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1月23日訊】前澳洲國家安全情報局(ASIO)局長劉易斯(Duncan Lewis)日前對《悉尼晨鋒報》說,中共政府正企圖通過秘密的干預手段「接管」澳洲的政治體系,每個政治人物都是潛在目標。中共還想在社區、商界和媒體界施加影響,以獲得「有利地位」。他呼籲澳洲華人社區在抵禦中共滲透澳洲的行動中發揮更大作用。

「間諜活動和外國干預的影響是隱秘的,它的效果可能幾十年都不會顯露出來,但如果到了那個(顯露)時候就太晚了。某天早晨你醒來後發現,我們國家做出的決策根本不符合我們國家的利益」。「這不僅會發生在政界,也會發生在社區和商界。基本上,它(中共)在海外實施操縱來接管這裡。」劉易斯說。

社區是澳洲抵禦中共秘密滲透的第一道防線。劉易斯說,「我們需要一個准備更充分的社區,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情報局很需要社區提供的線索,這並非多疑。」

劉易斯還表示,穆斯林社區為警方和情報局提供了非常有價值的信息,對保護公共安全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他呼籲澳洲華人社區也像穆斯林社區協助安全部門打擊恐怖主義那樣,在抵禦中共滲透上發揮重要作用。「澳洲華人社區能夠且應該在抵禦外國隱秘干預活動上起到重要作用」。他還特別希望華人能幫助執法部門反制中共統戰機構的活動和賄賂行為。

在2005年抛棄中共、投奔自由世界的前中共駐悉尼領事館領事陳用林曾說:「中共對澳洲的滲透活動是系統性、結構化的。」

劉易斯直言不諱地說,中共正以「壓倒性」的攻勢滲透澳洲政壇的核心,「我們應該非常非常小心地應對」。劉易斯引用前工黨議員鄧森(Sam Dastyari)的例子說,「很顯然,澳洲政壇的任何人都是(中共)潛在的目標。我並非要制造猜疑,而是(要提醒提醒大家)我們需要對此保持警覺。」

鄧森被曝曾用中國地産商黃向墨的錢支付律師費,而且向黃向墨通風報信說,黃可能正受澳洲情報機構監視。之後鄧森被迫辭職。

澳洲安全情報局的主要職責就是保護澳洲免受外國干預。劉易斯擔任澳洲安全情報局局長5年,他還擔任過澳洲國家安全顧問、國防部次長、澳洲駐比利時大使等職。

責任編輯:松林

分類: 國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