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海洋文学作家夏曼.蓝波安今天说,自己的作品「大海浮梦」被翻译成日文,「当然是我的民族,也是我个人,也是我家族莫大的一个荣耀。」

夏曼出身兰屿岛,是一位热衷探索海洋的达悟族海洋文学作家,作品大海浮梦,被日本天理大学教授下村作次郎译为日文,并在日本出版。夏曼今天受邀到东京台湾文化中心举行新书发表会,畅谈创作历程。

夏曼谈到作品被译成日文版时表示,对于自己来说,作为海洋文学作家,或是身为世界岛屿的作家,「这样的海洋文学基本上是我民族的海洋文学,是我们日常生活的海洋文学。」

夏曼说,他们面对大海,也面对传统受到侵略或阻挠,造成传统性愈来愈弱、传统渔业也愈来愈退化。

台湾海洋文学作家夏曼.蓝波安(站立者)20日说,自 己的作品「大海浮梦」被翻译成日文,「当然是我的民 族,也是我个人,也是我家族莫大的一个荣耀。」(图片来源:中央社)

他认为,这是外在的一种行为,而达悟民族整体性的思想,对他来说,就变成一部部的小说或是散文;而作品被翻译成日文,「当然是我的民族,也是我个人,也是我家族莫大的一个荣耀。」

夏曼说,书本的好坏不是当下能得到立竿见影的成绩,而是让不同世代不同世纪的孩子们阅读,不管是在台湾还是日本,这个成绩是值得珍惜的。

他在新书发表会中,以一张张的照片,幽默述说过去那一段前进南太平洋的过程。

台湾海洋文学作家夏曼.蓝波安作品「大海浮梦」被翻 译成日文,并在日本出版。(图片来源:中央社)

夏曼说,作为海洋文学作家,他跑了很多岛屿,曾在台湾文学界公开场合说过这句话,「你们是主流的作家,我是海流的作家」;台北不是他文学的中心与主流,他的海洋岛屿才是他世界文学的主流。

他说,观念里没有主流或非主流,那是评论家的谎言,所有的作家没有主流、非主流之分。

夏曼回忆过往说,一直到读小学才知道有世界地图,可是当时中华民国的世界地图没有兰屿岛;世界地图给他很大的启蒙,让他小学时就有了「哪一天我要去南太平洋」的梦想。

台湾海洋文学作家夏曼.蓝波安作品「大海浮梦」在日 本出版,他20日受邀到东京台湾文化中心举行新书发表 会,并帮读者签书。(图片来源:中央社)

他说,在南太平洋的海上遇到3次风暴,同行的印尼人跑进船舱,但他开始洗澡,因为在海上用雨水洗澡比在六星级饭店洗澡更舒服。

夏曼说,他心中的海洋跟美国小说家海明威的海洋不太一样,可以这样说,海明威的海洋是静态的,笔下的渔夫对兰屿人来说是很低等的渔夫,因为兰屿没有一个渔夫要花83天才钓得到一条鱼。

他说,但海明威没有错,因为海明威认识的海跟他认识的海不一样,「海明威是世界海洋文学家,我是兰屿小岛海洋文学家」。

来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