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1月02日訊】週二(29日),米歇爾·奧巴馬(Michelle Obama)在奧巴馬基金會峯會上講述了自己在芝加哥南區的成長經歷,指責白人逃離黑人入住的社區,認爲「膚色和髮質的差異造成了國家的分裂」。此言一出,立即在全美範圍內引起強烈反彈。

米歇爾說,她小時候體驗到一種不公正的感覺,因為她可以看到並感受到人們在逃離像她這樣的家庭。「當我們搬進來的時候,白人就搬了出去,因為他們擔心我們(黑人)家庭所代表的東西。」她說。

她指責白人道:「你們從我們身邊逃離,而且你們仍在逃離,因為我們跟搬進來的移民家庭沒有什麼不同,跟那些從其它地方搬進來試圖做的更好的家庭沒有什麼不同。」

這不是米歇爾第一次發表這種「挑事」式的種族言論。2015年,她在塔斯基吉黑人大學(University of Black Tuskegee University)對畢業生講話時,就大談她和奧巴馬擔任總統前後所遭受的侮辱。 她說,由於種族的原因,(黑人)畢業生很可能面臨艱苦的鬥爭,這是「沉重的負擔」。

對於她的言論,許多人都做出激烈反應。小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在週三的推文中尖銳地提到了位於馬薩諸塞州的瑪莎葡萄園島(Martha’s Vineyard),該社區以其富裕而聞名。今年9月奧巴馬夫婦在瑪莎葡萄園島購買了一片佔地29英畝的龐大地產,標價1485萬美元。

有網民挖苦道:「作為史上最有權勢女性中的一員,米歇爾卻永遠覺得自己是受害者。」

路易斯安那州的一位網友表示:「黑人也怕跟犯罪、沉溺毒品的鄰居生活在一起,這和種族沒關係。」

一位黑人網友說:「米歇爾沒意識到,或者她故意沒說的是,其實也有『黑人遷徙』。這跟種族美什麼關係,主要是階層因素,當你原本安靜的社區突然黑幫遍地,你也想搬走。」

米歇爾之所以遭到美國社會的抨擊,與美國黑人平權運動的變化有關。近年來,美國各地紛紛爆發「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抗議,這一口號已經成為美式「政治正確」中的重要部分。

2017年一位孟加拉裔學生在寫給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申請函中,一字未寫與升學有關的內容,只是把「Black Lives Matter」抄了100次,最後竟獲得了入學資格。

責任編輯:松林

分類: 美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