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0月30日訊】2020美大選前的一大熱門話題就是前美國副總統拜登(Jeo Biden)之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被曝涉嫌收受中共和烏克蘭資金一事。不僅烏克蘭,甚至有美國參議員也悄然投入調查,以確認亨特是否從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HR Partners,簡稱:渤海華美)獲得不當利益。

保守派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報道,10月25日(週五),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收到一份有關外國投資交易的機密簡報。格拉斯利的新聞主任佐納(Michael Zona)說,美國財政部、商務部和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為格拉斯利提供了「廣泛、機密的簡報」。

佐納說,格拉斯利打算審查這些材料,並在未來幾周內與有關機構聯繫、跟進有關問題。出於對簡報內容的保密原則,佐納沒有發表評論,但他表示格拉斯利還有更多話要說。

渤海華美與中共資助的航空工業公司有過合作,而航空工業公司曾被懷疑竊取美國安機密。

美國安官員和分析師強烈懷疑中共軍用飛機的主要供應商——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AVIC)曾入侵美網絡並竊取了F-35戰機的設計,中共利用偷到的設計圖製造自己的隱形戰機。

2015年,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與國有控股的渤海華美合作,收購了美國瀚德汽車控股有限公司(Henniges Automotive,簡稱:瀚德公司),瀚德公司是一家生産軍事技術的汽車公司。亨特·拜登自2013年以來一直擔任渤海華美的董事。這筆6億美元的交易是中國企業對美國汽車公司並購案中的大筆生意。

格拉斯利在8月份的一封給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 Mnuchin)信中曾對該交易表示擔憂,指出奧巴馬時代可能存在的利益衝突。時任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批准了這筆交易。克里的繼子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與亨特都是渤海華美的投資者,他們有望從交易中直接受益。在交易批准時,拜登正擔任美國副總統。

格拉斯利要求獲得有關該起收購案的批准過程、白宮人員在該決定中扮演什麽角色,以及他們是否遵循適當程序的詳細信息。

格拉斯利寫到:「令人擔憂的是,潛在的利益衝突可能會影響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對瀚德公司交易的批准」,「因此,國會和公衆必須充分理解政府批准瀚德公司案的決策過程,以及外國投資委員會在多大程度上考慮了該交易帶來的國家安全風險。」

儘管亨特·拜登的律師稱,亨特沒有在渤海華美的業務上賺到錢,但民間的政府監督機構並不認同。

非營利組織「政府監督計劃」(Project on Government Oversight)首席律師艾米(Scott Amey)表示:「我想亨特·拜登有機會在美國以他的名字獲利」,「而且,從外國政府獲利確實是值得懷疑的,特別是那些對美國採取對立做法和理念的國家。」雖然許多人會為遊說美國客戶投資而賺錢,但亨特與敵對的外國合作越過了界線。艾米稱他與中國進行商業交易的決定「引人注目」,「給其決策過程帶來很大麻煩」。

亨特·拜登從一開始就參與了成立渤海華美公司。他持股的美國投資公司羅斯蒙特·塞內卡(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在2013年與中國金融家簽署了一項協議,成立渤海華美。

亨特通過他的律師承認,他之後在2017年向渤海華美投資了42萬美元,購買該基金10%的股份。只要亨特保留自己的股份,他就能從公司的業績中獲利。

雖然律師說,亨特·拜登將在10月底卸任渤海華美董事。但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否會繼續持有這家私人股本公司的股份。

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國家安全與外交政策研究所副所長詹姆斯‧卡拉法諾(James Carafano)表示,中共的公司經常招募有影響力的美國人加入董事會,「為中國(中共)辯護」。

責任編輯:松林

分類: 美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