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11月15日讯】英国权威医学期刊近日发表一篇跨国研究论文,指出中共政府可能一直在系统地编造器官捐献数据。研究者向国际移植界和医疗组织发出呼吁,警惕中共洗白「活摘器官」反人类罪行的说辞,并协力制止暴行。

中共曾声称死刑犯是其唯一的器官移植供体来源,并于2010年开始建立器官捐献系统,但近20年来中国器官移植数量之巨、供体等待时间之短,以及海量的证据,都指向中共「按需杀人」、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在外界强烈质疑之下,北京2015年向国际社会承诺不再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

而一篇跨国合作的研究论文在取证分析中共的器官捐赠数据后指出,「有非常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这(中共数据)是系统性的伪造和操纵」。

此项研究由澳洲国立大学博士生罗宇(Matthew Robertson)、前以色列移植协会主席雅各布•拉维(Jacob Lavee)等三人合作,论文于上周五发表于英国医学委员会《医学伦理》(BMC Medical Ethics)杂志。(点阅全文

研究者运用法医学统计方法,对2010年到2018年间的12个数据集进行取证,其中包括两个中央级数据集——中国器官移植应答系统(COTRS)和中国红十字会数据集,以及省级红十字会数据集。

「数据太工整,不可能是真的」

据中国红十字会网站,COTRS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官方器官分配计算机系统。2017年2月在梵蒂冈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上,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展示过COTRS 2010年至2016年间的三组数据,分别是死亡的器官捐献者人数,以及供体来自死者的肾脏和肝脏移植手术数量,如下表。

2010年至2016年间死亡的器官捐献者人数,以及供体来自死者的肾脏和肝脏移植手术数量量。(图:论文截图/美丽日报制图)

研究者发现,这些数据几乎精确地符合「二次函数」数学公式(y = a.x2 + b.x + c),其拟合曲线(下图)工整得不可思议。

灰色、红色和绿色曲线,分别显示了2010年至2016年间中国的死亡器官捐献者、采用死者供体的肾移植和肝移植手术数量的变化趋势,工整得不可思议。(图:论文截图/美丽日报制图)

COTRS去年发布的截至2018年7月的更新数据,更证明了一推测,其函数模型更简化为「单参数二次方」(y = a.x2)。

「你仔细观察他们蒐集的器官数量,几乎年复一年与这个人工方程式完全相符。数据太工整,不可能是真的。」罗宇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这些数字似乎不是来自真实捐赠的真实数据,而是使用公式生成的数字。很难想像仅凭偶然就可以得出这种模型,这增加了有意欺骗的可能性。」

前英国皇家统计学会会长戴维•斯皮格尔哈尔特爵士(Sir David Spiegelhalter)审读了这篇论文。他写道,「所检视的数据中的异常……遵循着一种系统且令人震惊的模式。」

「捐献者和移植手术数量之间,完全吻合二次函数运算关系,这非常明显,并且与同期移植数量增长的其它国家形成鲜明对比。我想不出这种二次函数趋势怎么能够自然出现。」他说。

惊人异常的「数据伪像」

对另一个中央级数据集——中国红十字会数据的分析,同样显示出系统性的伪造和操纵。

举例来说,红十字会的数据包括据称已签署声明、表示愿意在死亡时捐献器官的中国公民人数,捐献的前提是他们的死亡方式使之有此资格。如图所示,在2015、2016年年终,捐献者人数呈断崖式蹿升:2015年的12月30到31日,人数从 40,322增长到65,322,正好增加25,000人。2016年的人数增长一直平缓,年底的6天中则陡增88,830人,随后,整个2017年的增长速率也远超往年。

中国红十字会统计的捐献者数字在2015和2016两个年终出现断崖式蹿升,整个2017年的增长速率也远超往年。(图:论文截图/美丽日报制图)

通过比较中国红十字会数据集中2014年4月7日以后每日移植手术数量和捐献者人数,研究者也发现,每日移植手术量被设定为捐献者人数的2.75倍。

如下图所示,当移植手术数量和捐献者的比例等于2.75时,线条呈现重合。图中的异常点B、C和D都表现出相同模式:较长时间内移植手术/捐献者比率呈现游移,随后突然被「矫正」到2.75,从医学上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移植手术数量和捐献者的比等于2.75时,线条呈现重合,在几个异常点,偏移的比例被突然矫正。(图:论文截图/美丽日报制图)

研究者还从省级红十字会数据集中选择了五省数据,来对比省内所有移植医院的总数据,也发现了矛盾之处和惊人异常的「数据伪像」(指确定性失真),表明这些数据已被修改,以强行与中央配额相符,其中包括明显将非自愿捐献者归类为自愿捐献,也只能解释为系统的伪造和操纵。

他们的结论是,以上三大数据集都是由中央级医疗机构的编造和人工操纵的,为了符合设定的目标值,数学函数成为最有效的方法。

中共「器官移植改革」严重可疑 专家吁制止暴行

文章最后说明,由于移植数据是中共「国家机密」,研究取证分析的12个数据集中,有9个完全不对公众开放,取证过程非常艰难;并且,尽管首都北京拥有中国数量最多、最先进的移植医院,但北京市红十字会从来没有已故器官捐献者的数据,明显有悖「数据透明」原则。

几十年来,中国移植界都因违反医学道德标准而被国际移植界排除在外;近年来,基于国际医学界的信任,中国外科医师得以参加会议并在权威期刊上发表文章。本论文的研究者建议,鉴于有关数据可能是伪造的,国际医疗组织不妨重新评估其立场。

此项研究的合作者雅各布•拉维在接受英文大纪元采访时说,「这些发现使人们对中共声称的器官移植改革、停用死刑犯器官说法的可信度产生严重怀疑。」

他呼吁国际移植界及国际组织「留意这样的警告,中共正继续大规模侵犯人权、进行活摘器官与移植;也应将特别人民法庭对中(共)国活摘器官的裁决纳入考虑,深入调查并尽最大努力制止这些暴行」。

英国独立人民法庭之「中国法庭」今年6月17日作出裁决:中(共)国反人类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规模存在多年,且仍在进行,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体的最主要来源。

该法庭由来自多国的人权、移植界和国际关系专家组成,此前8个月中听取了50位证人的证词,并审查了大量视频和文本证据。追踪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近14年的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受访时表示,中共在反人类罪之外也犯下了群体灭绝罪。

责任编辑: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