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0月25日訊】三個多月前,42歲的法國男子文森特·蘭伯特(Vincent Lambert)因長期處於半植物人狀態,被醫生以拔掉餵食管的方式強制實施了「安樂死」。蘭伯特的母親講,當他兒子聽到自己將被「安樂死」的消息後落淚了。

蘭伯特曾是一名護士,雖然2008年的一場車禍讓他與死神擦肩而過,但之後則一直處於半植物人狀態。他四肢癱瘓,意識微弱,醫生說其腦部創傷是不可逆的。雖然他可以在沒有呼吸機的情況下自主呼吸,但仍需要通過慣食和水來維持生命。

今年5月,癱瘓在床的蘭伯特被告知,他有可能會「被動安樂死」(Passive Euthanasia),所采用的方法是通過飢餓任其所謂「自然死亡」。2019年7月11日,在醫生取出喂食管9天後,被「深度鎮靜」的蘭伯特離開了人世。

在蘭伯特的「生存權」問題上,11年來其家人始終意見不一。他的妻子及6個兄弟姐妹主張讓其「安樂死」,而篤信天主教的父母和另外兩個兄弟姐妹一直努力讓他活下去。他的父母表示,雖然蘭伯特的知覺處於最低狀態,但他依然活著。

蘭伯特的母親薇薇安(Viviane)說:「他晚上睡覺,白天醒來,我說話時他看著我。他只是需要通過一種特殊的裝置喂食,他的醫生想停掉這個,這樣他就會死去。」

法律之爭始於2013年。蘭伯特父母向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提起上訴後,巴黎一家上訴法院作出了恢復對蘭伯特提供生命支持的裁定。當時,薇薇安告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她的兒子聽到即將被「安樂死」的消息後哭了起來,「我們對此感到非常不安,這就是我們向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求助的原因。因為《殘疾人權利公約》禁止剝奪一個人的飲食。」

但今年6月28日,法國最高上訴法院作出最終裁定,允許醫生重新開始5月份實施的停止給蘭伯特喂食和補水的程序。最高上訴法院沒有考慮支持或反對讓蘭伯特活下去的理由,而只考慮了下級法院是否有權對此案作出裁決。該法院裁定,巴黎那家上訴法院無權做出最終裁決。

7月15日,蘭伯特的父母和他的兩個兄弟姐妹宣布,他們不會再采取任何法律行動。他們表示:「如今死亡已不可避免。死亡既被強加於他,也被強加於我們。雖然我們不接受,但只能在悲傷與不解中放棄。」

儘管安樂死在法國是非法的,但2016年通過的法律已允許醫生讓病人進入「持續深度麻醉」狀態,直至其死亡。

蘭伯特的被「安樂死」和死前的淚水讓眾多網友震驚,他們紛紛在新聞網頁和社群媒體上留言:

「這個可憐的人知道他將慢慢死去。文森特,願你安息!」

「想像一下,花了9天時間才死去!多麼殘酷和不人道!如果讓我們死去更節約錢財,政府就拒絕讓人活下去!……」

「如今他們認為,僅因為一個人沒有生產力、沒有意義就終結他的生命也是可以的。我們殺胎兒,現在殺殘障人……下一個是老人嗎?如果我們不了解歷史,就必定會重蹈覆轍。」

生命到底應不應該被實施「安樂死」?特約評論員啓明表示,「人的生命是天賦的,生老病死都是天定的,人爲地剝奪一個人的生命,即便理由是減少病患的痛苦,其本質就是殺生。」

啓明還說:「法律是把雙刃劍,既可以主持正義,也可以強姦民意。就看掌握在誰手裡,以及法律的制定者的出發點是什麼?」

「爲什麼人們敢隨意實施墮胎?實施安樂死?是因爲這些人考慮的只是『活著的人』或『健康的人』的利益,而非生命本身的價值和尊嚴,更忘記了神意。」

責任編輯:松林

分類: 國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