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某担任打箭炉(今四川康定)千总,他所管辖的地方,一连下了两个月的雨。忽然有一天,雨停了,太阳出来了。

孙某很高兴,出门看了看天空。哪知顷刻间,沙尘遮蔽了整个天空,风声怒号,孙某站立不住,被吹倒在地,到处滚爬,仿佛有人提着他的辫子把他摔来摔去,腿和脸都受了伤。

孙某终于理解:是地震!他忍着疼痛等待,过了约一顿饭的时间,地震停止了。爬起来一看,百姓和自己家的房屋,全都倒塌了。只有一个弟弟逃了出来,免于一死,兄弟俩惶恐不安。

孙某曾在外生活了很久,熟悉情况,对弟弟说:「地震必定有回潮(余震),不止一次,我和你要死就死在一块。」于是用绳子缠绑彼此,互相抱在一起。

地面裂开形成的峡谷,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话刚说完,一阵怪风又刮了起来。兄弟俩倒在地上,又像起初那样开始颠簸。

幸亏沙子没有蒙住眼睛,他们看到地面裂开了几丈宽,有的地方冒出黑风;有的地方冒出带有紫绿二色的火光;有的地方涌出又臭又腥的黑水;有的地方出现了大如车轮的人头,目光闪闪斜视四方;有的地方裂开了又合上;有的地方变成了大坑。兄弟二人,最终安然无恙,于是埋葬了全家人,把家中的财物都挖了出来,各自谋生。

在地震前三个月,有个疯和尚,拿着一本化缘簿夹,上写着「募化(即度化)人口一万」!孙某认为他妖言惑众,要把他抓起来,送到县里去。那和尚却纵身一跳,站在一支杨柳的细枝上,说:「你不要把我送到县里去,可以送我去堵塞大力河的决口!」说完就不见了。

这年地震的当天,四川大力河决口,淹死了一万多人。

孙某十分后悔:那和尚有轻功,功夫奇特。他主动发愿要「募化(即度化)人口一万」,又愿意堵大力河的决口。自己不该抓他送县衙,应该助他募化,自己一意孤行,后悔莫及。

 

文章来源:《看中国》

(责任编辑: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