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1月23日訊】負責戰略溝通和演講稿撰寫的前副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安東(Michael Anton)日前表示,對川普總統的起訴是一群立法者為趕總統下台而捏造的,看起來像是「內奸行為」。

11月19日,安東在接受WMAL電台「購物中心的早上」(Mornings on the Mall)節目採訪中說,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亞當·希夫(Adam Schiff)在聽證會上打斷對亞歷山大·溫德曼(Alexander Vindman)的訊問,這反映出民主黨人擔心匿名舉報者被發現、民主黨議員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被爆光。

「這就像一群職業官僚幹的『內部工作』。他們聚在一起說:『我們想彈劾這傢伙三年了。怎麼辦呢?等會兒,我想我們有辦法了。』」安東說。

安東表示,這就是為什麼希夫在週三打斷了德文·努涅斯(Devin Nunes,加利福尼亞州共和黨人)對溫德曼的訊問,那時他正說到自己與一名「匿名官員」談論川普總統和烏克蘭總統之間的通話。中斷之後,溫德曼就拒絕「回答有關情報人員的具體問題」。

據《每日通話》(The Daily Caller)記者查克·羅斯(Chuck Ross)報道,馬克·扎伊德(Mark Zaid,第一名匿名舉報人的代理律師)在推特上發文稱,和溫德曼說話的「匿名官員」正是舉報人。

羅斯在推特上寫道:「如果仔細閱讀,會發現在電話後與溫德曼交談的就是舉報人。亞當·希夫打斷溫德曼的發言,就是防止他被問及此事,因為這可能引出和關舉報人相關的問題。」

羅斯認為,如果希夫為了不讓共和黨人把溫德曼和舉報人聯繫起來而打斷訊問,這將是「循環報道」(也稱錯誤確認),讓人聯想到「斯蒂爾卷宗」(Steele Dossier)和在2016年發起的「通俄門」事件,這是危險的。

「確認溫德曼是否是舉報人的消息源似乎非常重要,尤其在民主黨人把他作為獨立於舉報人的證人的情況下。」「這是循環報道。讓人想起斯蒂爾卷宗。」羅斯補充道。

這麼看來,那些所謂的「獨立」證詞實際上都來自同一個信息源:那名匿名舉報人——而民主黨人正試圖掩蓋這一點。

責任編輯:松林

分類: 美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