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有些时候,你需要的不是,成功与荣耀,而是能够静静坐下来,慢吞吞地喝一杯茶的那种平淡。

第一棵树:大而无用,不碍逍遥             

惠子是庄子的好友,也是思想辩论的对手。

有一次惠子对庄子说:「有一棵大树,它的树干粗糙不平,不符合绳墨取直的要求;它的树枝弯弯扭扭,不符合圆规和角尺取材的需要;虽然生长在道路旁,木匠连看也不看。你的言谈,就像这棵树一样大而无用,大家都会鄙弃的。」   

庄子微微一笑说道:「有这样一棵大树,为什么担忧它没有什么用处,怎么不把它栽种在什么也没有生长的地方,栽种在无边无际的旷野里,悠然自得地徘徊于树旁,逍遥自在地躺卧于树下。大树不会遭到刀斧砍伐,也没有什么东西会去伤害它。虽然没有派上用场,可是哪里又会有什么困苦呢?」    

我们总是追求做一个有本事的人,有影响力的人,甚至对自己的孩子也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其实做一个没有大用的平凡人,也是很快乐的事情,对孩子也不必非要他们成为有成就的人,只要孩子快乐健康地成长,做一个普通人有什么不好?

树(图片来源:Pixabay)

第二棵树:无用之用,终其天年

一个木匠师傅去齐国,看见一棵长在庙旁边的大栎树,有很多人在观赏,而木匠师傅连瞧也不瞧一眼,不停地往前走。他的徒弟问他为什么。            

师傅说道:「这是一棵什么用处也没有的树,用它做成船会沉没,用它做成棺材会很快朽烂,用它做成器皿会很快毁坏,用它做成屋门会流脂而不合缝,用它做成梁柱会被虫蛀蚀。」

晚上木匠师傅梦见栎树对他说话:「那些果树因为能结出鲜美果实,才常常不能终享天年而半途夭折,各种事物莫不如此。而我寻求没有什么用处的办法已经很久很久了,这才保全性命,无用也就成了我最大的用处。假如我是有用之材,还能够获得延年益寿这一最大的用处吗?」 

古人常说「天妒英才」「自古才命两相妨」,有才能的人往往生活坎坷。

民间有句俗语说:「河里淹死的往往是会游泳的,关在监牢里的往往是有本事的。」

能够平静度过一生的往往是平庸的人,所谓「庸人多厚福」。

树(图片来源:Pixabay)

第三棵树:不材之木,神人以此

南伯子綦(音同「奇」)在商丘一带看见一棵出奇的大树,急忙上前观看,却发现大树的树枝是弯弯扭扭的,无法用来做栋梁;大树的主干,从树心一直到表皮有着裂口,无法用来做棺椁;用舌舔一舔树叶,口舌溃烂受伤;用鼻闻一闻气味,使人像喝多了酒,三天三夜还醒不过来。

子綦感叹说:「这真是什么用处也没有的树木,所以长到这么高大,但是精神世界完全超脱物外的『神人』,却像这不成材的树木呢!」

庄子说的「神人」境界不一定是我们能达到的,但是可以启发我们:生命不要被外物异化,暂时从一种社会角色中退出来,以一个「无用」的旁观者的身份来思考生活的真谛,我们的忙碌与焦虑到底是为了什么?

过度的功利,一味追求「有用」,最终只会伤害我们的身心灵,现代人身体劳累,精神压力很大,就是被「有用」这柄大斧不停砍伐。

人只有「有用」的用来工作的那一部分是不行的,还需要「无用」的那一部分来抚慰自己的内心和生活,像一棵树一样站立在阳光下,摇曳在风雨中,感恩,惜福!

花(图片来源:Pixabay)

王阳明的花:寂然不动,感而遂通

有一年春天,王阳明和他的朋友到山间游玩。朋友指著岩石间一朵花对王阳明说,你经常说,心外无理,心外无物,天下一切物都在你心中,受你心的控制,你看这朵花,在山间自开自落,你的心能控制它吗?难道是你的心让它开,它才开的;你的心让它落,它才落的?

王阳明的回答很有意思:「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王阳明的回答用现在的话来表达就是:

你没有看这朵花时,这朵花就和你的心一样是寂然,像是没有存在过一样;当你来看它时,它的颜色才在这时明明白白地展示在你的面前,这样便知道这朵花并不是独立于你的意识而存在的。

未看此花时,并不是此花不存在,而是它本来就存在,只是没有应机显现,进入人的意识而已,所以说「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

看到此花时,花就会进入人的意识之中,心就会对这朵花有感通,它就存在人的意识之中,所以说「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一生中遇见的所有风景,感而遂通,都是在我们到来的那一刻而清晰……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而且它们只为你而来,世界就在你的心中,一切都是美好!

 
 
(责任编辑:钰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