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0月25日訊】美國聯邦法院本月15日的一份正式聲明透露,前奧巴馬政府強制醫生爲申請人實施變性手術的法規已經廢除。原法規無視醫學倫理和宗教信仰。

2016年,在奧巴馬任期的最後階段,衛生與公共服務部(HHS)發佈了一項法規,要求全美醫生必須爲心理健康專家轉診來的任何人實施變性手術,即使醫生認爲手術存在風險。如果醫生出於良心拒絕,將面臨取消行醫資格等嚴重後果。

川普總統執政後,HHS將重點放在保護宗教自由的法規上,但在某些文件中還保留著奧巴馬的這條法規。廢除該法規保證了拒絕爲申請人提供激素治療或變性手術的醫生的信仰自由。

應一些保守組織的要求,HHS對此做了調查,結果發現變性手術存在很大健康風險,包括患癌率增高和骨密度下降等。

變性手術的後果

一些醫生警告說,即使是攝入激素這種侵入性最小的「治療」,也會將疾病傳播給健康人。接受實質變性手術的人往往需要「終生滅菌」。

從心理學角度講,許多患有「性別認知障礙」的兒童,絕大多數在進入青春期後自然恢復正常。而許多認爲自己有變性傾向的人,後來發現他(她)其實有同性戀傾向。

像奧巴馬時期的許多政策一樣,這個「強制變性手術」的法規等於是用強大的國家機器來建立「新的信仰體系」。

因爲變性而導致的惡果有時是非常可怕的。在一個典型案例中,一個自稱是男性的孕婦因腹痛去了一家醫院。因爲她將自己定義爲男性,且醫學記錄裡也註明是男性,因此醫生放棄了此人可能懷孕的想法。因爲她沒有得到應有的治療,她的孩子死了。如果醫療機構能正確地將她歸類爲女性,她的兒子就會倖存下來。

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認爲,美國的民主黨,特別是在奧巴馬時期,以人權的名義做了很多反傳統、反倫理和反道德的事,混淆性別,甚至以法律的形式承認中性性別,是非常恐怖的事。

「當然,我不反對任何個體的自我選擇,但用法律來逼迫人們這麼做就是邪惡的了。在這點上講,川普總統是偉大的。奧巴馬的這個法規被廢除,是道德的偉大勝利。」諸葛明陽說。

責任編輯:高進

分類: 美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