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界许多人认为:人意识的研究是科学最后的难题,「濒死体验」则是谜中之谜。

所谓「濒死体验」,也就是濒临死亡的体验,是指某些遭受严重创伤、罹患重疾,原本已经离是但意外获得恢复的人,其所叙述的死而复生的经验。国外早已把其列为生命科学研究的重要课题。

形形色色的「濒死体验」

1987年,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一位名叫查维・亚艾那的24岁青年工人,不幸被一只装有机器的大箱子压伤,成为一个昏迷不醒的「植物人」。

1990年3月的一天,亚艾那突然清醒过来,虽然只有短短的10多分钟,却向人们叙述了他长眠不醒时的奇遇:

「我变回一个孩子,由我已去世的姨妈领着。她带着我,走进一条发光的隧道,它通向另一个世界。她对我说:『你要找的永恒平静,在另一个世界你可得到的。』我用手掩住双眼,但玛丽亚姨妈轻轻地把我的手拉了回来。」

10多分钟过后,亚艾那又长睡不醒。

名人也有过「濒死体验」。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19岁那年就曾经历过一次「灵魂离体」的体验。

当时他在意大利前线的救护车队服役,1918年7月8日的午夜时分,一枚弹片击中了海明威的双腿,使他身受重伤。

事后,他告诉他的朋友盖伊·希科说:「我觉得自己的灵魂从躯体内走了出来,就像拿着丝手帕的一角把它从口袋拉出来一样。丝手帕四处飘荡,最后终于回到老地方,进了口袋。」

除海明威外,德国伟大的诗人歌德、法国最优秀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莫泊桑、俄国十九世纪著名作家杜斯妥也夫斯基、美国最著名的小说家爱伦・坡、英国著名作家戴维・赫伯特・劳伦斯等,都曾有过类似的体验。

莫衷一是的科学界

据国外资料披露:在德国,曾进行过一次「死亡试验」,参加试验的有42名年轻力壮的男女志愿者。「死亡试验」的办法很简单:利用药物,使42名志愿者处于与死亡相似的完全失去知觉的境地。在22秒的短暂时间内,志愿者各有所获——

有的看见彩光;

有的看见了亲友;

有的看见了自己发著蓝光的「灵魂」从自己的肉体中「逸出」;

 有的看见了一条发光的「隧道」。

有的看见了一条发光的「隧道」。(网路图片)

惊世骇俗的试验

就在科学界莫衷一是之际,一项被命名为「阿尔法3号」的科学试验,在日本东京悄然展开,为「濒死体验」的研究开辟了一个崭新的天地。

「阿尔法3号」计划由多家跨国公司赞助,参加实验的志愿者共有16人。他们分别来自美国、日本和瑞士,年龄由19岁-75岁不等,都是濒临死亡的垂危病人。他们是在经过了将近3个月的深入细致的心理分析后,才被批准加入「阿尔法3号」计划的。

「阿尔法3号」计划的具体实施方法是:科学家在志愿者头骨中植入电极,并且与电脑相连,使电脑可以在80公里的范围内,接收到志愿者的脑电波,并在60秒内把脑电波译成文字,显示在计算机终端的萤光屏上。

在实施「阿尔法3号」计划的头两年里,有4位志愿者先后离开了人间,但是,电脑并未接受到他们传来的任何信息。科学家们并不气馁,他们对电脑程序又进行了进一步的修改,终于获得了成功。

当时,一位名叫佛迪的志愿者病逝。

3天后,电脑萤光屏上出现了科学家们期待已久的信息:

「我是佛迪,告诉你们,我很快乐,没有痛苦⋯⋯」这几个字,重复出现了20多次,信息突然中断。

这一结果,大大鼓舞了实验者,使实验更加有条不紊进行下去。

不过,此后4位志愿者先后离世,电脑却没有收到任何信息。就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际,一位23岁的白血病患者不幸死亡,翌日,便收到了她的信息:

「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我很高兴来到这里,此间经常阳光充足。」

「很多人与我在一起,我很爱他们,我将会⋯⋯」信息至此突然停止。

对于死亡的秘密,人们总是怀有强烈的好奇心。这些积极的研究表明,这一领域正日渐成为主流科学探索中的合法领域,只是要解决这个富有诱惑力的难题,还需假以时日和努力。

 
******
 
濒死体验(NDE)在医学界一向备受质疑,国内国外都有人在进行相关实验。台湾远流出版社也曾经出版过《重新活回来》,记述了多名濒死体验者的经验。
 
她们的口述详实,且都有共同特征—看到神或大天使,无法用耳朵听到他们语言,是用意念显示等。且回来人间后,部分濒死体验者具有些微的超能力,并且得知人不能自杀、需行善事等。
 
科学家对于另外的空间十分好奇,但始终认为需有科学仪器的量化、「濒死体验须能复制该实验」,让濒死体验始终无法成为正规科学家的研究项目,殊为可惜,目前仅知有欧洲一团队进行长达7年实验,并受到正式科学期刊的接纳,正式发布。
 
(责任编辑:Ni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