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语其实是个很美的语言,光是发音就有8到9种,目前台湾也有很多机构正在研究台语这门语言,若你深入一些去了解台语,就会发现这其实是我们台湾人的瑰宝啊!

******

浮浪贡 phû-lōng-kòng

释义:意指无所事事、一事无成或游手好闲的人。

知名剧团「金枝演社」创团20周年,在2013年推出台语音乐剧《浮浪贡开花》,精彩诠释了属于60年代的台湾味,更让网路上又兴起一阵关于「浮浪贡」的意思及使用方式等相关讨论。「浮浪贡」(ㄆㄨˇ˙ㄌㄨㄥ ㄍㄨㄥˇ phû-lōng-kòng),是一种贬义词,意指无所事事、一事无成或游手好闲的人,又常被国语借音写作「噗龙共」。

台语音乐剧《浮浪贡开花》,精彩诠释了属于60年代的台湾味(非「金枝演社」)示意图。(图:翻摄自网路)

关于这个词汇有此一说,是源自于日语「浮浪者」(ふろうしゃfurousha),意指流浪汉、居无定所的人。至于日语的「浮浪者」又是怎么演变为台语的「浮浪贡」呢?或许我们可以从「贡」(ㄍㄨㄥ ˇkòng)这个词来看。

台语在形容一个人的时候,如果用「贡」就有蔑视的意味,若翻成国语则有「家伙」的意思,譬如「彼贡」(ㄏㄧ ㄍㄨㄥ ˇhe kòng)、「这贡」(ㄐㄧ ㄍㄨㄥ ˇ tsit kòng)就是指「那家伙」、「这家伙」。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浮浪者」会变成「浮浪贡」了,或许这也是台语与日语融合演变之下的特色吧?另外除了使用「贡」来做为蔑称之外,也有使用「齿」 (ㄎㄧ ˋ khí)或者是「箍」(ㄎㄡ khoo)同样也是如此运用,「彼齿」、「这箍」都是轻视称呼对方的用语,使用这种量词来横量一个人,还真是活灵活现。

记得高中一年级,某次刚换完新座位,大家正准备适应新的左右邻居,这时坐在我身旁传来一个声音:「⋯你敢欲交这箍换位?这箍⋯」(⋯你要不要跟这家伙换位子?这家伙⋯)转头一看,坐在我隔壁座位、外号宾士的同学,正对着他的「麻吉」说话,而手则不忘指著坐在他身旁的同学,哎呀、不过就是旁边坐了个不熟悉的同学,有必要用「这箍」来称呼人家吗?

不过倒也让我印象深刻,毕竟这词汇在当时我比较少听到,在更小的时候、大多听到的是「这贡」或「这齿」,当时听到「这箍」倒让我想起一首经典童谣《大箍呆》(ㄉㄨㄚ ˇ ㄎㄡ ㄉㄞ tuā-khoo-tai),恰好被他用「这箍」称呼的同学,属于胖胖温吞的外型,不禁让人联想到这首童谣的我,莞尔一笑。

当时听到「这箍」倒让我想起一首经典童谣《大箍呆》示意图。(图:翻摄自网路)

虽然说是童谣,但无论我怎么唸,永远也都只会那句:「大箍呆,炒韭菜,烧烧一碗来,冷冷我无爱。」不知道是不是多数这一辈的孩子,也都只有这段主要歌词的记忆呢?而且还是用唸诵的、不是用唱的,哈哈!后来我查了一下资料,才知道原来这由施福珍老师创作的台湾童谣〈大箍呆〉,已收录至《台湾大百科》,在当时台湾社会热门的程度,可不亚于现在的当红流行语,这整串口白唸诵几乎已成为台湾老中青三代的珍贵记忆了,相信只要随机问路人,大多能够承接上下句吧?

这样珍贵的宝藏,真的很需要我们无论是口说或是利用文献来好好给予典藏珍惜。就连词末最后那句「到今你才知」,也都一直传诵之今,多少也都能听见有人使用,特别的是那个「今」(ㄉㄚ tann)字读音,不但特别又古朴,称之为语言中的瑰宝,一点也不为过。

从「这箍」想到「大箍呆」,那么我想「浮浪者」会变成「浮浪贡」好像也不奇怪了,只是为何没演变成「浮浪齿」或「浮浪箍」呢?又或者原本有,只是不顺口或经时代快速变迁而消失了呢?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臆测,毕竟以国语流行语来说,也都有汰旧换新的过程,好比过去小时候曾经短暂出现过的国语流行语「瓦绿」跟「亮妹」,几乎都已成为死语。

在此顺道一提,「瓦绿」就是日语「気持ち悪い」(きもちわるい kimochi warui)后半段的「わるい」(warui)以国语借音而来,就变成了形容脸色难看的「瓦绿」;而「亮妹」则是源于广东话的「靓妹」因国语借音而成了「亮妹」后来短暂在综艺节目时行一阵子,后被现存至今的「正妹」所取代。所以「浮浪贡」是否就是战到最后胜出的词汇、又或者我们可以反思,有多少词汇是早已经消失而从未被及时记录下来的,想到这里,不免大叹可惜。

国语流行语来说,也都有汰旧换新的过程,「亮妹」,几乎都已成为死语,现用语多为「正妹」示意图。(图:翻摄自网路)

浮浪贡」就像是生命力坚韧的语言活化石般,经历了这么久的时间洗礼,至今仍持续被使用着,无论是隔壁住了个恶邻居、惹事生非、讲五四三的八卦等行为,都可以派上用场,简直就是万用语啊!下次如果遇到不开心的事,先收起三字经跟六字真言吧,改派我们的「浮浪贡」登场吧!

******

台语这种语言也可以说是一种文化熔炉,把我们民族的历史熔炼成一种独特的风味,在台语里还能好好品味不同时期语言的用法,也能更进一步了解当时的时空背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辞汇产生。

看吧,台语的生命力量是很浑厚的,有空多向身边的长辈请教一下台语吧!

 

《台语原来是这样》 作者:粉红色小屋   绘者:禾日香  出版:前卫出版社

(责任编辑:柏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