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0月2日訊】提到高耀潔,人們都知道她是民間防艾滋病的第一人。但提到王淑平,就鮮爲人知了。其實,她就是曝光河南艾滋疫情的第一人。她因此遭到中共地方當局的迫害而被迫孤身流亡美國。9月21日,王淑平因疑似突發心臟病而去世。

9月5日,以她的故事爲原型的舞臺劇《地獄宮殿的國王》(The King of Hell’s Palace)在倫敦公演。

然而就在該劇公演前的8月22日,王淑平在國內的親友和原來的同事被中共國安約談,要他們轉告王淑平必須停演這部劇,國安甚至還試圖聯絡到王淑平已在美國生活的女兒。但王淑平沒有妥協,公演如期舉行並獲得好評。

血漿經濟致數十萬人感染艾滋病

歷史上,第一個「吹口哨」的人(whistleblower,揭黑幕告密者)往往要付出生命代價的。1995年12月16日,第一份有關河南農村獻血人員感染艾滋病的報告上報到中共衛生部,寫報告的人就是周口地區臨牀檢驗中心的負責人王淑平,她成了第一個「吹口哨」的人。

上世紀80年代末,為緩解城市「血荒」,中共採取了「計劃獻血」政策,並向各地方政府下達了採血指標。由於賣血既有助於完成指標,又可讓農民增加收入,因此農村出現了大量採血站,獻血者每人每次可領取50元人民幣。當時民間流行一句順口溜:「胳膊一伸,露出青筋,一伸一拳,五十大元。」

然而,採血器械的重複使用,加之沒有肝炎和艾滋病的排查機制,導致大批農民交叉感染,丙型肝炎和艾滋病蔓延,而患者並不知道自己得了絕症,致使疫情不斷擴大,這其中尤以河南省最爲嚴重。

曾在中共衛生部任職的陳秉中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河南90年代初的血漿經濟,導致數十萬人感染艾滋病,而且至少10萬人死亡。

河南艾滋疫情 王淑平遭報復

1991年,曾在河南周口地區衛生局下屬血站工作的王淑平,發現賣血經濟對民眾健康構成巨大威脅:由於沒有疾病排查機制,艾滋病及丙肝病毒帶原者賣血致使血站的血液品質受到污染;採血方式不良及交叉感染使獻血者感染丙型肝炎或艾滋病。她向主管建議採取措施,但未被採納。

1993年,她發現部分獻血者肝臟指標不合格,丙肝在流行,於是她上報省衛生廳。

1995年,王淑平發現了更為恐怖的漏洞,一位艾滋病毒帶原者曾在4個血站賣過血。為此,她專門撰寫報告建議河南省所有血站進行艾滋病毒檢驗。但被上級告知費用太高而拒絕。

於是,焦慮萬分的王淑平自己成立了一個臨床檢驗中心,主要負責篩查血液樣本。該中心掛靠衛生局,但財務自理。她隨機採集了400多份血液樣本,發現HIV抗體陽性反應率均在13%左右。

1995年冬,她將自己撰寫的疫情報告上報省衛生廳,但無人理睬。

1996年,嚴重的情況迫使她將報告和檢測數據上報中共衛生部,但卻遭毆打、檢驗設備被破壞,並被調離血站。

這一系列問題,使她的家庭也受到影響,她被迫與同在中共衛生部門工作的丈夫離婚。

2001年,爲躲避迫害,王淑平流亡美國避難。在美國,王淑平認識了美國人蓋瑞·克里斯滕森(Gary Christensen)並喜結連理。婚後夫婦兩人定居鹽湖城,分別在猶他州大學擔任教授和研究員。

疫情迫使中共承認疫情

由於王淑平對河南疫情的不斷曝光,中共衛生部終於在2001年承認華中地區面臨艾滋病危機,且至少50萬人在血站賣血後感染艾滋病毒,而河南是重災區之一。

自此,中國大陸各地所有血站均開始關門整頓,增加了抽血前查驗艾滋病毒(HIV)的程序。

2004年河南省首次普查確認艾滋疫情。儘管相關信息不斷被披露,但直到今天中國艾滋病疫情的真相仍然不明朗。

拯救無辜生命 王淑平死而無憾

王淑平曾在接受採訪時坦承,說真話讓她在中共治下付出了沉痛的代價:工作沒了,婚姻破裂了,家庭不完整了。但讓她無悔的是,她所付出的代價拯救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她覺得這份付出是值得的。

她在生前最後一次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沒有考慮自己的命運。這是醫生職業操守的第一條。」

9月21日,王淑平在和丈夫及友人在鹽湖城登山途中心臟病突發猝死,終年59歲。

得知王淑平逝世的消息後,《地獄宮殿的國王》編劇高雅竹(Frances Ya-Chu Cowhig)的父親高大偉(David Cowhig)非常悲痛。他發推文說:「她是個意志堅定、無比樂觀、極富愛心的女性。」「(她是)我的英雄,我的朋友。」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