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時評】NBA風波 普世價值與中共流氓的對抗

NBA休斯頓火箭隊總管莫雷,最近在推特上聲援香港「反送中」,遭到中共瘋狂的圍剿和自殺式抵制。對此,NBA總裁席肖華再發聲明,表示NBA不會為了莫雷支持港人的推文致歉,也不會限制球員和職員言論。

肖華的言論更加刺激了中共。央視立即發表聲明,暫停NBA賽事轉播,簽下的5年的NBA轉播合約的騰訊也跟進不播,接著中共媒體展開鋪天蓋地的批判,把整起事件冠上「中國的原則不容侵犯」的調性;中共外交部長耿爽說,「跟中方開展交流與合作卻不了解中國的民意,這是行不通的」。

美、中言論自由的差異

戰爭是看得到,也可以感受得到入侵,但無形的滲透,卻不容易感受到。這一次,中共直接對美國人在推特上的言論進行審查,美國人真的被震驚,感受絕對不亞於當年台灣人看到周子瑜被迫公開道歉的氛圍。中共正在利用中國的經濟,「監控」美國人在美國的言論自由。

在美國,NBA球星向來都非常有個性,可以直接批評總統、罵美國政府,因為他們不靠黨,也不靠國家,是靠自己的天賦跟努力,取得現在的身份地位,當然不只球星,許多公眾人物也是如此。

但是一牽扯到中共,言論自由就扭曲了。火箭隊總管莫雷、球星哈登,連NBA官方第一時間就對中國「道歉」,因為「嚴重地傷害了中國球迷的感情」。

隨後,NBA風波引發美國輿論批評,認為NBA向北京下跪,連國會議員都出聲撻伐。為什麼會出現這個狀況?

對美國人來說,NBA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這次莫雷在推特上的發言,是個人政治信念的表態,不涉及球隊及對中共的態度,莫雷不是政治人物,發言屬於個人言論自由層次;然而,中共卻動用國家機器,逼NBA表態,逼美國人道歉,完全衝撞了美國對言論自由的底線。

NBA總裁肖華說,NBA經久不衰的原因之一就是有包容性,可以接納不同的觀點、背景、種族、性別和宗教。NBA不會去監控球員、雇員和球隊老闆在這些問題上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NBA不能那麼做。

這一事件充分表現出自由社會普世價值和中共的流氓邪教的邏輯的衝突。在中共的控制下,中國人從來沒有體會過甚麼是真正的言論自由。真正有思想的人會被扣上「煽動顛覆」罪名,而對於外國人則會被攻擊爲「挑戰國家主權」。

中共用中國市場限制言論

「外企道歉」已經不是第一天的事情。為了進入巨大的中國市場,賺大錢,紛紛主動配合自我審查。好萊塢的劇本要有中國元素,中國不能是壞人,天安門不能被毀掉;歐洲足球賽為了中國改變比賽時間;iPhone港澳版也閹割中華民國國旗……什麼都要受限於中共。

正如《南方公園》裡面的一幕,卡通主角史蛋(Stan)的爸爸蘭迪(Randy)要去中國做生意,同一班飛機有一群NBA球星、好萊塢星戰、漫威系列電影人物,甚至還出現米老鼠出來下指導棋,就是在諷刺美國兩大商業系統,為了賺人民幣而失去氣節。

不止是卡通裡面的NBA、迪士尼,因觸動中國敏感「民族主義」神經,或在港台議題上「政治不正確」而遭抵制的國際品牌,比如航空公司在官網將「台灣」改稱「中國台灣」或「中華台北」;因為把台灣、香港列為國家的「T-恤之亂」;引用達賴喇嘛言論的賓士……數不勝數。不過,所有的結局都是,國際品牌因「傷害中國人民情感」必須公開道歉。

一則個人公開的推文,竟然引起如此軒然大波,充分暴露了中共慾向國際輸出「共產革命」的本質。同時,也是對所有人的試金石:你是要堅持普世價值,堅守起碼的道德底線?還是爲了利益而向中共獻媚?

美國眾議員麥考爾就說,中共再次表明,它們願意窮盡一切國家手段向美國公司施加政治壓力,美國應該醒來,意識到中共不是朋友,而是一個越來越大的威脅。參議員克魯茲也說,NBA現在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正無恥地退縮著,人權不該被販售,NBA不該助長中共的思想審查制度。

美國知名對沖基金大鱷、海曼資本創辦人巴斯也痛批道:中共把它們的霸道、影響力和極權主義的概念帶到美國,而企業對中共道歉,如同與「魔鬼交易」。他質問,對中共低頭的美國企業,還有多少道德觀?願意為金錢而妥協的價值觀有多少?

套用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一句話,「世界可以沒有中國,中國不能沒有世界」。現在有越來越多跨國公司撤離中國,全球生產鏈也在擺脫中國的影響,中共用民族主義綁架市場,還可以玩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