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特約評論員 : 啟明

77日,23萬香港市民來到九龍「反送中」遊行集會,向大陸民眾傳遞真相。針對香港的反共大遊行,英國政府一反以往的沈默,近期不斷強烈發聲,支持香港民眾的自由呼聲,抗議中共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多名英國政界人物,包括原港督彭定康,英國看守首相特蕾莎梅、新首相的競選人鮑瑞思約翰遜及約翰遜的競選對手、外交大臣亨特,都表態反對中共違反「一國兩制」的做法。

那麼近期英國政府都說了些什麼呢?

今年是香港主權移交22年週年。被中國人稱為梅姨的英國首相特雷莎梅於612日提出,香港的《逃犯條例》須符合中英兩國在1984年簽訂聯合聲明時所定下的權利和自由。73日,她又在國會表示,對於香港的狀況,她已直接向中共領導人提出憂慮。

626日,外交大臣亨特表明立場,說「香港是中國未來試金石」,重申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具有國際效力,英國會繼續捍衛對香港的立場。

74日,亨特在接受BBC專訪時,再次表明英國會遵守《中英聯合聲明》,如果中方未能遵守聲明中保證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後果會很嚴重。

亨特的競選對手約翰遜表示,願意為香港人發聲。作為前外交大臣和倫敦市前市長,約翰遜很有可能成為英國的新首相。他說,《逃犯引渡條例》具有政治動機,很可能會侵犯香港人的人權。他呼籲中共不要改變「一國兩制」。

對於英國政府的表態,73日,中共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記者招待會上指責英國干涉中國內政,他說,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不屬於英國。他警告英國政府不要「站錯邊」。

對此,英國政府認為劉的言論「不準確也不能接受」,隨即傳召來劉曉明。而早在612日,劉曉明在接受BBC採訪時就明確表示《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它只是「歷史文件,已經完成了其使命」。

作為大使,劉曉明代表的中共官方立場。而早在2017630日,香港回歸20年之際,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例行的記者會上就曾表示,「《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英方對回歸後的香港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

而現在,英方堅持《中英聯合聲明》是國際公約,中英雙方必須遵守。那麼,英國對香港的態度,是幹涉中國內政,還是在執行一個國際公約,這是問題的關鍵。

一般講,兩國簽署的聯合公報或聯合聲明多是不具法律拘束力的國際文件,但是《中英聯合聲明》卻不同,它是一項雙邊條約。為什麼這麼說呢?

根據國際法,判斷一項國際文件是不是條約,核心標準就是它是否創立、更改或廢止了國際法上的權利義務。所以,從聲明的內容來看,《中英聯合聲明》就香港問題在中英兩國之間設定了相關權利義務,故屬於國際公約。

聯合聲明第7條和第8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聯合王國政府同意,上述各項聲明和本聯合聲明的附件均將付諸實施」。「本聯合聲明須經批準,並自互換批準書之日起生效。批準書應於1985630日前在北京互換。本聯合聲明及其附件具有同等約束力。」

這表明中英雙方都將《中英聯合聲明》視為必修遵守的條約。事實上,《中英聯合聲明》已在聯合國登記,載於《聯合國條約集》第1399卷,也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條約集》。

中共反駁聲明是條約的另一個理由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已把《中英聯合聲明》的內容包括進去,所以聲明本身已不具法律效力。

對此,牛津大學在讀政治學博士徐小白撰文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序言中說:「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已由中國政府在中英聯合聲明中予以闡明。」這說明《聯合聲明》是治港的政治與法律文本的重要組成部分,和《基本法》共同構成了香港的憲政基礎。

他說,《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兩份文件的適用範圍和作用都不同,不存在一個文件取代另一個文件並使其自動失效的問題。而且在國際法中,國際條約具有優先級別,其存廢僅取決於條約自身的規定,或者締約兩國的修約,不因締約國國內的立法而廢止或失效。

雖然《中英聯合聲明》沒有對自身有效期做出明確規定,但第三條第十二項指出:「上述基本方針政策」將以「基本法規定之,並在五十年內不變。」也就是說,《基本法》無論從立法到實施,甚至其最短時效,都屬於《聯合聲明》的規定和承諾範圍。

按照這一表述和邏輯,《聯合聲明》的有效期至少應到香港回歸後的第五十年。在此期間,中英兩國都有義務遵守並履行《聯合聲明》中所規定的各項事宜。中方不得在這五十年中修訂《基本法》使其不再符合《聯合聲明》中闡述的基本方針政策,或者以其它方式違背「五十年內不變」的承諾。

故此,從法律意義上講,《中英聯合聲明》仍然是一項有效的條約,中共當局在《中英聯合聲明》第3條中所作出的承諾,如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一國兩制」、香港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等,仍然有效,並需要中共當局切實加以履行。

早在1997年,香港執業大律師胡鴻烈就撰文指出:「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是一項國際條約,有拘束中英兩國法律效力,因此其效力原已超越兩國的憲法。香港特區基本法所規定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是我國根據聯合聲明所承擔的國際性義務,並在聯合國登記了這項承擔。」

那麼,二十多年來,包括200350萬港人上街反對「23條」,為何英國之前很少指責中共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為何現在英國政府如此為正義發聲呢?

人們普遍認為,這不僅與最近英國保守黨競選新的黨的領袖和新的首相有關,更是全球性的反共共識的大氣候的具體表現。

時事評論員桑普認為,G20峰會後,美國對中共的態度依然強硬,並不斷向英國施壓,要求加入圍堵中共的行列,並對中國的人權問題發聲。

桑普說:「現在最大的人權問題,除了新疆丶西藏之外,莫過於香港,當然還有中國的維權律師的問題,但是香港的問題是最吸引大家眼球的。現在這個情況,英國要做這件事情,是希望跟美國靠在一起,基本上英國跟美國,甚至歐洲跟美國之間的同盟關系,是一個價值的聯盟,也是一個利益的聯盟,他們希望維持這一套自由民主的價值,希望不會被獨裁催毀。」

所以,英國在脫歐後,不論經濟還是政治都必須做出決斷。很可能成為新首相的約翰遜非常重視自由人權和英國本土利益,為了抵制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對英國的滲透,英國會主動在這方面與美國形成聯盟。

筆者在以往的文章中多次提到,全球性的剿共聯盟已經形成。所以,香港也好,英國也好,都是這個聯盟形成過程中的具體表現。也許全國性的,乃至世界性的全民反迫害浪潮就從香港開始。

影片推薦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