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始终是宇宙永恒不变的规律。做恶者难以避免天网恢恢,播种善念的种子的人必有福报。

清朝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记载了很多有趣的故事。

纪晓岚的父亲姚安公,曾经见过房师(同考官)陈石生身边的长随人员,他自称是山东人,姓朱名文。可是,后来又在高淳县县令梁润堂的家里见过他,这次朱文改称自己是河南人李定。

梁润堂很信任他,有许多事都交代他去办。

当梁润堂启程叙职时,李定忽然罹患怪病,梁润堂就把李定托给姚安公,等他病好了再自行前往任所。

但李定的两个脚趾开始一寸一寸向上溃烂,一直烂到胸膈之间,直至烂透而死。惨苦至极!

官员用假名、假地址来防备,如果犯了罪,没有人可以循踪追捕。(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照片)

他死后,姚安公命人查看他的箱囊行装,从中发现了一本小册子,用蝇头小楷详细记载他所跟随过的十七位长官的隐私事例。

某位官员如何营私舞弊,某位官员如何贪赃枉法,在何时何地办理何案,当时参与者为谁,旁观者为谁,以及来往信件的内容,审理结案的档案,都一一详加记录。

李定的同行里,有知道他底细的人说:「他曾经用这种方法,威胁好几位官员。李定的妻子本是某官员的侍婢,他拐骗之后,还公然写下纸条言明此事,官员竟然不敢派人追查。如今他得这怪病死了,岂不是上天对他的惩罚?」

霍易书说,「这种人依人门户,原来就是为了营私舞弊而来。这就像养鹰一样,断不能只怪牠会吃粮食,关键还在于主人如何驾驭牠。」

「如果喜爱牠的伶俐便捷,就把牠作为耳目心腹,加以重用,没有不遭到反戈一击的。这就等于将自己的把柄交到别人手里,自己没有不倒楣的。我认为这种人倒不足以责备;应该受责备的,反而是那十七位官员本人。」

姚安公说:「霍先生这话,还没说到根本上。假如那十七位官员,绝没有什么隐私坏事,可以记录,即使这种人天天背着一袋笔,也没事可记!但这种人专扮心腹内鬼的角色,阴毒可耻,得这种怪病而死,确是天意,罪有应得!」

后悔化解冤枉

纪晓岚的叔叔仪南公说,过去有王某、曾某二人,平时一向要好。但王某却爱上曾某之妻,其人温柔艳丽,便趁曾某被盗贼诬陷入狱的机会,暗中贿赂狱吏,把曾某折磨得死在监狱里。

王某陷害曾某,打算抢走了曾某的妻子。(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照片)

王某原打算托媒牵线,再娶曾妻,但曾某死后,王某突然良心发现,既害怕而又后悔,就不敢再存不好的念头。他想为曾某做一场超度法事,来化解冤结,但又怀疑诵经拜忏有无灵验?但最后还是觉得要为曾某做点好事。

于是他把曾某的父母、妻子接到自己家中,精诚奉养。

这样过了几年,就耗费了他家资的一半。曾某的父母心里很过意不去,提出要把儿媳妇归附王某,王某坚决辞谢,从此侍奉两位老人愈加恭谨。

又过几年,曾母病重,王某侍奉床前,送汤煎药,衣不解带。曾母临终对王某说:「多年来蒙受您的大恩大德,下辈子该怎样报答您呢?」

王某急忙跪下来,磕头至流血,便把他当年如何谋害曾某的事,都一一如实地向曾家二老说了,并哀求曾母在黄泉之下见到曾某时,为他讲情开脱,宽恕他往昔的罪恶。

曾母慨然应诺,曾父也写了一张条子,揣在老伴的袖子里,并对老伴说:「到阴间果然能见到儿子,把这张字条交给他。如果他再记恨旧怨,以后我到了黄泉,就让他别来见我!」

曾母死后,王某为她营办丧事,奔波劳碌身体疲惫,就坐在坟旁暂作歇息。

他刚闭眼,便进入朦胧,忽听耳边有人大声说道:「你我之间的冤仇,就这样化解了!但你还有个女儿,可别忘了呢!」

王某忽地惊醒,随即明白这话中的意思,就把自己的女儿嫁予曾的儿子为妻,后来王某竟得以善终。

王某这人先前很狡黠,筹谋恶毒的手段准备抢走他人的妻子,还杀人害命。但是后来他也诚恳后悔、弥补错误,如此的深仇大恨尚且能化解,那么世上就没有什么不可解的冤仇了。

只要知道自己的缺点,然后诚恳修养自己,改正过错,没有怨恨不能得到化解啊。

(责任编辑:慧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