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9月26日訊】針對民主黨人本週二(24日)發起的彈劾總統提議,白宮次日給予回應,公佈了川普與烏克蘭新當選總統澤倫斯基的通話記錄,文件顯示,民主黨所依據的舉報訊息並不屬實。

川普同日(25日)發推文,敦促公開有關「舉報人」的信息及拜登父子貪腐的詳情。同時,由於美國務院未及時依法公開有關拜登威脅烏克蘭官員的文件,政府監管組織「司法觀察」(Judicial Watch)週四已對其提起訴訟。

川普要求信息「透明公開」

川普總統週三發表推文說,「我已通知眾議院共和黨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及眾議院所有共和黨議員,我完全支持有關『舉報人』的信息透明公開,我也堅持能儘快、無障礙地公開喬·拜登及其兒子亨特從烏克蘭和中(共)那裡獲取數百萬美元的情況。」

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週一(23日)發推文表示,關於拜登兒子收取巨額洗錢的證據有四五項,且中共爲在談判中取得拜登讓步,向其基金會捐助了15億美元。

「司法觀察」訴國務院 要求公開拜登有關文件

今日(26日),总部位於華府的非營利性政府監管組織「司法觀察」宣布,已向聯邦法院提起訴訟,希望強制國務院公布有關前副總統喬·拜登施壓解僱烏克蘭最高檢察官維克托·肖金(Viktor Shokin)的所有美國官方文件。

該機構認爲,國務院未能依法回應今年5月7日提出的司法監視請求——依據《信息自由法》(FOIA),國務院被要求公佈:

  1. 和肖金對烏克蘭私營天然氣公司Burisma Group董事長茲洛切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的調查,及其辭去最高檢察官職務相關的一切記錄;
  2. 國務院與副總統辦公室所有官員、僱員或代表之間有關肖金的所有溝通記錄。

提出這項請求之前,拜登2018年1月23日在外交關係委員會會議上的一段公開視頻被曝光。他承認自己訪烏時威脅說,若烏克蘭在他離境前6小時內不解僱肖金,他將扣留美國給烏克蘭超過10億美元的援助。

肖金當時正對Burisma集團進行腐敗調查,拜登的兒子亨特是該公司董事,每月收到該公司支付的5萬美元諮詢費。

 

拜登告訴與會者:「我記得我曾審閱並說服我們的團隊,應該(向烏克蘭)提供貸款擔保,我想我是第12或13次去了基輔,想宣布還會有10億美元的貸款擔保。」

 「當時,(時任烏克蘭總統佩特羅·波羅申科)和(時任烏克蘭總理阿森尼·亞特森尤克)已作出承諾將對(肖金)採取行動,但他們沒有這樣做。」 他繼續說, 「所以當時他們正出席新聞發布會,我說『我們不會給你們10億美元』。他們說『你沒有權力,你不是總統』。」我說,總統說了,給他打電話。」

「我說,『我告訴你,你們拿不到這10億美元,我想我6小時後就要走了。如果檢察官沒被解僱,那你們就沒錢。』」拜登最後說,「好吧,××養的,檢察官被炒了。」

在「司法監視」就有關拜登的記錄提出訴訟的當天,國家情報代理署長(DNI)約瑟夫·馬奎爾(Joseph Maguire)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上作證,陳述他經手的來自匿名聯邦工作人員的投訴。

該「舉報人」聲稱,川普總統在7月25日的電話中威脅烏克蘭新任總統澤倫斯基,如不重啟對Burisma和亨特·拜登的調查,就切斷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投訴書中還聲稱白宮助理試圖隱瞞通話記錄。

這位匿名人士承認沒有聽過這通電話,只是從數十名白宮官員那裡得知了消息。

特朗普週三(25日)發布了這通電話的正式筆錄全文,否認與澤倫斯基的談話有不當之處。烏克蘭總統同日表示,在和川普的通話中並未感到壓力。

此前一天,國會民主黨人堅稱川普的「電話威脅」構成彈劾理由,並展開多項調查,以確定是否向眾議院正式提出彈劾。

情報委員會少數派領袖、眾議員德文·納恩斯(Devin Nunes)在馬奎爾聽證會上說:「我們的故事情節是另一份『斯蒂爾檔案』……民主黨人狂熱地想要推翻2016年的大選結果,他們的政治化行動以失敗告終。」

作爲「斯蒂爾檔案」,是由前英國特工斯蒂爾編造的抹黑川普的虛假檔案,成爲爲期兩年的「通俄門」調查的前提,調查結果顯示,川普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並未與俄羅斯勾結。據知,川普2016年的競選對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為這份檔案支付了費用。

責任編輯:松林

 

 

 

 

分類: 美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