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1月25日訊】「中共在偷我們的東西,正在侵蝕聯合部隊的殺傷力。中共拚命地入侵我們大大小小的企業,難怪它們的東西看起來像我們的一樣。」美國空軍少將日前發表的這段講話,是對中共「拿來主義」的控訴。

在近期舉行的美國陸軍協會(AUSA)論壇上,美國防部保護關鍵技術特遣隊負責人托馬斯‧墨菲(Thomas E. Murphy)少將呼籲所有從事技術工作的人員,「提高職業技能,並確保網絡安全有序」 ,以應對中共竊取美國技術並削弱軍隊殺傷力的行爲。

「中共在國家層面投入了大量資源,以滲透我們的大學和實驗室。它們甚至捏造出『美國採花,中國釀蜜』這樣的說辭。」墨菲在講話中說,「這完美地說明了它們蓄意竊取科研、知識和技術成果以提高其軍事能力的計劃,它們甚至沒有掩飾。」

專家:中共明目張膽偷東西

近年来,中共盗窃美國知識產權的行為越來越明目張膽。《社學博》(Sociable)編輯辛奇利夫(Tim Hinchliffe)近日以《美國技術保護特遣隊:中共明目張膽偷東西》爲題,深刻揭示了中共一直在蓄意竊取美國技術,並無視國際科研規則的惡劣行爲。

文章說,中共在諸如量子科學、人工智能、5G和基因組測序等許多科技領域都在大力發展。實際上,有關美國人口基因測序方面,中共擁有的數據量比美國擁有的更多。

據《紐約時報》今年2月報道,中共利用美國基因技術追蹤維吾爾人。中共警方科技人員利用馬薩諸塞州賽默飛世爾(Thermo Fisher)研製的設備,來增強其在基因領域的能力,並利用遺傳學家基德(Kenneth Kidd)在全球範圍內獲取的人類遺傳物質對維族人基因進行對比。

基德表示,他原以為中共科技人員獲得了基因捐贈者的同意,是在科學準則框架內行事的。

報道說,中共科學家已向全球數據庫提交了維族人的基因樣本,此舉可能違反了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 )這一科學準則。紐約大學醫學院醫學倫理部創始人卡普蘭(Arthur Caplan)教授表示,「 未經明確同意,任何人的數據都不應該進入數據庫。老實說,美國科學家有種天真的想法,他們認為無論來自哪裡的人都會遵循同樣的規則和標準。」

美軍及情報界共識:中共政權是最大威脅

辛奇利夫在文章中強調指出,中共政權是美國軍方和情報界公認的最大威脅。

墨菲少将則警告說,如果美國政府與私人公司不採取任何行動阻止中共盜竊美國的創新技術,可能意味著「聯合部隊的殺傷力已降低到無法彌補的程度」。「看看他們的空運機和最新戰鬥機,看起來就像是C-17和F-35,這不是巧合。我們無意間成了戰略競爭對手的(研發)基地」。

墨菲還說,中共正在採取綜合性國家戰略,通過合法和非法手段獲取美國的關鍵技術。

為確保美國技術不會被轉讓給中共,美国軍方一再批評協助共產主義政權侵犯美國利益的公司。前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Joe Dunford)上將3月份表示:「如果一家美國公司在中國開展業務,他們將自動被要求設立中共黨支部,其結果將導致該公司知識產權流向中共軍方。」

針對人們對中共劫持美國創新技術的擔憂,美國前代理國防部長沙納漢(Patrick Shanahan)則表示,「 (中國)經濟中有5萬億美元是國有企業的,因此,民用領域開發的技術轉移到軍方,這是一條直接的管道。」

他補充說:「不僅有轉移,而且對美國技術的系統盜竊也促進了中共新興技術的更快發展。」

戰術分析師:中共間諜活動史無前例

戰略分析公司斯特拉福(Stratfor)副總裁斯圖爾特(Scott Stewart)日前刊文分析了美國所面臨的間諜風險。他說,中美兩國競爭的加劇使中共更加肆無忌憚地偷竊西方公司的機密,而各種間諜工具、移動設備、數據數字化等技術使普通員工均可輕鬆竊取大量信息。

斯圖爾特表示,技術進步,特別是互聯網,使間諜們能夠遠程攻擊目標,並收集大量開源數據。與此同時,技術進步也極大地簡化了竊取各公司數據的過程。間諜們可以通過電子郵件將敏感信息發送給自己或其代理人,或將竊取的數據下載到外部存儲站點或SD卡等可移動的小介質中。

他強調,數據數字化、筆記本電腦及其它移動設備的廣泛使用,也意味著在這些設備中可以發現敏感信息,從而幾乎可以在任何地點進行竊取。

斯圖爾特表示,中共公開告訴世界,他們打算以任何必要的手段達到技術水平,並超越西方。中共在1986年啟動863計劃時就首先公開表達了這一願望。從那時起,北京一直通過 「中國製造2025」計劃和「千人計劃」等繼續進行間諜活動。

對於美國來說,中共情報機構收集美國公司機密的行爲並不陌生,但其規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大,且更加肆無忌憚。不過,中共間諜遭美國起訴的案例也越來越多。

責任編輯:松林

分類: 美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