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世纪台湾文学的「百年降生」近日出版,由12位「80世代」作家透过101个故事,形塑台湾文学风貌。主编李时雍说,除纪录历史,也藉他们的眼睛,铭刻这世代生命经验的历程。

据中央社报道,由联经出版的「百年降生:1900-2000台湾文学故事」以历史为本、以时代思潮为段,由12位「80世代」作家写下101篇「故事」,回顾由1900至2000年百年台湾文学。

李时雍在编序里说,20世纪的台湾文学,是一场漫长的降生,徘徊著文学者们思考与困惑的身影。却唯有在此刻,当一个一个故事汇集成「百年降生」,历时逐篇细读后,才令人察觉,最初不知往何处去的,初始看似无路的,其实早已有了人、有了路。

曾任人间福报副刊主编、幼狮文艺主编、写过散文集「给爱丽丝」的李时雍受访表示,编写这本书的初衷来自德国作家钧特.葛拉斯(Gunter Grass)在小说「我的世纪」中,「想为一个世纪,留下文学的记录」的想法影响了他。

「百年降生」有3个关键词,分别是「20世纪」、「台湾文学」、「故事」,由一群创作、研究台湾文学的作家,以「台湾文学」为叙事主体,用故事的叙述形式,形塑「20世纪」台湾文学风貌。

李时雍说,作者群囊括出生于1980年代、也就是七年级生,在过去创作小说、散文、剧场及诗,并深具故事风格。他们投身学术研究,并各自擅长不同领域,且主要出身台湾文学系所,或曾以此为研究领域,或已教学其中。

李时雍解释,选择这时间点出版此书,是因这段百年台湾文学的研究在世纪之交也迈进快20年。而作者群都是学文学,自身也在创作,平常靠故事与他人沟通,在书里,也透过最擅长的方式去述说台湾文学。

他认为,这本书可说是他们这个世代回应台湾文学,除纪录当下文学的历史,也铭刻这个世代生命经验的过程。

出版前,李时雍重新阅读文稿时,才发现许多角落的故事,仿佛在岛屿的内外,还有很多他所不熟悉、不了解的地方,透过这本书的学习,才得以传递文学的烛光。

他举例,像是「被遗忘的故事」写1915年历史冲突,或是1930年代风车诗社,1960年代的「剧场」杂志里反艺术的艺术家,抑或是描写陈千武作为志愿兵,滞留在南洋的「死亡的余生」。

李时雍说,这本书在阅读20世纪故事的过程,对时间的感觉会随着刻度看到不一样的风景。于他,是要打破世代,用更宽广的时间轴线去看待历史,用一个世纪的长度想像问题,世界才会被打开。

他说,这本书是21世纪跟20世纪的对话,当下的书写总是反映历史跟未来,更长远后,也可以是未来与21世纪产生的对话。希望它会是个起点,能当作开端,也是提供后进的研究养分,让更多人参与台湾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