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小说透露怎样的当地社会面貌,丁柚井和张康明两名作家到台北国际书展,他们的作品谈论人性和暴力,及人对抗命运的过程,且关心当今青年世代面临的社会现实面,引发关注。

丁柚井2009年获颁第五届世界文学奖、奖金一亿韩元的作品「射向我心脏」,以及2011年「七年之夜」,是她至今在台翻译著作。

张康明「因为讨厌韩国」,故事以一心移民澳洲的年轻女孩为主轴。他承认这个书名当时很敏感,他所想的只是吸引大众目光,反映年轻人的想法。

两名韩国作家今天在台北国际书展联袂出席「韩国显像剂:深入人心的另一面」讲座,谈两作家目前在台的3本著作。

主持人、韩国社会文化观察家陈庆德介绍指出,「射向我心脏」故事是精神病院里病人寻求自由意识,场景描述很细,如同看电影。改编成电影的侦探小说「七年之夜」,书中丈夫角色对妻子有着病态执著的占有欲望,他提问这是否是韩国大男人主义家长制的缩影。

丁柚井表示,她无意突显大男人主义议题,主要希望在作品中表现,人的暴力性会对家人和社会造成什么影响,同时想知道暴力可升高到什么程度。

她表示,人对抗命运,不代表都能成功,重要的是对抗的过程中表现出的自由意志。她持续关心的是人性的黑暗面,及对抗命运的自由意志。

2018台北国际书展8日举行「韩国显像剂:深入人心的 另一面」座谈会,韩国作家丁柚井(左)与张康明(右 )出席对谈。(图片来源:中央社)

作品一向呈现人性的阴暗面,恐怖、黑暗、死亡的感觉。丁柚井说,下一本书想要策略性转换主题,没有精神病人了,打算尝试幻想小说,主角是只猴子。

张康明在讲座上说,韩国社会集体主义很强,但年轻人10年前开始,不想再为集体的理由,牺牲自己的利益,转而强调自己要什么。

他又说,「因为讨厌韩国」代表年轻人说出他们不敢讲的话,书中主角大声呐喊:因为讨厌,所以决定离开,去追求自己的目标。

他昨天在新书座谈会表示,韩国必须承认无法回到过去高经济成长的环境,应去找经济成长以外,可解决社会矛盾的方法。

韩国年轻人这一、二年来广泛使用「地狱朝鲜」这个词,张康明回答问题说,要脱离地狱朝鲜的状况很困难,目前还没有民间团体推动号召改革。

不过,张康明举去年总统朴槿惠遭弹劾这桩史上第一遭的案例说:「这可视为是年轻世代对既得利益世代的反扑,可能可视为青年努力脱离地狱朝鲜的第一步。」

张康明表示,下一本书聚焦韩国的人员晋用招聘制度,另一本写脱北者,2本小说可望在今年上半年出版。

来源:中央社

想要每天看新影片?按这里订阅Youtube频道!

加入Line好友,Fun新闻自动送上门!