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推动客家文学走向国际,客家委员会今年日译5部客家文学大师作品,将于本月中旬在东京举办研讨会。日本学者河原功约50年前认为台湾文学值得研究,从此踏入这个领域。

客委会在日本推广的5部客家文学作品是钟肇政「歌德激情书」、李乔「蓝彩霞的春天」、曾贵海「曾贵海诗选」、利玉芳「利玉芳诗选」、甘耀明「冬将军来的夏天」。

听到46岁的作家甘耀明将到东京出席客家文学研讨会与座谈会,河原功很高兴地说,很期待,有时间一定会前往聆听。

70岁的河原功是财团法人台湾协会的理事,台湾协会2年后就创立70周年了,河原功研究台湾文学将近半世纪,可说是台湾文学在日本的拓荒者。

河原功近日在东京新宿的台湾协会接受中央社采访时表示,他是1969年第一次到台湾的,当时是大学生,受到高中时代女老师之邀造访台湾。老师的丈夫是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研究员王崧兴。

与台湾结缘后,他跟大学的指导教授商量,自己发现有台湾文学,觉得蛮有意思的,很想研究。指导教授表示,如果找得出价值,就该好好研究。

河原功说,台湾文学范围很广,他专攻日本统治时期的台湾文学,以作家来说,有杨逵(1906-1985)、吴新荣(1907-1967)、张文环(1909-1978)等。另外,与台湾有关的日本作家有佐藤春夫(1892-1964)、毕业于台北高等学校的中村地平(1908-1963)等。他也钻研台湾文学史,台湾的作品研究、作家研究及文学史是他的研究领域。

河原功说,谈到客家文学,吴浊流(1900-1976)、钟肇政(1925-)、龙瑛宗(1911-1999)等人在日本知名度高。龙瑛宗的日文作品前进中央文坛,还被日本知名文艺杂志选为年度小说佳作奖。

吴浊流的长篇小说「亚细亚的孤儿」也在日本出版,知名度高。河原功说,吴浊流的日文写作笔触精巧,对时代的观察相当敏锐,作品具厚实感,相当精湛。

河原功说,台湾文学范围很广,他专攻的二次大战前日 本统治台湾时期的台湾文学,有台湾作家及与台湾有关 的日本作家及作品的研究。他也钻研台湾文学史。(图片来源:中央社)

「亚细亚的孤儿」成书于1946年,是吴浊流第一本长篇小说,但河原功说,其实很少人知道「亚细亚的孤儿」原型是长篇小说「胡志明」。河原功曾撰写「吴浊流『胡志明』研究」一文,他说,「亚细亚的孤儿」是「胡志明」内容的60%,等于是浓缩版,「胡志明」的内容更有分量,原本鲜为人知,如今有复刻版,大家可轻易读到。

谈到研究台湾文学的难处,河原功说,资料取得很困难,起初要靠自己慢慢蒐集,费时费力。他说,在大学指导教授鼓励下,他着手研究,但起初几乎没有相关资料,也不认识台湾的作家。1971年他二度前往台湾,蒐集写大学毕业论文的资料。由于资料不够充分,他觉得论文内容粗糙。

河原功一度想放弃研究台湾文学,又觉得可惜。后来他读研究所,1973年再去台湾两趟,蒐集相关资料,写成硕士论文。

他说,幸好有贵人引荐,认识了作家及与文学相关人士,最幸运的是获得当时编撰台湾民俗文物的池田敏雄(1916-1981)介绍,认识了王诗琅(1908-1984)。王诗琅的写作范围广,作品包括小说、台湾历史、民俗、人物、儿童文学、民间故事等。

河原功在「讲座 台湾文学」一书中撰写有关日本作家所看到的台湾原住民,也撰写杨逵的生涯,讨论杨逵文学所表达的抵抗精神。

对杨逵作品研究专精的河原功在著作「被摆布的台湾文学:审查与抵抗的系谱」中探讨杨逵的作品和事蹟。河原功与杨逵私交不错,杨逵访问美国要回台湾前,取道日本,当时拿到的签证可在日本停留2周,结果杨逵寄住他家10天。

河原功认为,二次战后台湾出版的小说大多是配合当时执政党国民党的意向所写的,或是与佛教有关的小说,这些不具台湾特色,所以他研究的对象以日治时期的台湾文学为主。

河原功1990年左右结婚生子,去台湾的机会几乎没了,正想放弃研究之际,1994年受邀到新竹清华大学一场台湾文学的国际研讨会做专题发表。这是一场大型研讨会,他惊觉原来有那么多人想研究台湾文学。

河原功说,主办这场研讨会的教授陈万益当时对他说,台湾人对台湾文学的研究远逊于日本人。不过,以这场研讨会为契机,后来研究台湾文学的学者陆续增加,不知不觉增加了许多。他再度下决心要好好研究台湾文学。

日本学者河原功在著作「被摆布的台湾文学:审查与抵 抗的系谱」中也探讨了杨逵的作品和事蹟。河原功与杨 逵私交好。(图片来源:中央社)

原本研究台湾文学的日本学者不多,但后来透过教学,研究的日本学生渐增。有很多学生连台湾的事都不清楚,所以河原功会先讲解台湾的文化、历史,再指导台湾文学。

河原功说,日本台湾学会(The Japan Association for Taiwan Studies)约在20年前成立,会员约400人,其中研究台湾文学的约有40、50人,不算多,但台湾文学研究占很重要的地位。后来,撰写战后台湾文学的作家陆续增多,现代文学(当代文学)渐兴盛,研究战后台湾文学的日本学者也渐增。

河原功认为,如果没有资料,很难研究台湾文学,所以他努力提供相关资料,包括推出相关文献的复刻版。他说,这样可吸引人关注台湾文学,如果没有相关文献,台湾文学研究无法奠定基础。

日本学者冈崎郁子的著作「台湾文学-异端的系谱」于1996年出版,她说:「台湾文学不是中国的边陲文学。」

她在这本书的序中说:「台湾文学」一词,在日本取得「市民权」是在这本书出版前约10年的事。在那之前,在日本是以研究日治时期台湾文学为主,1970年代后半开始,有关台湾现代文学的论文渐渐出现,但台湾现代文学经常只被放在中国文学中边陲文学的领域,或只当成中国文学新的可能性之一。

针对台湾文学的定义、是不是中国文学一部分的问题,河原功表示,不要将台湾文学特别定义,较能赋予弹性,不会有排他性。在日本,有的大学有台湾文学研究讲座,但没有专门的学系,在中国文学系或日本文学系中有学者研究台湾文学。

河原功对自己近半世纪以来培育不少研究台湾文学的学生,感到几分骄傲。他的学生中,有人已拿到博士学位,在台湾大学、成功大学、清华大学任教。不过,他说,相较于日本近代文学会会员2000多至3000人,他期盼在日本研究台湾文学的人数能增加。

河原功1948年生于东京,成蹊大学文学硕士,曾任成蹊高中教师,于2010年退休。之后担任东京大学文学部、日本大学文理学部兼任讲师,开设台湾文学课程。

他的著作有「台湾新文学运动的展开:与日本文学的接点」、「日本殖民地文学精选集‧台湾编」、合著的作品有「日本统治期台湾文学 日本人作品集」、「台湾人作品集」、「台湾文学集成」、「迈向台湾文学研究的道路」、「台湾渡航记 从雾社事件的调查到台湾文学的研究」等。

来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