出結構性調整的方案可能性不大,除非他們手裡已經有方案了。而在週五之前達成協議來阻止川普加稅的可能性也不大。

如果中方有誠意,也許能爭取到後續談判的機會,但這些機會不太會像之前那樣在推遲加征關稅下進行,而極可能在被徵稅25%之後,中共才認識到美國的堅定決心和不可愚弄性,才有可能主動要求達成貿易協定。

面對當前的嚴峻形勢,中共將何去何從?習近平本人又將何去何從?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